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民国书家段绍嘉:翰墨家风学人本色

[来源:《艺术品鉴》杂志]  [2012/8/13]
[img]uploadpic/20128/2012081342965289.jpg[/img]段绍嘉。图片来源网络

[img]uploadpic/20128/2012081342966717.jpg[/img]段绍嘉书法作品。图片来源网络

汪运渠

段绍嘉(1899—1981),名泮森,字绍嘉,以字行,西安人。1933年加入“西京金石书画学会”,1951年任陕西省博物馆保管部副主任。终生从事文物考古与书法研究,20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屡有考古论文刊于《文物》、《人文杂志》。其楷书书出于北魏,融合百家,自成面目,个性鲜明,人誉之为“段家魏”;其篆书习钟鼎彝器,入古能化,凝重古朴。生前为陕西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陕西省政协委员。有《国际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段绍嘉先生书画作品集》行世。

长安访古首碑林,翰墨家风四世存;

时尚空传新魏体,先生金石重周秦。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这首诗,是刘自椟先生评价前辈段绍嘉的一首七言绝句。

段绍嘉出生于累世经营碑石、碑帖的商贾之家。其祖上于明代中页在西安城内府学门口开设了“翰墨堂碑帖局”,经营高档碑帖。“翰墨堂”传至段绍嘉之父段仲嘉时,已历经6代,声名甚隆。除店铺外,另有一幢二层楼的“藏石处”,下层存放段家历代收藏的碑石、墓志,并将一些碑石按年代顺序镶嵌于墙,以便捶拓出售。上层存放已经拓好的拓片、制作好的碑帖,也兼作装裱室。其时与北京琉璃厂的“庆云堂”互通有无,将北京没有的碑帖拓片运往“庆云堂”,再将西安没有的碑帖从“庆云堂”运回西安。店门高悬张裕钊所书的匾牌,店内多为碑帖精品。慕名造访的不乏官宦与书画名家,如光绪皇帝、康有为、张大千等等。1923年秋,康有为受陕西督军刘镇华之邀到西安后,曾专门造访“翰墨堂”,有儒商之名的段仲嘉热情接待,并让14岁的段绍嘉当场写字,向康有为请教,康有为看后大加鼓励,并为段家书一联:“金石如林富,云霞绚晚春。”1935年,张大千到西安后造访“翰墨唐”,和对碑石研究甚深的段仲嘉相谈甚为投机,为段绘一扇面。扇面上所画石榴花果茂盛,并题诗曰:“海榴自是神仙物,种托君家有异根;不独长生堪服食,更期多子应儿孙。”段绍嘉生长在这样的家庭,所受金石书画熏陶,自是非常人可比。段绍嘉4岁时在父母指导下临习欧书,7岁入学,始学北魏。自此,段绍嘉写了一辈子的北魏。

段绍嘉对金石的研究,得益于党晴梵的指导。1933年,段绍嘉加入“西京金石书画学会”时35岁,是比较年轻的会员。党晴梵是学会的核心人物之一,集革命家、历史学家、书法家、诗人、金石学家于一身。在党晴梵的指导下,段绍嘉博览群书,致力于对古文字学的研究,收藏青铜彝器、秦砖汉瓦,为日后的文博生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1951年,段绍嘉被任命为陕西省历史博物馆保管部副主任。碑林是历史博物馆的所在地,从此,段绍嘉就再也没有离开过碑林。碑林当时的馆藏文物比较混乱,段绍嘉对碑林文物的清理、分类、鉴定、保护、展示、复制、起草审定解释文稿等等,做了大量的工作。仅将碑林所有展示文物说明牌一一用楷书书写这一项,其工作量之大不难想象。在从事金石书画鉴定、研究过程中,段绍嘉撰写了《司马芳残碑出土经过》《师克盨盖考释》等论文,刊于《文物》《人文杂志》。一些论文引起国内外学界注目,郭沫若、容庚等人撰文参与讨论。在文博工作中,段绍嘉结识了郭沫若、郑振铎、容庚、唐兰、商承祚、沙孟海、费心我等专家、学者,眼界更加开阔,研究日益精深,书法风格臻于成熟。段绍嘉搜求古碑足迹遍陕西,常常赴周原、昭陵、乾陵、茂陵、渭北、汉中等地探访,不放过每一条线索。1964年薛铸从西安美院分配到陕西省博物馆工作,在与段绍嘉闲聊时,告诉老先生自己记得白水县有一个古碑,放在少时一个同学村子的小学里边。段绍嘉十分重视,让薛铸与拓工张万坤到白水将碑拓片拓回,一看拓片,惊喜万分,这就是离奇而神秘失而复得的《广武将军碑》。杨震方在《碑帖叙录》评此碑曰:“书体奇态横生,不可名状,极使转之妙,尽笔意之变化。”于右任曾作《广武将军歌》以赞之。博物馆当即派人与当地交涉,将此碑从白水县运回,存放于西安碑林第三室。段家世代收藏碑石文物,藏量颇丰。解放后,段绍嘉将众多的藏品捐献国家。如载于《陕西金石志》、刻于武周元年(697年)的《杨基墓志》,就是段绍嘉于1952年捐藏碑林的。1970年春,西安市成立文物清理鉴定小组,段绍嘉与版本文献专家高峰等同为小组成员,为西安文物的清理鉴定做了大量切实的工作。多年之后,曹伯庸题段绍嘉遗墨曰:“铁画银钩迥出尘,事功岂但作书人;金石考订名关右,心折先生毕世勤。”

段绍嘉与笔墨结缘甚深,一辈子都在把笔中生活。步入社会即在国民政府陕西省民政厅操起草文稿的文书之业;抗战时期,在中国军事委员会驻陕抚恤处,书写文稿和阵亡将士名册、事迹;抗战胜利后,转潼关煤矿理事会(驻西安)仍以起草文稿为职;进入碑林后,起草论文、书写展示文物碑石说明牌直到晚年。这些文稿、名册、说明牌等,对书写的要求都比较高,要求功力扎实且规范化。一般人在这种长期的实用文字书写中,很容易沦为工匠。但段绍嘉不同,他曾说:“如果没有严格的家学、家传,我入不了书法之道,而如果没有新中国的成立与文博生涯,我的字则缺少内涵与个性。”①由此可知,段绍嘉的书法之所以毫无匠气,实得益于家学与从事文博工作积淀的深厚的学养、以及对书法独到的见解。他认为:“字画是高雅文人的艺术结晶,每幅字画除了有一定的艺术表现力外,还蕴藏着作者的品德,因而是圣洁的,不能沾染俗气,只能相赠不能买卖。”②事实上段绍嘉也是这样做的,无论是解放前还是解放后,他的作品都是赠送于人的,就是一些店家因他写了匾牌给他送来润金,他都一概婉拒。正是这种对外在物质诱惑的抵制和漠视,使他的人格与精神在书法中闪烁着人文优雅的辉光。段绍嘉闲笔画梅,清而有味,寒而有神,瘦而有筋力,陈泽秦题其遗作曰:“春风桃李满长安,艺苑蜚声五十年;画得芳姿亲持赠,一枝冷艳伴青毡。”

页码1 2 3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