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翡翠市场洗牌下半年或可回暖

[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  [2012/9/17]
[img]uploadpic/20129/2012091739525529.jpg[/img]老坑玻璃种翡翠佛挂件

[img]uploadpic/20129/2012091739527037.jpg[/img]极品翡翠手镯

[img]uploadpic/20129/2012091739528777.jpg[/img]冰种紫罗兰手镯
西汶艺术网
文/图 林琳 郭晓昊

翡翠市场真的量价齐跌、身处“严冬”吗?笔者近日走访全国最大的翡翠加工生产批发基地南海平洲玉器城、肇庆四会国际玉器城及亚洲最大的翡翠集散地广州华林玉器城后发现,市场总体处于高位盘整状态,少数高档品种价格下调四分之一,中低档产品依旧产销两旺。商家纷纷抱团“过冬”之际,不约而同地期待下半年行情转暖。

现象一

市场人气变淡,生意清冷

广东两大传统翡翠专业市场包括集散地广州华林玉器城、深圳水贝珠宝玉器城;加工生产批发基地南海平洲、肇庆四会和揭阳。三大加工生产批发基地与广州、深圳共同形成“前店后厂”的组合,全国市场中流通的翡翠产品绝大多数来自这几个地方。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笔者在平洲玉器城看到,几乎所有的店铺都已开门营业。尽管大多数店铺略显冷清,但市场不乏热点。在一家其貌不扬的玉器店门口看到,门外蹲着一群买家,时而用强光电筒照亮手中的玉镯并仔细观看,时而按动手中的计算器低声计算;店内的柜台上铺满了刚到货的一批玉镯,十几位买家隔着柜台边按计算机边跟老板娘“眉目传情”,无声地讨价还价。笔者穿“城”而过时发现,尽管客流量不见得很大,但玉器城里的停车场和街边都停满了悬挂着全国各地牌照的小汽车,而来往穿梭的小货车和私家车也使得主干道略显拥挤。

在四会国际玉器城笔者发现,市内的天光墟等几个旧卖场的人气还算旺,路边停满了两大排摩托车,停车场外还有人在面包车上拉了条“现场赌石、以小搏大”的翠绿色横幅揽客,但是部分新卖场却显得空空荡荡,只有寥寥几个买家坐在柜台前向售货员咨询情况。

“和去年上半年相比,平洲的人气大减。”平洲珠宝玉器协会会长梁晃林告诉笔者。而四会市珠宝玉石首饰行业协会秘书长罗荣俭认为四会翡翠城的情况也与平洲类似,自去年10月起人流至少少了一半,购买力严重下降:“2008年金融危机时也没这么冷清。”

现象二

新铺招租难,租金持续下降

在平洲玉器城,笔者看到几个新的商城刚刚开业,门口地上的爆竹还没来得及扫干净,但未见多少买家,另有一大片商铺还在加紧装修。“去年下半年开始到现在,平洲玉器城已经出现不少旺铺转让了。”梁晃林说,以前平洲玉器城的新商城还没建好,商家就已经争破头抢档口,像“打新股”一样先交一部分订金参与抽签,才有机会拿到铺位。

然而近一年多来,翡翠市场严冬里最“热”的平洲也出现“吉铺”的情况,有的商家把原来的档口隔半出租,有的商家曾在行情走高时加速扩张,开了多家分店,如今却只留下一个经营情况最好的档口作为支点。与此同时,平洲玉器城的铺租不断下降。“租金未来还会继续下调一些。”梁晃林估计。

现象三

公盘参加,人数创新高

据介绍,自2003年起,平洲每年举行翡翠玉石投标交易会(即“公盘”)交易20余次,笔者走访时正好碰上参与人数创纪录的一次。“虽然市场有变,这一次放出来的料却是近年最多的一次。”梁晃林告诉笔者,本次参加公盘的人数达7000人。在公盘现场,满场的翡翠原石已被剖开,买家们拿着各种仪器在横截面上仔细研究,或谨慎地低声商量价格。

玉田山房老板岳民权告诉笔者,去年12月平洲的公盘整体价格出现小跌,不过好料价格还是依然不低,本次提供公盘货源的云南矿场老板愿意卖好货,主要是因为市场境况变差,想放出好料以拉动市场。

“很多人都说翡翠行业存在暴利和泡沫,主要是因为外界对于近年来翡翠的价格连番暴涨深感不安,但其实大部分人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每个行业都存在优胜劣汰。”岳民权坦言,翡翠行业的“赌石”既存在一夜暴富,也不乏“一夜暴贫”,“买下100万元的石头开出来值1000万元是暴利,当事人可能点鞭炮大肆庆祝,唯恐别人不知道,但遇到买下1000万元石头开出来只值100万元甚至更低时,则只能‘打落牙齿往肚里吞’;有的人昨天还开着奔驰宝马,但过了一天就有可能破产倒闭。”

分析篇

高档翡翠成交量小,盲目投入风险大

2010年中高档翡翠从此前每年平均涨价一两成突变为价翻数倍,靠的是什么?梁晃林认为,由于各个领域的商人携热钱大肆进入翡翠行业,使得投机行为激增,甚至出现借钱囤货博升值的现象:“正经加工、销售的利润有限,囤积居奇的却暴富,更加助长了这种势头。”此外,经营者队伍的不断壮大及缅甸开采玉石成本的逐渐增高,都推高了翡翠的价格。“缅甸的工地上随处可见全世界最先进的各种挖掘机,为了加大开采量,他们甚至把整个山头直接移走再深挖洞。”

梁晃林也坦言,翡翠市场自去年年初起已现萧条,去年下半年则尤为明显,交投淡于往年,特别是“有种有色”的高档翡翠销量萎缩。“不过,整体行情并未如某些媒体此前所说的‘过山车’或‘崩盘’,而是处于高位盘整期,只有纯白色玻璃种和冰种的翡翠毛料和首饰整体价格各出现25%左右的跌幅。”他表示,高档翡翠存世量有限,卖家惜售,而低档翡翠反倒出现产销持平的现象。“中高档产品之前可能有30%-50%的利润,现在就采取薄利多销策略;‘大路货’成本很低,商家也不怕在这个时候入货。”一位玉器店档主告诉笔者,“现在在平洲玉器街,单件玉器也可以批发价出售,打折力度比前两年明显。”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