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贪官的别面人生:痴迷瓷器与翡翠

[来源:南方日报]  [2012/7/27]
身为基层官员挪用、收受巨额资金,郑年胜被贴上了“小官大贪”的标签,然而,不为外界所知的是,郑年胜还头顶复旦大学客座教授的头衔,常自称“学者型官员”;他痴迷于陶艺、自认为是“官员中的另类”,但在东窗事发后,他还妄图用瓷器、画展辩解开脱受贿事实;他常以有学术追求、独有一片精神世界自居,但据纪委相关人士透露,郑平时身上带8张手机卡、4部手机,每个手机都有相对应的联系人……本报通过走访,试图勾勒出这位“另类官员”的双面人生。
西汶艺术网
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他发现郑年胜递上来的名片上醒目地印着“复旦大学视觉专业客座教授”的头衔。即使是在公开场合,郑也总是有意无意突出自己的学者型身份,极力给外界留下“学者官员”、“个性官员”的印象。

由于涉猎颇广,郑年胜常常用三句话教育身边人“无学术无以至深沉”、“无技术无以致用”、“无艺术无以动人”,这让不少他的身边人士认定,一定程度上来讲,郑是官员中的“另类”。

一个细节是,有接近郑年胜的内部人士告诉记者,整体来看,47岁的郑年胜在雷州半岛长大,大学毕业后来到顺德任职,“心思应该并不在仕途上”。中大毕业之年,他放弃了省经贸厅的工作来到顺德。而有知情人士透露,郑在顺德为官并不顺利时,曾经收到上海一家文化机构的邀约前往任职,但是经过家人讨论最后决定继续留在官场。

“恃才傲物、自以为是的个性让他在官场中显得格格不入。”郑年胜从顺德调入禅城后,曾经在老友宴请中,多次对老友表态:“我进入常委序列,那是迟早的事。”

在对外接待中,郑年胜谈的最多的并不是官场常常谈论的话题,从陶艺到翡翠等等都会出现在饭局上。有人评价说,在任职禅城区委区政府秘书长期间,郑在对外接待中,以谈吐风格与学识为他在女官员中的印象加分:“不开低俗玩笑,谈话内容颇见功力和深度。”

作为上海复旦大学视觉艺术研究院的客座教授,他讲过课、带学生、发表论文、出过书。在《瓷艺通论》一书的后记中,他写到:瓷器的形质美感,望之可以养眼开窍,思之可以通古,展之可以自娱而娱人,藏之可造光华显晦之境。回顾多年与物熙和的日子,我曾有过不少困惑和苦恼,但也不乏意会心谋、目往神授的快乐和心灵震撼,正如孔子曰:“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
西汶艺术网
处处强调自己“学者型官员”的定位,郑年胜主政佛山名镇的过程中,对于历史街区改造这个新课题做了一番功课。他曾经向记者展示了从建筑规划专业书店搜集的几册书,并说历史街区的品质和发展思路还没有得到过正确评价,但就佛山名镇而言,阅遍国内外论著,除了国外书本经验外,没有什么经验可以借鉴。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正是因为他口中会出现很多“研究”之类的词。在与上海等地商家代表的谈判接触中,他亮出了不少较为独特的商业观点。“很明显,他是做了研究和思考的,是官员中可以与商家进行平等对话,并能够获得尊重和认同的。”
西汶艺术网
痴迷于陶瓷古玩翡翠

郑年胜称:“为了研究陶瓷,我常常三更半夜用放大镜认真看,为了分辨和鉴定其色彩、其细微处的气泡,硬生生把近视眼看成了老花眼。为了跟踪拍摄大师们的创作与感悟,拍了几百个小时的片子。能够这样痴迷陶艺20年,我真的很不容易。”

2009年10月禅城筹办佛山首届陶瓷节,身为禅城区政府秘书长的郑年胜前往各地邀请国家级陶瓷大师,由于开幕式当天,恰逢景德镇的陶瓷博览会几乎同一时间开幕。郑为此提前专程拜访了景德镇的20位大师,希望这些大师能够在佛山停留哪怕24小时,并邀请其夫人、子女、学生前来作陪,佛山方面将一对一接待。最后,多位大师如期出现在佛山首届陶瓷节上。

在接下来接受媒体采访时他侃侃而谈,认为石湾陶应该实现艺术陶瓷的日用化转变,并用大段例证说明石湾陶的艺术表达语言已经太过局限,石湾应打通陶与瓷二者的关系,陶瓷并举。

据媒体人士回忆,当天原定20分钟的采访,因为谈到了瓷器,兴奋的郑年胜把采访时间拉长到了一个多小时。郑年胜强调他读的是徐悲鸿儿子徐庆平先生的研究生,在景德镇主编了《景德镇陶瓷艺术鉴赏精简本》一书,当时出版了2000册全部卖光。他非常自信地说:“作为一个外乡人,能在景德镇坐冷板凳用几年时间编出这么一套书,景德镇的大师们都非常感慨。”

“最起码郑年胜自己认为,自己在艺术品收藏界有一定的口碑和影响。”一位接近郑年胜的人士评价说。该人士还认为,郑的陶艺著作虽然有12本之多,但是难以达到“论”的层面,大多以鉴赏为主。“可以说是玩家,但在圈子内难以获得他自己认为的学术地位。”在郑年胜案爆出后,还有人评价说:“郑表面上痴迷陶艺,实则以此为结交、生财之道。”

有内部人士透露,在枯燥的政府会议上,郑年胜会动手画陶瓷造型解闷,有时还会拿给同事们一起鉴赏。

在郑年胜挪用一亿资金案浮出水面后,其中涉及到的翡翠相关业务进入人们的视线。通过郑年胜的一些公开讲话不难发现,他看重稀缺艺术市场的投资。在一次讲话中,他就提到:“一些地方的人富了以后,就想做贵族,用什么体现他是贵族呢?除了送子女到国外名校读书以外,就是尽量让自己占有地球上最珍贵的东西,比如门前种的那些树,最好是日本园艺师几代人培育的,或者是自己客厅那块石头是苏东坡拥有过的,还有戴一个100年历史以上的表,他可以用这个东西来表示自己已经贵族化了。可以说这是另类消费,也可以说是畸形消费。”
西汶艺术网
此后,巨额受贿事实与其口中痴迷陶艺、很有学术追求的矛盾集中于一身,令熟悉他的人感到困惑。在身陷囹圄后,郑年胜念念不忘的还是他的手稿。在一审法庭庭审上,几度落泪后,他还是要求:“希望能将没有写完的关于翡翠和石湾陶的研究手稿还给我。”
西汶艺术网
撰文:本报记者 贾抒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