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当代钧瓷:超越传统还是末路狂欢

[来源:大洋网-广州日报]  [2012/8/5]
[img]uploadpic/20128/2012080544284697.jpg[/img]大红袍益寿瓶(钧瓷) 刘富安

[img]uploadpic/20128/2012080544285981.jpg[/img]乾坤瓶,荣昌钧瓷坊制,2004年亚洲博鳌论坛国礼。

[img]uploadpic/20128/2012080544286489.jpg[/img]玫瑰紫釉仰钟式花盆(宋钧瓷)

在传统“五大名窑”(汝、官、哥、定和钧窑)当中,钧窑可谓是当今发展得最为风生水起的一个。从屡屡被当做重大国事活动的“国礼”,到在拍卖市场上连创百万高价,它一枝独秀般的优异表现,足以让其他名窑“相形见绌”,也吸引了越来越多藏家的关注。

宋朝的传世钧瓷相比,当代钧瓷的釉色更加五彩斑斓,器型更加令人眼花缭乱,就连被古人视作神鬼莫测的“窑变”也被今人控制……而这,究竟是当代钧瓷实现的历史性飞跃,还是一场自我陶醉般的末路狂欢?当代钧瓷意气风发地走在这条越来越宽广的道路上,是不是同时也意味着,它正离自己的传统精神越来越远?今天,我们来听诸位专家各抒己见。

文/图:记者 金叶、江粤军

实习生 夏月萌

正方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孔相卿:

当代钧瓷实现了历史性飞跃

宋“五大名窑”对世界陶瓷发展有非常大的贡献,特别是钧窑。在它之前,中国的陶瓷多为青白瓷。钧瓷打破了这种局面,为后来的有色陶瓷开辟了先河。作为御用品,宋钧瓷的工艺达到了相当的高度。尤为难得的是,从宋至今,千年来河南的钧窑之火从未熄灭。这和汝窑、官窑、定窑、哥窑都不同,它们在宋元之后都断烧了,有的连窑址都找不到,继承尚且有难度,更别说发展了。历史的断代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它们今天在技术工艺上的相对落后。而钧瓷在这方面是幸运的。可以说,现在钧窑已经成为了北方陶瓷的种子库,而当代钧瓷也正因为充分借鉴了前人的智慧而显得特别出色。

依托传统钧瓷,并借助现代的技术手段,当代钧瓷的发展实现了历史性的飞跃。我们都知道,和其他陶瓷大都以刻和画做修饰不同,“窑变”是钧瓷的招牌。在宋人眼里,“窑变”是神鬼莫测的,他们的烧制水准很高,但并不清楚“窑变”背后的奥秘。而今天的钧瓷艺术家早已破解了“窑变”之谜。可以说,“窑变”对古人来说只能是碰运气,而今天已能被人为控制,许多宋人想做而做不到的“窑变”效果,对现代钧瓷人来说并无难度。在宋代,钧瓷有“十窑九不成”的说法,当代钧瓷也突破了这个出窑率过低的技术瓶颈,利用液化气窑,钧瓷已经可以实现大批量生产。

因为技术条件的提高,当代钧瓷的艺术形式日趋丰富多彩。比如说,传统钧瓷基本上就是天蓝、胭脂红等单调的色彩,而当代钧瓷的釉色可谓是千变万化。另外,当代钧瓷的器型也十分丰富,不仅有传统的,也有抽象、写实甚至卡通的风格。

不谦虚地说,和其他几大宋朝名窑相比,钧瓷目前的发展状况是最好的。我们赶上了人民财富增加的好时代,收藏者与艺术家联手带起了钧瓷市场。除了价值无可置疑的古钧瓷,当代钧瓷也受到追捧。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不过我认为,在选择“藏古”还是“藏今”时,大家应该首先思考最根本的问题:为什么要收藏?我认为不能仅仅将收藏看做是投资,还有自己的历史价值在其中。比如,你收藏宋代官窑作品,是因为它承载了当时中国最高的技术工艺、表现了当年的生活水平和审美趣味,那么当代钧瓷大师的作品同样值得收藏,因为它们和宋代精品是一样的,而区别就是:它们远,我们近。从这个层面而言,当代钧瓷中的仿古作品,我反而认为收藏的意义不大。现代仿古,可以说是用技术欺负老祖宗。我们收藏的,应该是当下真实发生着的历史,而不是今人摹仿先人的产物。还是要记住一句话:“今天的艺术品就是明天的文物。”
西汶艺术网
反方

中国民间工艺美术家、《钧瓷志》、《中国钧窑考》主编苗锡锦:

“染”出来的“窑变”经不起历史考验

我不否认,当代钧瓷当中的少数精品,已经超越了宋钧瓷的水准。但总体而言,当代钧瓷和宋钧瓷的差距仍旧非常大。

现在,如果你到潘家园,或者我们当地的钧瓷市场走一圈,看到的钧瓷是红红一片,五彩缤纷,花哨有余。以至于现在人对钧瓷的印象是:越绚烂多彩就越好,上面要是再来点儿鸟啊、虫啊什么的“窑变”,那就更精彩不过了——实际上,这是对钧瓷的误解。

真正的钧瓷应该是什么样的?这个标杆,当仁不让,应当是北宋的官钧窑所在地——禹州老城区内的宋代钧窑遗址钧台窑的出品。钧台窑是北宋时为皇室烧制钧瓷贡器的官办大型窑场,无论从釉色方面或造型方面看,北宋钧台窑都代表着钧瓷发展到鼎盛时期的最高工艺水平。

钧台窑瓷器的身上没有浮光,散发着内敛的光芒。它沉稳、厚重,是中华民族品格的表达。当代钧瓷却红得令人目眩,比传世钧瓷红得多。实际上,“天青”才是宋钧瓷的底釉,虽然也有铜红的窑变,但那更像如洗碧空上的一抹红霞。就算是那些很紫的钧瓷,里面也有蓝色的流纹。甚至可以说,“无红可成钧,无蓝不成钧”。这和清代陈浏在《陶雅》中评说的也一致:“钧瓷有紫、青两种”;“天青贵于铜紫”;“其实紫釉之乾涩而无蚯蚓走泥纹者,远不及月白莹润者也,月白而能莹润,则仿柴之雨过天青者也”。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