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豁达启功:由人顶礼由人骂

[来源:中国文化报]  [2012/7/27]
[img]uploadpic/20127/2012072737870601.jpg[/img]启功带学生参观故宫。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img]uploadpic/20127/2012072737872157.jpg[/img]启功1977年所作《自撰墓志铭》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今天是启功先生诞辰100周年纪念日。启功先生在古典文学、文献学、语言文字学、佛学、敦煌学、文物鉴定学和诗词、书画创作等方面卓有建树,是当代中国罕见的一位文化大家。

启功先生去世至今已7年,他独特的人生经历和艺术成就,没有因为他的离世被人遗忘,而是随着时间推移,在当代文化大环境中越发显得珍贵和难得。无论从学术研究、艺术创作还是文化影响看,启功先生的独特地位更加突出。对于当代社会而言,启功的独特价值到底是什么?人们能够从他的成就中获得怎样的启示?本版刊发专题以示纪念,并期待引发反思。

中央文史研究馆馆长、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主任委员、北京师范大学教授、西泠印社社长……他荣衔满身,却只以教师自居;古典文学和文献学研究、语言文字学研究、文物鉴定、诗书画创作……他学问渊博,每项都有显著成就;皇族后裔的身份、幼年失怙的经历、通达幽默的性情、外圆内方的人格……他乐观可爱仁者佛像,而悲悯刚正却鲜为人知。

姓“启”名“功”,一个自称“由人顶礼由人骂”,却在生前和身后鲜有负面评论的文化名人,尽管将他挂在嘴边的人目的各有不同,但他的确是谈论当代中国文化时一个不能忽视的话题。

逝世7年的启功不仅没有被遗忘,人们对他的怀念反而更加深远。现任中央文史研究馆馆长袁行霈说:“他上承清末民初的传统,在学术和艺术两方面取得独特的成就,其影响不限于生前,也不限于今天,还将一直延续到将来。7年来他一直是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不论谁讲学术史,都不能不讲他;不论谁讲艺术史,都不能不讲他。他不仅是历史的见证者,也已成为历史的一部分。”

“不世出”的文化翘楚

1980年,启功在纪念恩师陈垣百年诞辰的文章《夫子循循然善诱人》中说:“陈垣先生是近百年的一位学者,这是人所共知的……我既没有能力一一叙述,事实上他的著作俱在,也不待在这里多加介绍。”今人谈论启功,此种境况更甚——启功的学术和艺术成就广泛,他本身已经成为一门值得后人研究的学问,很难简单概括。

1912年启功诞生的时候,正是民国初建的风云年代,身为满清皇族后裔,“生下来就是民国的国民”的他,幼年失怙,艰难成长,经历了此后百年中国的许多重大历史事件。他在《启功口述历史》中回忆的人生起伏、学业成长,让每位读者感慨不已。叶恭绰曾称启功“贵胄天湟之后常出一些聪明绝代人才”,香港的董桥认为启功的逝世是一代清贵文化的终结。而在北京师范大学教授赵仁珪看来,启功是时势造就的“不世出”的文化翘楚,不是任何时代都能出现这样的人物。

经历大时代的变迁和小家庭的败落,同时幸运地获得多位良师的引导,除了天资聪颖、人生历练和自己的勤勉好学,从游于老派文人间浸染的独特修养和气质,也是后来进入新社会的启功与众不同的所在。就半个多世纪以来的中国而言,无论是革命语境还是商品社会,启功都是一个格格不入的参照。当他把那个曾经被概念化了的和被批判与破除的对象——中国传统文化的自持之道和生存智慧,带入新的时代并具体地体现在自己的一言一行中时,人们两相比较,除了赞美,似乎已经找不到更合适的理解方式。

大师之辩近年兴盛,道理看似浅显,人们却莫衷一是。这个时代有一个启功,是否还能再有一个“启功”?书法家沈鹏说:“启功先生原本学历浅,陈垣先生对他的提携帮助起了很大作用。倘若没有这位恩师,启功先生有可能达不到后来的辉煌。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无论千里马或伯乐,特定的个人才能必不可少,特定的环境也许更不可缺。我设想当今,有人肯像陈垣先生那样一再力荐仅有初中学历的人吗?如果有,能顶住和超越各种压力尤其是名目繁多的重重关口吗?我们是不是需要多反思一些问题?要回答钱学森临终之问‘为什么出不来杰出人才’可不那么简单。为事业长远计,我们要多研究点问题,一个个地解决。”

“大师”不是写出来的

启功名播四方,但最为人熟知的,是他的“启体”书法,在他辞世以后,他的书法在艺术品拍卖中受到追捧的热度不减,价格不断走高。仅今年就有华辰、匡时等多家公司举办了“百年启功”的专场拍卖,并都取得了很高的成交率。华辰拍卖公司总经理甘学军表示,无论市场怎么浮躁,投资人、投机商如何操作,最终决定艺术品价格的还是它的学术核心价值——历史的、文化的、艺术的价值。

启功的内侄章景怀告诉记者,启先生在“文革”后书法的名气越来越大,家里客人总是络绎不绝,许多是来求字的。而在此之前,客人主要是文博界的朋友和学生等。“启先生从来不拿自己的东西当做珍贵的东西,更没有‘送幅字就等于送钱’的看法,你喜欢就送给你。他有一枚闲章叫‘令纸黑耳’,对自己的书法他就这么一个态度。照理说,他送出去的书法那么多,应该不值钱,但现在拍卖价不仅不低,而且还有很大的空间。”

页码1 2 3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