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贩卖生意让国内陨石市场走势火爆

[来源:每日甘肃网-兰州晨报]  [2012/9/14]
[img]uploadpic/20129/2012091439327801.jpg[/img]猎星人展示自己的宝贝。

[img]uploadpic/20129/2012091439330241.jpg[/img]童先平在沙漠中用金属探测仪寻找“星星”。

8月13日,吉林省松原地区传出异响,有居民看见“黄尾火球”划过天际。6天后,门户网站纷纷转载新闻,专家称该现象属天降陨石。消息传出,网民热议。

然而就在大家争论“陨石是否属国家财产”之际,在一个特殊行业的圈子内,早已暗流涌动。这则新闻对他们来说有别样的意味天上掉下的不光有陨石,还有财富。

他们是职业陨石猎人,也叫猎星人。他们的工作便是在深山老林、戈壁荒漠中寻找陨石,并高价出售获利。寻宝的过程充满险阻,但一夜暴富的故事又不断施加着诱惑。
西汶艺术网
从寻宝鉴定、转手贩卖,再到收藏科研,多年来,陨石交易已形成一条成熟的利益链,一名陨石猎人的年收入可达数十万甚至数百万。在巨大的利益推动下,“贩卖星星”的生意已成监管的灰色地带。

入行 从爱好变成职业

新疆人童先平今年48岁,身材高大,显得很壮实。

他是一名职业陨石猎人,已经入行16年。1996年,童先平辞去了工商局公务员的工作,准备去做宝石生意。一次南下广西的火车上,有旅伴和他聊起了陨石,引起他极大兴趣。旅伴提及,天文学者袁奎荣是圈内知名学者。

于是,童先平前往桂林工学院拜访袁奎荣。

袁奎荣无意中提及“新疆的沙漠里有很多陨石,辨识很方便”,童先平暗记在心,当年冬天,他便开始了第一次“寻星”之旅。

但那次寻星失败,老童并不甘心。1997年1月,他再入沙漠,这次他喊了两个同伴。

三人在沙漠中餐风饮露,却一无所获。返回时,童先平无意中看见一个小沙丘顶部有“小黑点”。走近后,童先平发现,小黑点是一块鸡蛋大小的石头。他屏住呼吸,掏出磁铁磁铁一下子就牢牢地吸附在石头上。

“我们像小孩一样兴奋,拿磁铁不停测试,这就是陨石!”童先平拿出相机猛拍石头,一口气拍完了半个胶卷。

从沙漠归来后,这块鸡蛋大小的陨石,被童先平锁在柜子深处。在寻星初期,他并未意识到其中的商业价值,更多是兴趣使然。

半年后,一次聊天中,童先平忍不住向朋友炫耀,“我家里就有颗星星”。消息很快传开,不断有人上门观星。

2003年,有朋友带孩子上门拜访,见到实物后,孩子很喜欢,朋友磨了一个月,最后童先平以2000元的友情价售出陨石。

这件事让他意识到陨石寻宝大有可为。2003年,他关掉玉石店,成为一名职业陨石猎人。他终年在沙漠中行走,并购置了GPS、金属探测仪等一套户外设备。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从爱好变成职业,童先平的经历也反映着这个行业的变化。

暴富 有两年间获利400万的

1993年,吉林农民任万春曾捡到一块重达28斤的陨石,“正走在地里,直接就掉在我面前两米远的位置”。3天后,当地县博物馆来人将陨石运走,“没收一分钱,说是有奖励,我去博物馆找了几次找不到人,也就算了,没当回事”。

4年后,情形已大不相同,1997年2月,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大的一场陨石雨降落在山东鄄城,1000多块陨石散落,形成一条15平方公里左右的椭圆形陨落带。

无数陨石商人从各地赶来,当地农民捡到陨石后开始疯狂抬价。山东陨石猎人徐淑涛告诉记者,“第一天,捡到陨石的群众基本是给钱就卖,第二天涨到几百元一个,第三天,出多少钱农民都不愿意卖了,担心卖早了会吃亏”。

等到中国科学院、紫金山天文台等科研机构赶来时,争夺大战已近尾声。最后在当地政府的帮助下,科研机构勉强收到了几百克陨石。

此外,2000年在新疆阜康,有人发现一块重达1003公斤的橄榄石陨石,经过辗转流通,5年后出现在美国市场上,售价每克300美元,远远超过黄金的售价。

在陨石猎人的圈中,一夜暴富的故事有很多。一名已经金盆洗手的陨石猎人告诉记者,他曾在两年间捡到的总计140多斤陨石,获利约400万。

童先平则向记者透露,他年收入已达数十万。童先平的儿子大学毕业后,也子承父业,成为新一代的猎星人。

风险 要钱还是要命

暴利促使陨石猎人的队伍不断壮大。几乎每下一次陨石雨,便有新人加盟。

圈内人透露,国内职业猎星人不少由玉石、矿物等行业转型而来。此外,在发生过陨石坠落事件的陨落区,很多当地农民、牧民也加入了猎星人行列。

童先平说,据他了解,全国像他一样专职的陨石猎人已有近400人。如果算上兼职的,数字可能会更大,“算上兼职的,仅在新疆地区就有1000多猎星人”。

有过陨石记录的地区成为陨石猎人们的搜索重点。圈内人称,很多新入行的猎人将广西南丹作为首站据考明朝时这里有过陨石雨,因年代久远多埋藏在地下。时至今日,前往南丹寻找和倒卖“南丹陨石”的活动仍未停止。

然而寻找陨石的过程并非一帆风顺。为了找陨石,猎人们往往要深入险地。 要钱还是要命,时常考验着陨石猎人。

沾染上铜臭后,陨石的交易也带上黑道气息。

监管 珍贵陨石流失国外

在高利润和高风险之下,“猎星产业链”不断成熟。陨石猎人跋山涉水寻找货源,民间或专业机构草草鉴定,陨石贩子几番转手倒卖,落在中国境内的“星星”成为科研的标本或买家的藏品,更有一些珍品,经网络拍卖,流失海外。

在陨石鉴定环节,同样存在着问题。北京天文馆高级工程师张宝林告诉记者,目前该馆进行的民间陨石鉴定中,200块受检对象中,只有1块是真的,而网络中的陨石销售信息,真实率更低。

即便如此,仍然无法打消买家的热情。陨石的流向已经不仅仅局限于藏品。山东一名陨石贩子告诉记者,今年7月,当地一家度假村以35万元的总价,从他手里买走2块体积较大的陨石在当地,生意人认为来自外太空的陨石有正能量,能辟邪招财。

热情的买家让国内陨石市场走势火爆。圈内人称,3年前新疆的普通陨石收购价还为每克1元多,3年后则涨了10倍。

在疯狂的石头背后,可能藏着炒家的身影。“陨石存量有限,价格很好操控”,徐淑涛说,全球已知的陨石总量不到百吨,比黄金的储量还要少,陨石很容易被垄断,价格易被操控,“今后很可能会被炒翻天,难保不会走上和田玉的老路”。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此外, 陨石归属问题也一直存在争议,有人指出,依据民法原理,从天而降的陨石应该属于无主物,而法律对待无主物的原则是先占先得。

不过,此次松原事件中,中国科学院紫金山天文台王思潮表示,陨石属于国家所有,捡拾者应该交给国家机构。
西汶艺术网
该说法很快招致不满,北京天文馆高级工程师张宝林认为,这种“吓唬人”的做法,会导致不好的结果:捡拾者可能直接跳开科研机构,偷偷将陨石高价售出。 综合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