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国外博物馆:与行为艺术较真

[来源:东方早报]  [2012/8/13]
[img]uploadpic/20128/2012081343541269.jpg[/img]阿布拉莫维奇厨房系列作品《手持牛奶》

卡罗尔·吉纳

美国的博物馆直至近几年才逐渐对行为艺术表达出浓厚兴趣,将之视为展览馆中需要呈现的必不可少的一部分。MoMA并非首个跟行为艺术较真的博物馆。在欧洲,德国科隆的路德维希博物馆和英国伦敦的泰特现代美术馆早已开始收集行为艺术。

2010年2月,一个暴风雪肆虐的晚上,纽约人纷纷紧赶慢赶着回家。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的会议室里却挤进了100多号艺术家、学者和策展人,他们此行的目的是来讨论行为艺术的保存和展览方式。博物馆在过去两年里持续举办行为工作坊,这次讨论会是其中的第八次活动。主持人克劳斯·比安桑巴赫相信:要不是这鬼天气,这个晚上,将会有更多人蜂拥至此,此前,他看到回复出席的名单时,被“吓坏了”。

他和另一位主持人,MoMA行为艺术部门的助理策展人珍妮·施林兹卡坐在会议桌前,围绕着他们的是一部行为艺术史:这里有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来自贝尔格莱德的1970年代的行为艺术女神,她的回顾展“艺术家在现场”当时即将在MoMA举行;更年轻的是提诺·塞格尔,他的个展“构造现实”当时刚刚在古根海姆博物馆结束;琼·乔纳斯,这位1960年代的观念和影像艺术先锋经常创作融合了行为、影像、绘画和雕塑的装置;艾莉森·诺尔斯则是激浪派运动的创始成员,他最著名的作品是无限重复的集体聚餐事件。

房间里还有其他各方神圣,华人行为艺术界的明星谢德庆也在其列,还有其他机构来的策展人,包括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的克里斯·伊莱斯。在场的还有很多不太熟悉的面孔,从三十多岁的年轻人到行为艺术世界的老前辈,这些对本次工作坊的论题充满兴趣的人使参与者人数翻了一番。此时此刻,MoMA的会议室仿佛成了一个巫师云集的神庙,参与其中的人们将有机会参透行为艺术的历史、现状和未来。

“买卖不是你该想的东西”

这幅景象在数年前还难以想象。美国的博物馆直至近几年才逐渐对行为艺术表达出浓厚兴趣,将之视为展览馆中需要呈现的必不可少的一部分。随着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艺术——而今我们所知的行为艺术在当时获得了如火如荼的发展——经历时间考验后逐渐沉淀成为艺术史的一部分,随着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参与到行为艺术当中,艺术机构的态度也发生了180度的转变。而MoMA的转变或许是最具有戏剧性的,这个美国最强大的20世纪和21世纪艺术的仲裁者,突然以全部的热情开始深入挖掘行为艺术这一门类的可能性。

美术馆和行为艺术之间的关系并非始终如此和睦发展。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行为艺术家有一种强烈的愿望,他们的作品远离市场,同样远离博物馆,那期间的创作往往是稍纵即逝、无法买卖、无法分类。在MoMA的工作坊中,依然弥漫着一股叛乱的气氛,塞格尔先生指指面前的红木会议桌,“这是一个新的联系,”他的嗓音略带讽刺,“我不知道此前在这样一张企业用桌边上是否举行过类似的讨论。”

当讨论涉及金钱的时候,那些酸意全部泼回到塞格尔先生身上,这位34岁的年轻人早早开始售卖他的行为艺术作品,博物馆可以轻易收藏,他自己也赚了个盆满钵满。过去,行为艺术家也经常出售行为作品的照片和视频资料,或者是行为艺术结束后留下的道具、装置等东西。但塞格尔被认为是第一个贩售行为艺术的版权的人。MoMA最近就花费7万美元购买了他2004年的作品《吻》的一个版本,这个活生生的雕塑作品当时正借给古根海姆博物馆,表演者必须连续几个小时保持优美的拥抱姿势。

“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的?”阿布拉莫维奇以她带着浓重口音的英语问道,她看起来似乎非常感兴趣,“我真的想知道。”其他人则对塞格尔的创业精神不以为然,“1960年代我开始做行为艺术的时候,一点儿都没想过这些是可以卖的。”一位艺术家喊道,“买卖不是你该想的东西。”
西汶艺术网
“重新演绎是种新的理念!”
西汶艺术网
即便是行为艺术的重新演绎——这是塞格尔之所以能够出售版权、阿布拉莫维奇回顾展之所以能够实现的核心部分,也使得博物馆和行为艺术的联系变得更深入——并非无可争议。一些艺术家,比如诺尔斯,她的创作的精髓就在于重复,一般认为,每一次行为都会是不同的。另有一些艺术家则认为,无视原本作品的语境——社会和政治气候——就对其进行再次演绎,是对其本质的反动。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阿布拉莫维奇曾经反对重新演绎过去作品,而今她却是重新演绎的主力推动者。在她的回顾展中,一些年轻的艺术家表演了阿布拉莫维奇的5个旧作。一件是《光明》(1997),艺术家在一个画廊的墙上以裸体之身被挂了2个小时,又像在漂浮,又像被钉上了十字架。还有《无法估量的事物》(1977),当时她和她的合作伙伴及爱人乌雷,一丝不挂地站在博洛尼亚一个画廊的门口,迫使人们从中间挤进去。

“重新演绎是一种新的概念,新的理念!”阿布拉莫维奇在工作坊中宣布,“否则作为一种艺术形式,它将会死去。”

乔纳斯拿起一个麦克风。“或许对你来说是这样的,”她激昂地说,“但对我来说不是。”在后来接受电话采访时,她表示,自己确实也经常回顾自己的作品,重做自己的作品,但通常她更倾向于将之转化为另一种媒介,比如视频或装置,“从来没有一种方式可以重复过去的作品,这是不可能的。”她说,“你必须想清楚,‘如果我要展示那个时刻发生了什么,我要怎么处理。’”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