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全国山河一片红:一枚文革邮票的意外走红

[来源:北方新报]  [2012/8/13]
虽然《全面胜利》邮票夭折,但发售庆祝“文化大革命全面胜利”邮票的计划并没有取消。邮票设计者和邮票厂工人共同研究,考虑在《全面胜利》原图稿的基础上进行修改。他们按照要求去掉了毛泽东与林彪像,改为以工农兵形象为主图,背景添加了一幅中国地图,上写“全国山河一片红”,票幅规格仍为60毫米乘40毫米。这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大一片红”。

由于当时社会秩序混乱,邮票图稿上报后不能按时得到审批。为做到及时配合宣传,邮电部军管会采取了先印出样票再送审的办法,印制了一批横票。1968 年10月8日邮电部军管会向当时的副总理李富春作汇报,这份报告辗转到了周恩来手中,周恩来认为横票过于复杂,建议简化画面,缩小尺寸,不要“贪大求全”。“大一片红”邮票仅在票样审批阶段即被否定,并未正式发售。

10月26日,万维生等设计者将“大一片红”邮票票幅缩小,改为竖版30毫米乘40毫米,主图仍为工农兵形象和中国地图,缩减了标语口号和远处的群众及红旗旗海,去掉了票面下方:“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全面胜利万岁”字样,以地图上“全国山河一片红”作为邮票名称。这是“一片红”邮票的第二稿,俗称“小一片红”。

不久,“小一片红”得到军管会同意,于11月25日发行,但不发通知和新闻稿。邮票编号仍为文14,1套2枚,面值为8分和22分,8分面值邮票印制了5000枚,由于邮票后来被停止发售,22分面值的并没有印制。

被指地图错误

由于没有大规模通知宣传,搞发行的工作人员又被关进牛棚,各省局和发售点由不懂行的造反派把持,他们不懂得发行需要统一时间,很多地方接到邮票后第一时间就开始对外发售。11月23日北京市邮局已经提前发售,共售出五百多枚。很多人都在这天买到了这枚新邮票,中国地图出版的编辑陈潮就是其中之一。

地图出版社门外的邮政亭营业员赵树楠与陈潮是同乡,每当来了新邮票都会早早告诉他。陈潮一拿到新邮票,就依据自己的职业习惯开始观察上面的中国地图,他惊奇地发现,这幅地图与当时出版的中国地图在边界线和领土上有很多不符之处。

他给邮电部军管会写的信起初并未引起注意,于是他又向“中央文革”反映,“中央文革”马上通知邮电部,邮电部军管会意识到问题的政治性,立即下令停发,回收封存。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11月24日下午,邮政亭营业员赵树楠气喘吁吁地跑到陈潮办公室,说上级来了通知,让收回“全国山河一片红”邮票。在陈潮的回忆中“老赵的样子很着急,因为他知道这张邮票25日才发行,他提前卖给了我,若收不回去,可捅了大娄子了。”陈潮二话没说把邮票如数退还。

得知邮票被回收后心急如焚的,可不止邮政亭营业员们,更包括了这枚邮票的设计者万维生,“我当时被吓坏了,也不敢去打听”。万维生记得那天天旋地转地回到家,一头扎在床上,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就等着被当作反革命抓起来,但是军代表一直没有找他,不久后他和单位全体职工都被下放到了农村。

关于“小一片红”的地图错误,很多人认为是邮票上台湾没有被涂红。但《中国邮票史》中写明的原因是:“同中缅(甸)、中蒙(古)边界条约肯定的边界线不一致……。此外中不(丹)边界也在东南角多划一块,属我国领土的南海诸岛也未表示出来。”对于这个错误,万维生后来解释说:“其实当时国内的地图版本很多,有的地图本身就界限不清,邮票设计是艺术创作而不是科学研究,只能抽象地表现,正如画人的五官,不必一一描到一样。此枚邮票,地图是一背景,不是出地图邮票,是各种推想越传越玄吧!”

现存数目凤毛麟角

“小一片红”的地图问题被爆出后,邮电部军管会曾与外交部联署向周恩来呈送过一份关于“全国山河一片红”邮票问题的报告,这份报告的会签稿被收藏于邮电部档案馆。

会签稿一方面肯定“这枚邮票发行以后,容易被帝修反利用,造谣污蔑,挑拨我与邻国的关系”,另一方面也提出,“全国一片红邮票是我国象征性示意图,并没有任何文字标明,任何人都不能以此作为领土边界的依据,故已经印制的邮票仍可发行”。

报告呈送前后,邮票发行局一直在重新设计图稿,生产组曾提出“不再使用地图,改用我国国旗,下面突出工农兵。”邮电部军管会开会讨论后也给出三条意见:1.不用国旗;2.票面应是蓝蓝的天,红红的地,光芒四射;3.多加“毛主席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全面胜利万岁”等气球标语。
西汶艺术网
但是很快,呈送报告就得到回复:“今后也不再发行,全部销毁。”“全国山河一片红”邮票遂被严厉收缴追查,收藏此票的人有些甚至受到过迫害。1969年三四月间,《南京长江大桥》邮票下厂订印,一直保留的“全国山河一片红”邮票的编号“文14”被使用,“一片红”邮票的设计和发行才最终画上句号。

“文革”时集邮活动被取消,邮票收藏市场停滞,人们手中的邮票用于完整收藏的很少,大部分都成为已使用过的信销票。“小一片红”流入社会的不过两三千枚,“大一片红”更屈指可数,连万维生本人也只见过三次“大一片红”,手中更无这枚珍邮。上个世纪80年代中后期邮市大涨,不少拥有这几张邮票或邮票实寄封的人都将其变现购买时髦家电等生活用品。作为错票和特殊时代的产物,“一片红”成为邮票收藏圈里广为人知、却极少得见的珍邮。

谁是“一片红”的第一稿?

长久以来人们普遍认为,上印毛泽东和林彪的“全面胜利”和“大一片红”、“小一片红”这三枚编号同为文14的“文革”邮票是第一稿、第二稿、第三稿的传承关系。2001年,来自它们的设计者万维生的一句话,却颠覆了这个说法。

2001年5月31日,万维生在《中国邮票史》第七卷书稿终审会上语惊四座,说第一画稿完全是“一个人自己创作”,画的是突出毛泽东像的游行队伍,而这幅发黄的第一画稿现在在自己手中。这种说法否定了历来以毛泽东和林彪像为主图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全面胜利万岁》未发行票是《全国山河一片红》撤销发行票前身的说法。

页码1 2 3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