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霜田诚二:不要害怕孤单

[来源:东方早报]  [2012/8/13]
[img]uploadpic/20128/2012081343501505.jpg[/img]日本行为艺术家霜田诚二

作为日本最活跃的行为艺术家、日本国际行为艺术节总监,霜田诚二最重要的工作就是一边表演行为艺术,一边编织起全球的艺术家网络。一些中国行为艺术家曾经通过日本国际行为艺术节走向国际舞台,而今,他们早已转行。霜田诚二依然执着坚守着行为艺术,他告诉年轻人,不要害怕孤单。
西汶艺术网
朱洁树

作为日本最活跃的行为艺术家、日本国际行为艺术节总监,霜田诚二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在国际各城市间不断辗转,一边表演行为艺术,一边编织起全球的艺术家网络。在中国,他已经习惯了搭乘春秋航空公司的飞机,“虽然有些折腾,但是可以省下不少旅费。”做出这番表白的行为艺术大家俨然已经是一位穷游达人。

作为澳门艺术博物馆举办的“以身观身”中国行为艺术文献展的受邀嘉宾,霜田诚二照例从东京坐车到附近的茨城机场登机,途经上海浦东转机抵达澳门。本已辗转的旅程,却因为遇上了台风“韦森特”,使得他不得不在香港机场过了一夜。7月25日,拖着旅行箱赶到博物馆,运动员出身的霜田诚二又精神抖擞地出现在众人面前。

出生于1953年的霜田诚二在上世纪60年代末赶上了日本学生运动的尾声,学生反对战争、反对污染、反对体制。这股潮流随着1970年代人们的关注转向经济建设而销声匿迹,霜田诚二却仿佛被独自抛落在那个时代。他开始写诗,逐渐发展起自己的行为艺术表现方式。《在桌上》是他最著名的作品,艺术家以赤裸之躯翻转挪移,展示出身体的慑人能量和韧劲,强而有力地征服一张张木桌子。

霜田诚二于1993年开始举办的日本国际行为艺术节至今已邀请到50个国家超过350名艺术工作者参与其中,艺术节对周边亚洲国家的行为艺术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张洹、马六明等中国行为艺术家就是通过这一平台逐步走入国际视野,而今,人到中年的他们已经转行画画、做装置,逐渐积累起自己的财富。而霜田诚二依然执着于推广这远离市场、身份边缘,却又最为纯粹的行为艺术——即使今年的艺术节因为资金原因可能要暂停一年。言及此事,艺术家有一些低落,却并没有放弃思考,“我总是思索着、尝试着创造出更有意义的作品。”

让他最感欣慰的,或许是每次行为艺术工作坊上年轻人的热情参与,在澳门,他在头一天的工作坊临近尾声时招呼在座的年轻人第二天再来,“如果不能来,就把这个活动介绍给你们的朋友。否则,也许明天就没有人来了。”

对于行为艺术,艺术家告诫年轻人“不要害怕孤独”。然而,作为艺术家,他同样期待着来自世界的回应。

世界希望聆听中国的声音

艺术评论:1990年代,您是怎样与中国行为艺术家开始进行接触的?

霜田诚二:我从1993年开始创办日本国际行为艺术节。1996年,我们邀请了第一位中国艺术家马六明。他是北京东村艺术家的一员。全世界都有行为艺术在发生,但当时,他们只能通过照片了解其他地方的行为艺术。他们当时都还很穷,北漂、无业。艺术材料对他们来说过于昂贵,他们发现做行为艺术最便宜。况且他们还有朋友是摄影家,他们可以让朋友来拍照。

那时候,在北京,东村、圆明园的一些艺术家创作了非常有趣的行为艺术作品。他们将照片、视频寄给我。栗宪庭支持这些艺术家。我在北京和他见过几次面。这样,我认识了张洹、朱冥等艺术家,邀请他们来参加我的艺术节,然后他们也开始受到欧洲等地的关注。马六明1996年参加了我的艺术节,紧接着又受邀来到德国、加拿大、美国。

艺术评论:上世纪90年代后来被视为中国行为艺术的黄金时期。

霜田诚二:那时候,中国刚刚经历了政治和经济的巨变,中国以外的人非常希望知道中国人在想些什么。1990年代,中国当代艺术刚开始学习,然后就变得很繁荣,中国当代艺术家开始用他们自己的方式面对世界进行表达。当时,也有很多艺术家离开了中国大陆,去向纽约或欧洲其他地方。

艺术评论:所以当时行为艺术的观众有相当部分是国外?现在依然如此吗?

霜田诚二:世界迫切希望听到中国艺术家的声音。当时一批中国艺术家作品的身体性都很强,基本上都是裸体,比如,张洹把自己吊在天花板放血。在西方和日本过去也是这样的,但是现在已经消失了。西方和日本的艺术节邀请这种类型的艺术家、艺术作品是因为怀旧,因为现在在西方和日本已经没有这些东西了。

艺术评论:中国的行为艺术家似乎持续地关心着政治的问题。行为艺术都是如此吗?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霜田诚二:在日本,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前卫艺术也是很关注政治的,很激烈,也很混乱。当时的社会背景是学运很频繁,甚至有人要刺杀天皇。但是后来这种趋势渐渐消失了。我觉得现在的日本年轻人没有什么政治观点,他们不太关心政治。

不过虽然他们不直接涉及政治题材,但是通过一些更隐蔽、微妙的手段,比如说表现现代都市生活对人的压抑,他们也很好地表达了他们的想法。

行为艺术离市场很遥远

艺术评论:这几年,中国的行为艺术似乎变得式微了。你怎么看?

霜田诚二:我记得一些中国艺术家认为,如果中国艺术家被日本节邀请了,他们就会变得有钱。因为马六明、张洹就是这样的例子。这是他们对行为艺术的印象。但是,行为艺术实际上离艺术市场很遥远,因为我们并不做实质的东西。

2000年以后,中国艺术市场迅速繁荣。也是从那时候开始,中国艺术家开始发现,行为艺术赚不了钱。他们开始举办各类行为艺术节。比如OPEN。

艺术评论:他们开始举办自己的艺术节。

霜田诚二:是的。尽管那很有趣,但这与金钱无关。自那以后,一些艺术家对行为艺术感到失望了。张洹和马六明最后不再做行为艺术了,他们开始做具体的东西。然后他们开始变得有钱。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