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来自海外收藏的中国古董织绣

[来源:当代艺术]  [2012/7/17]
[img]uploadpic/20127/2012071741395769.jpg[/img]来自海外收藏的中国古董织绣

[img]uploadpic/20127/2012071741396897.jpg[/img]来自海外收藏的中国古董织绣

[img]uploadpic/20127/2012071741397645.jpg[/img]来自海外收藏的中国古董织绣

一块上等的织锦通常隐藏在距离城市几小时路程的山林深处,沿着江水,道路两旁不时可看见族人的群落,在群落的家中的床下或者某个阴暗的角落,时常藏有流传很久的织锦绣品,由于保存的问题,有些可能仅仅只是残片,如果有相对完好的品相,也能卖出好价钱。

据《汉书》、《华阳国志》、《龙山县志》等历史文献的记载,土家织锦历经商周、秦汉、两晋、唐宋元明清和当代社会,发展脉络清晰。可以肯定的说,土家织锦工艺起源于商周,初雏于秦汉,成型于两晋,成熟于唐宋,完善于明清,发展于当代,沿着土布、兰干细布、娘子布、苗锦、斑布、土锦、溪布、峒布、土绢的脉络发展到今天的土家织锦。而这样一个深藏不露的民间艺术被来自于大洋洲的Barry发掘,并由此发展出他和他的团队的收藏故事。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Barry与收藏团队中的韩超、Dr. StevanEldred - Grigg相识于新西兰,早在1985年,作为一名研究学者,Stevan应邀访问了贵州、湖南和云南。而Barry的深度中国之旅始于2000年,“我之前一直以为我很了解中国,但当我去到湖南和贵州后,才明白我知道得这么少,很多在发达地区的风景都被破坏了,我很有幸看到了这些未曾被破坏的土地,这些都是中国大地最美的一部分。”Barry似乎对于土地的原始性有着很深厚的理解,“我自己就来自一个很美丽的国家,这些景色和我家乡虽然不一样,但是都会让人拥有很难忘的记忆。” 他对于贵州古老的历史有着由衷的感叹,而这些作品制作的环境和他们作品的精致程度所产生的对比则让他感动。这些织锦的手工艺人的生活因为贫穷而显得十分简单,似乎他们将所有的想象力以及对故乡的如山水画一般的风景的回忆都缝合在这一针一线中。当Barry发现这些非常艺术的作品来自于这样贫穷、缺少色彩的背景下,这让他非常想去了解这块地方的历史。

“他们被汉文化影响,同时他们也和汉文化融合,让他们的文化更加的强大,使我看作品时更多想象的是这些图案背后预示着什么,比如说‘蝴蝶妈妈’的故事,这些都是他们族人内部流传很久的故事。”事实上,这些族人的故事也是和汉文化相结合才有的现在的面貌, Barry所说的“蝴蝶妈妈”是苗族神话传说《苗族古歌》里所有苗族人共同的祖先。苗族称为:“妹榜妹留”。而“蝴蝶妈妈”的形象也常被织于苗族年轻姑娘的衣襟上,成为蝴蝶图案和蝴蝶扣等蝴蝶神话文化实体,体现“祈蝴蝶妈妈庇佑”的心态。

创造这些艺术的妇女,她们依然穿着传统,通常是在门廊中,或其他很少光线的条件下创作。和她们在文化中所扮演的角色一样,妇女在生活中通常有着非常重的担子,她们照顾孩子,料理家庭,处理各种日常事务,但她们依然可以找到时间来从事这样细腻的创作并保持创作的心态。事实上,这些艺术品和通常在画廊拍卖会上所见的艺术品完全不同。大多数作品是为她们的家庭成员而作,像Barry摆放在客厅的藏品—“螺旋纹披肩”,它是一块给小孩遮风挡雨的布面,俗称“搭儿片”,旨在祖母为孙子祈福所作,充满隔代的母爱,它也代表了对后代的希望和信仰,希望孩子有美好的未来。

“对我来说这是份沉甸甸的藏品,理解起来也充满了敬意。它的纹样历经这么多年,却看上去十分现代,是件非常典型的当代艺术作品。它不可被复制,是这世界上唯一的一件,但是我觉得奇怪的是,在中国它的价值却没有被重视,被重视的大多是外来品,我想说的是,在中国这片土地实际上有着让人叹为观止的艺术。” Barry由衷的叹到。

这么多年通过走访以及其他资料的研读,Hanrad团队积累了很多的织锦的一手材料,一般情况下,在三百件作品中才可以挑选出一件符合收藏条件的,现在的情况是,越来越难找到一件很喜欢的作品了,Barry解释道:“不是说他们不好,只是在某些条件上不能满足。”有时候,这样的收藏会带有一丝的愧疚,因为这毕竟是把别人家的东西拿走,以金钱的方式换取,但是,很多年轻人却对这样的作品不感兴趣。曾经在一个游客兴旺的贵州寨子里,因为询问的人多,所以寨子里的人也知道你要什么,“很多人会推荐一些很新的东西,我们说我们想看看旧的,他们说:‘哎呀,谁要旧的,旧的我们都烧了。’”如韩超所说,贵州因为空气很潮湿,导致保存条件很差,因此很多老的、理应被好好珍藏的作品都被烧掉了。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