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李小山:直言当下艺术界

[来源:《当代美术家》]  [2012/8/16]
友:吴冠中先生呢?

李:我宁愿把吴先生的成就更多地摆在油画创作的实践上,而且,他是个综合得分高的艺术家。此外,你很难再举出其他例子……黄永玉张仃?想想还有谁呢?目前的中国画坛其实是荒芜的,看起来热闹非凡,一年有数不清的各种展览拍卖也是搞得轰轰烈烈,前两年每个省还捣鼓什么十大画家晋京展,现在又有杂志评出十大画家,实际上都是过眼云烟。我要补充一点,我并不因此否认中国画的未来,以上的看法只是针对当下的,因为未来还没有呈现,所以只能是预测和期待……

友:我读过你对当代艺术评述的书,评价似乎也不高。

李:不对。我一直认为艺术永远是一个时代的艺术,古希腊、罗马、文艺复兴、古典主义、浪漫主义、现代主义;汉唐、宋元、明清,包括当代,各种各类的艺术成就都根基于不同的时代。当代艺术是这个时代的精神的物态,亦是国际化的产物。如果说,以往的艺术皆是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原生物态,那么,当代艺术即是国际交流的结果。正如足球、篮球等运动项目一样,没有人追究这些项目的原创是谁。艺术尽管带有更多的文化历史色彩,带有更多的种族、人文等特质,但无论从形式上看还从观念上看,都有一种我们时代的共性。

友:我从你的文章里读到有关观点,看来你处于自我矛盾之中,一方面你把当代艺术认作是国际化的,另一方面又对中国当代艺术模仿、借鉴、挪用西方的东西感到不满和无奈。

李:我指的是一种思想感情。创作者和受众都是这个时代培育起来的,尤其在我们这样的转折的交替的岔口,中国画的受众的年龄与受教育的背景,与喜爱当代艺术的人的情况是有区别的。据我的经验,大部分弄中国画的人的素养比较单调,缺乏丰富性……我曾请一个弄中国画的朋友(是一位名气不小的国画院的领导)看一个级别很高的油画展,他竟然说,我从不看油画展。相反,一些画油画或搞当代艺术的人,对传统文化和对中国画并不缺少了解,甚至了解得相当精深。这个事例是用以表明,艺术家如何从他的生态中吸取更多的营养,获得更广泛的资源并从中产生灵感。

友:我同意。如果选十个年纪在五十岁以下的当代艺术家,同样再选十个年纪相当的中国画家,两者进入当代艺术史的可能性是一目了然的,估计后者没有一个能进入。前阶段我看报道,天津的李孝宣自称,以后的美术史家如果不把他列为重要一章,将是个白痴。

李:我不知道这事,他可以自认为有重要一章嘛。我觉得,中国画坛就像武打小说里的那个江湖,人人争抢天下第一,自称大师的人可以装好几卡车。

友:从你以上的谈话可以看出你对当代艺术的观点有了转变。

李:与西方不同,中国当代艺术不是内部历史过程的必然,也就是说,不是自身节奏积累的结果,而是靠外力的推动。这样的话,在它的雏形阶段,势必要模仿、借鉴和挪用。但经过这一必须和必然的阶段,艺术家会把自己真正的切身的经验融入到创作里面,这时候,中国当代艺术的面貌便凸现和完整起来。从最初的老85,到后89,再到90年代末,一直延伸到当下,接力棒比较顺利地传递下来。中国当代艺术的丰富性和特色正在展开,一些艺术家和一些重要的图式已成为历史记忆,成为视觉资源……当下,第一拨冲击波过去了,第二拨尚在形成之中,但中国当代艺术展示出的可能性无疑给我们以信心。前面谈到当下拜金主义的汹涌潮水对艺术的损害,这需要时间慢慢平服,艺术家以前太穷了,我们都太穷了,就普遍性而言,贫穷不能产生持久的创造力,这就需要一个过程,把扭曲的价值观重新扭过来。
页码1 2 3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