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李小山:直言当下艺术界

[来源:《当代美术家》]  [2012/8/16]
友:或许这叫迂回战,明的不能说,就打哑语,这古代文人的老法。例如总是用大谈传统办法进行软抵抗。

李:有两点需要注意,一是体制万能论,目前这方面的言论比较多,把西方的宪政、市场和选举奉为唯一的良药,体制的重要性再怎么强调都不为过。一本书上讲到钱伟长在旧清华和新清华的不同遭遇,钱先生曾感慨:蒋校长(蒋南翔)不是梅校长(梅贻琦)啊!我觉得钱先生可能回避了问题的实质。显然,在旧清华,蒋校长恐怕当个助教都困难,而在新清华,梅校长恐怕只能做个勤杂工,这是他们两个人背后的体制在起作用,是按体制要求来录用以及淘汰谁谁的;但宪政、市场和选举是万能的吗?说得远了,省略不谈亦可。二是文化自大论,为中国古代的辉煌文化大唱赞歌,其实是典型的阿Q心态。什么黄帝纪元,什么穿汉服,什么回归传统等等。我弄不明白,会有这么多脑子进水的人在瞎起哄。你想想,假如现在满街走着穿汉服的人,那不是一群群的小丑么?而假如在美国的道路上奔驰着咱们中国品牌的汽车,欧洲人用着中国品牌的家电,日本人用着中国品牌的手机,情况又会是怎样呢?这是一种设想,并非对立,我相信,文化与科技是一致的。我有比较强烈的民族情绪,希望中国人都有民族自豪感,但我不是民族主义,周树人的弟弟说:凡民族主义必含有复古的思想在里面。复古是死路一条。

友:你说制度决定论,有具体的指向吗?

李:不是个别的,从上世纪新文化运动开始就有这样的论调。实际上,没有任何一种东西可以作为唯一的决定因素。马克思的观点是经济决定论,但综观现实,有的国家和地区经济再好,也没有达到现代社会所需要的文明水平。

友:确实。

李:这里,又可以看到批评家的作用了……

友:你对眼下的艺术界作何评价?

李:还是三句不离本行啊。我把眼下的艺术界分为两块,一块是市场,一块是学术评价。所谓的艺术界其实主要是由艺术家构成的,而处在市场经济下的艺术家与市场又是分不开的。在一定程度上,他们在市场上表现,他们的市场指标可以当作衡量他们重要性的基础。但是许多人对此非议不断,认为市场断送了艺术家的前程,摧毁了艺术家对艺术的信仰。我觉得这种看法太表面化了。什么样的环境、什么样的氛围才适合艺术家成长呢?才是产生艺术家攀登高峰的外部条件呢?我们只能从艺术史上寻找依据,而艺术史告诉我们的恰恰又是,任何时代都可以产生它那个时代的艺术精品,都是艺术史延续的不可缺少的环节。我的意思是,不管是政治意识形态,还是市场经济,都不可能直接破坏艺术创作,它们作为对面的力量,有时候恰恰是艺术创作需要的反作用力,在那种重压和紧张的挤轧下迸发的力量正是艺术灵感的源泉之一。

友:你看好眼下市场上那些走红的艺术家吗?他们在市场上号召力与他们的学术位置相称吗?

李:这是一个尖锐的话题。有些朋友说我现在变了,往好里说叫宽容,苛刻点说叫做变得圆滑。其实,一方面我不愿意再扮演那种固定的角色,另一方面也确实无话可说。我指的是,那些虚火上升的艺术家是不值得谈论的,也不值得用严肃的学术姿态去批评,那样做,简直是一种抬举,因为他们是过眼云烟……谈论艺术家在市场的表现不是我的关注点,但并不证明我完全采取回避的态度。那些资质平平的艺术家屡屡创出高价,除去阅历、官位和炒作的原因,我想不出还有别的原因。

友:譬如像范曾那样的画家?

李:他是一个很努力的画家,比一般不学无术的画家要强。但他的架子搭得太大了点,就如一个身材中等的人硬要穿一件巨人的衣服,不免处处露短。他的画千人一面,笔墨浮浅,算不上优秀。这类画家在中国画坛可以数出一批,从年龄上看他们的水准比他们的上辈(如李可染傅抱石黄胄等人)差一大截。听说范曾画价很高……还有很多名不副实的画家画价都让人眼花,这就是市场与学术之间的隔膜。一些画家的画比较通俗,又有一般人所不具备的不寻常背景,吸引了收藏者的追捧。另外有一些画家靠图式吃饭,如贾又福、陈平是典型的,以不变应万变。还有像史国良这样的炒作大师,用出家人的身份赚出镜率加赚票子……再想想弘一法师,才真的让人佩服。这和眼下国内很少真正的收藏家有关,收藏者大多是些盲目跟风的附庸风雅的俗人,或者是些拿画来投机赚钞票的人。得承认,我们处在一个混乱、无序、被无尽的欲望推着走的时代,充满着原始的邪恶的活力,人气极为旺盛——当然啦,话又得说回来,人们把钱花在艺术上总比花天酒地好一些吧。

友:不是有很多画家尝试着对传统中国画进行改造和创新吗?

李:我不否认,但从实践的结果看是不理想的。譬如,有个阶段实验水墨动静很大,现在虽没有完全偃旗息鼓,也差不多仅剩余波了。我以为,对中国画问题的探讨,不应该再纠缠论说,实践本身已经给出了答案。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友:好像你对这一块一直抱有成见?

李:是吗?我一想起范宽李唐董源王蒙倪云林、八大等等,就乐意鞠躬致敬,但我不会再对黄宾虹齐白石、张大千这样做,更别说他们之后的人了。二十多年前我批评那时的中国画坛,评点了当时举足轻重的名家大腕,惹了一身骂名。但我从来没有觉得错在哪里,中国画不见起色,其标志即在于从业人员的高度一代比一代萎缩。

页码1 2 3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