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杨韬:打破四白落地的压力

[来源:经济观察报]  [2012/7/29]
文:王隽

在接近顺义的何各庄村壹号地艺术园D区,艺术家杨韬在璃墟国际艺术中心的二楼等待朋友们的到来。7月中旬的傍晚,暑气稍减,不远处的赛特奥莱聚集了许多购物的年轻人,但他们不知道,往前不远处,有一群小有名气的人正在向杨韬的展览聚集,有香港导演彭浩翔,刚刚因《神探亨特张》从文人跨界为“双榆树影帝”的《读库》主编老六(张立宪),以及央视当前最受关注的新闻主播赵普。

杨韬是70年代生人,他擅长用不同的艺术媒介呈现自己的思考,这次的《留白——杨韬作品展》算是十几年创作的一个集中呈现,坦诚地用作品交代了一个艺术家的心态转变。展览历时三个月,作品包括了雕塑、油画、实验绘画、装置,分别以“平行——唯独的相似与消失”、“遁——逃离的呈现”、“束——不可思议的拓扑现实”。

这第二章,艺术家摒弃了色彩的纯白色油画在光线的作用下,呈现出丰富的内容,这也是他所希望的,“将更丰富的层次交给自然的光线”;而最吸引观众驻足的,则是由雕塑、装置、实验绘画构成的第三章,这个系列有曾经颇得学术界与收藏界关注的代表作《欲望之上》,也有这两年的新作品,艺术家希望在“无序的状态下重新排列这些拓扑表象,呈现出无线繁荣伴生的另一种紧张状态”。

有意思的是,杨韬并不拘泥于将某个系列的全套作品都展现在一起,比方说有一组阅读状态的雕塑《坦白》,他做了不同的人与书的距离,按照常规的布展逻辑,应该是整体呈现的,但他这次只放了一个小人,手背在身后看放在地上的书。这样的布展方式也会引起误读——一些观众误将这件作品与文革反思联系在一起。但艺术家本人对误读只是笑着解释了原意,倒并不担心。

看过一些雕塑展的人都会对《坦白》里的人物形态感到熟悉——肥胖的躯体与瞿广慈的《胖天使》有形似的部分。杨韬对此疑问并不避讳:“你有没有发现,我们那一代人对胖子有一种自然而然的憧憬?时代在我们身上还是有烙印的,吃不饱的年代,胖子就是幸福的体现。但是,雕塑的形态是非常细致的,大体上可能接近,但细细去看,我们还是有很大的差别。我们要表达的概念也不同。这个差别你可以在作品身上自己发现。”

时代的痕迹还发生在连环画人物上。杨韬将小时候喜欢的连环画人物作为自己创作的模版,用当代艺术的语言将他们二度创作出来,但却割舍不掉儿时的欢喜之意。

这是个特别的展览环境,不像我们熟悉的“白盒子”似的画廊,也不似一些稍大一点的艺术机构拥有高达十米的开阔视野和天窗带来的太阳光。“白盒子”的历史不算太久,追溯起来,首创当是艺术商人萨奇。他曾于1985年将自己的画廊建于伦敦圣约翰林区界限路,这个屋子改建自油漆工厂,内部纯白的空间为当时的创举,现在已经成为当代艺术展览空间的典型设计。
西汶艺术网
细心的观众能看得出,杨韬的作品并不适合在一个纯白的空间里展出——雕塑本身就通体纯白,一些油画亦是如此。用杨韬自己的话说,他觉得四白落地压力太大,有让参观者产生畏惧或退却的可能——这的确是真的,西方一些顶级画廊的纯白极简设计已经在使用中达到了令非藏家的路人退却的效果,画廊主对这种特意营造出来的冷冰冰非常满意。

璃墟显然不是一个专门为了展览而设计的空间。

在26个月的创意与建设之后成为一个被分割开、却又彼此连接的空间,它更像是一个沙龙场所。唯一相同的是,它也拥有充沛的自然光线,外加一个下沉的小剧场,或者你可以称它为小音乐厅——这让杨韬的作品展与一场室内音乐会的相遇成为可能。

璃墟国际艺术中心室内乐团在下沉的音乐厅里为观众们演奏了皮亚佐拉的《夏》与勋伯格的《升华之夜》,夏日傍晚的音乐会,单听这几个字就万分美妙——在演出结束后,漫天洒落的玫瑰花瓣实在惊喜,在此度过的周末时光是相当愉悦了。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