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一块独山玉几多传奇事

[来源:新疆和田玉网]  [2012/9/20]
[img]uploadpic/20129/2012092037005409.jpg[/img]现存于北京团城公园的渎山大玉海

“独山玉色彩复杂多样,是加工制作玉器精品的首选,未来独玉可比‘元青花’。虽然在史书中少有记载,但渎山大玉海确系划时代的里程碑式作品,是独山玉最为壮观的华彩乐章。”那么,渎山大玉海现存何处?是个什么样的作品?有怎样的历史故事?面对记者的专访,王春云娓娓讲述了渎山大玉海背后鲜为人知的故事。

渎山大玉海,元代镇国神器

渎山大玉海,又称玉瓮,不仅体形巨大,而且是用整块玉石雕刻而成,颜色青绿,石质柔和细腻,图案精美,形神兼备。它始作于元世祖至元二年(公元1265年),是忽必烈大宴群臣时的贮酒器,“大可贮酒三千余石”。玉海体椭圆,内空,高70厘米,口径135厘米至182厘米,最大周长493厘米,重达3500公斤。玉海内外雕刻有十几种动物图案,龙螭、鲤鱼、犀、螺、蟾、鳌鱼、马、兔、豚、鼠头龟等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中翻腾而出,宛如一幅“万国朝拜图”。膛内则光素无纹,但阴刻有清高宗弘历御制诗三首及序,概括了玉海的形状和经历。

“渎山大玉海是元代的镇国神器,在制作上继承和发展了我国琢玉工艺‘量料取材’和‘因材施艺’的传统技巧,是独山玉最为壮观的华彩乐章,是独山玉登上中国玉坛顶峰的标志。”王春云说。

拉丁文记载:时值超四座大城

王春云介绍说:“只要是识玉的西方人来到北京,他们都会迫不及待地到北京北海团城玉瓮亭,去一睹渎山大玉海的风采。”原来,早在600多年前,一名来自欧洲的天主教修道士Odoric在1318年造访元大都时,就亲眼目睹并在The Travels of Friar Odoric书中用拉丁文记录下当时的渎山大玉海:宫中央有一大瓮,两步多高,纯用一种称作密尔答哈(欧洲学者解释为一种墨玉类材料)的宝石制成,非常精美,以至我听说它的价值超过四座大城。瓮的四周悉绕黄金,每角有一龙,作凶猛搏击状。此瓮边沿装饰着以大珠缀成的网缒。瓮里的酒是从宫廷用管子输送进去,瓮旁放着很多金酒杯,可以随意饮用。此外,书中还记载了元仁宗大宴群臣时的壮观场面,极为震撼。

“渎山大玉海在当时拥有什么样的地位呢?忽必烈时代到访元大都的马可?波罗在书中曾这样记载,斯里兰卡国王拥有一颗大红宝石,在当时已是天价,但才仅值一座大城,而渎山大玉海价值四座大城。当Odoric的记载先后被翻译成法文、英文传遍整个西方世界的时候,国际社会对于渎山大玉海所拥有的崇高价值和神圣地位有了更多认识。”王春云说,“当今世界杰出的矿物学家、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的研究馆员George E?Harlow博士就是被渎山大玉海的神奇地位和独山玉的卓越品质所吸引,专程来南阳考察独山玉的地质学、矿物学和宝石学。”

历史沧桑:失而复得四次修复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虽然现藏于北京北海团城玉翁亭内,但今天的渎山大玉海已不是最初的模样,是失而复得后经历过四次修复的”。

根据考证,是忽必烈下令皇家玉工制作了渎山大玉海,意在反映元初版图之辽阔,国力之强盛。放置在琼华岛的广寒殿中,作为酒器在大宴群臣时使用。明军攻陷大都后,一场大火烧毁了广寒殿,大玉海也被烧得浑身焦黑,被遗弃在瓦砾和荒草之中,后来被人们遗忘。清朝时,乾隆帝爱玉成疯,搜集天下美玉,其中就有渎山大玉海。当“在北京西华门外真武庙中发现渎山大玉海”的消息传到皇宫时,乾隆十分高兴。原来,不识货的道士们把它当做大缸用来腌制咸菜,无意中保护了渎山大玉海。为表彰道士们护玉有功,“以千金易之,置承光殿(今北海团城)保管。”
西汶艺术网
据清代宫廷内务府造办处档案记载,渎山大玉海曾于乾隆十一年(1746)、十三年(1748)、十四年(1749)和十八年(1753)进行过四次修饰,又新建一座玉瓮亭,配一汉白玉雕花石座一起安放。乾隆皇帝还亲自写了一首《玉瓮歌》刻于渎山大玉海的内壁以示纪念。八国联军入侵北京的时候,渎山大玉海所幸没有遭到破坏。1988年,在北京法源寺内又发现了与元代玉瓮浑然一体的原配底座。
西汶艺术网
国宝鉴定:质地是独山玉

渎山大玉海是用什么玉料制作而成的?乾隆皇帝曾做过详细的考证,提出了应是产于四川岷山墨玉之说。文史学界也普遍认为,是产于新疆的和田玉或墨玉。

2004年,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的中华宝玉石文化高层论坛上,20余名国内知名玉器考古、收藏专家经过仔细观察、研究,后认定“渎山大玉海”玉料为南阳独山玉。实际上,早在12年前,在1992年4月12日,王春云博士就在《中国文物报》上公开发表了论文《渎山大玉海及其玉料来源》,正式提出“渎山大玉海为南阳独山玉”的论断。

王春云说,渎山大玉海材质反映了玉料的来源,这对研究文物起源、文化传播和文明发展具有重要指示意义。对渎山大玉海质地为独山玉论断的提出,一方面是对之前各种说法有质疑,另一方面,是他利用长焦距照相机多角度对渎山大玉海进行放大拍摄,对大玉海照片和独玉标本进行了色泽、质地、成分和结构的点对点、色块对色块、组合对组合的详细分析,在这个基础上才得出的一个学术结论。“这次南阳考察,我对渎山大玉海玉料为独山玉更加确信。清乾隆鼎盛时期为制作《大禹治水图》玉山,把一块重达10吨的和田玉运抵北京就要耗时3年,已经是国家大事了。在700年前的元代,要把一块重达数吨的独山玉从陆路运到北京,谈何容易?看到南阳的白河直入汉水,而汉水连接长江和京杭大运河,看来,这块巨无霸是通过水路直达北京的!”

渎山大玉海是中国五千年文明史中第一件大型玉器,是作为幅员辽阔的元帝国的镇国神器登上历史舞台的,其巨大的文化影响力通过600多年前欧洲传教士的记载已经传遍世界。通过当代学者的研究,其与独山玉的联系已经昭然天下,但要揭开其所蕴藏的众多历史密码和文化密码,仍需要学者们继续努力。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