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传承者谈非遗瑰宝的前世今生

[来源:天津日报]  [2012/9/21]
80岁高龄的中国陶瓷艺术大师、德化瓷传承人之一邱双炯不久前刚刚经历了第三次手术,病体尚在恢复之中,但仍坚持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他说,继承发扬优秀非物质文化遗产这个事很重要。德化瓷经历了漫长的兴衰过程,到了明代,迎来了辉煌,这是一个积淀过程。以工艺瓷为主的德化瓷,通过郑和下西洋、海上交通贸易,从福建泉州港走向了世界。英国唐·纳利所著的《中国白福建德化瓷》一书就图文并茂地介绍了中国德化瓷器倾国倾城之精美,记述了历史上欧洲至少有三四家工厂竞相仿制。这充分说明我们那个时候走在世界的前列,我们应该充分认识这份宝贵遗产的精神文化价值。解放后,党和政府很重视德化瓷的发展研究,开办了国营瓷厂和陶瓷研究所,令德化瓷在老祖宗的基础上不断推陈出新进一步发扬光大。比如说失传几百年的明代象牙白瓷(外国人这样称,我们民间称为德化“猪油白”)恢复生产,其晶莹剔透,令人爱不释手。然而,德化白毕竟是中国民窑的辉煌代表,在历史发展过程中,德化民窑都是小本生意,出于成本考虑,其发展方向是依靠民间的聪明智慧,形成了精雕细刻、造型千变万化、独具个性的风格特征。大规模的工业化不是不可能,但有很多制约发展的因素,机械化做不来精雕细刻,难以让传统工艺美术鲜明的个性化特征得到充分发挥。所以,当代德化瓷还是应该以小型化的工艺陶瓷制作为主,有利于传承手工的优势。从明代的名家宗师到今天,德化瓷的发展应该说是方兴未艾,特别是当今德化瓷的传统雕塑仍有复苏的趋势。然而,传统的手工业作坊由于不可能有很多的原始积累,若要实现跨越发展,很难靠自己的力量。只有集中社会的人、财、物、资源等优势,才能让德化瓷有一个更好的发展平台。解放后的一些科学研究和大量创新,都是在政府的主导下完成的。特别是创新发展,必须依靠社会的力量。对此,我深有体会。比如说,德化瓷虽说精美,但规格较小。因为条件所限,历史上老祖宗做不来大型作品。而今,科技的发展突破了一些技术局限,有了微波干燥、电炉等,引进了自动控制系统,瓷窑可以自动升温、降温、停火。老祖宗就没这一套。还有很多其他新材料,老祖宗没有。我想,当年老祖宗若是有这样的条件,他们也会向前发展。所以,我们应该在老祖宗基础上考虑如何继承和发扬。我在创作过程中,大胆突破传统德化瓷30厘米至50厘米规格的局限,2008年成功制作了高达一米的十八罗汉像,大大拓展了德化瓷的艺术空间,使之从家庭摆设登上了大型文化场所的陈列展堂。后来又利用现代科技成功创作出了夜光五百罗汉。不久前,又烧制出难度很大的2.2米高千手观音像,被誉为佛教文化与德化瓷传统工艺的完美结合。我们在继承与发展德化瓷方面正在走出一条艺术瓷如何大型化的成功之路。对传统文化发扬光大的有益尝试,引起了强烈的社会反响,增强了我的信心。我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够在德化瓷的大型化研究方面取得更大的成就。他充满向往地说,我国古代有石窟,在保持文化遗产方面发挥了巨大作用。我们能不能也搞个瓷窟,保护瓷艺精品长久传承下去,也有助于传扬瓷艺文化。我有一个愿望,就是在德化的山中建一个瓷窟,并为此创作1.5米高的五百罗汉像。然而,这样的事情靠我的力量是做不来的,只有通过招商,让有识之士共同参与才能完成这个大工程。如果成功了,我想还可以搞儒家七十二贤、孙子三十六计,中华文化宝库的内涵是取之不尽用之不完的,将传统文化瑰宝变成精美陶瓷置于瓷窑,就是很有特色的中国陶瓷文化的延续,就是一种传承的升华,这是具有历史意义的。

综述:

瓷土藏量有限人才资源危机应引起重视

谈到集中社会力量传承非物质文化遗产,天津泥人张彩塑工作室主任傅长圣说。泥人张彩塑能有今天的辉煌,得益于党和政府对这株优秀的民间艺术奇葩采取保护、扶持、发展的政策,1959年成立了天津泥人张彩塑工作室,安排张家传人到工作室主持工作和教学,培养了一大批彩塑艺术传人,从此,泥人张彩塑艺术从家庭作坊走向专门从事彩塑创作的事业单位。确定了一支稳定的传承队伍。几十年来,工作室就像播种机,将泥人张艺术传播、发扬。不仅艺术创作得到了传承,而且带动了相关雕塑艺术的发展。天津蓟县著名民间雕塑大师于庆成就曾接受泥人张艺术的培训,在此基础上形成了自己的艺术风格。他的作品虽然不是泥人张,但受益于泥人张,这也是泥人张的社会意义。现在,天津的彩塑工作者很多与泥人张有着传承联系,他们都是泥人张艺术的延伸,为发展社会文化艺术做出了贡献。而泥人张彩塑工作室,则坚守着文化传承,保留着优秀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火种,并不断向着更高的目标迈进。

谈到传承发展与资源规划利用的关系,各位传承者也强调一定要将最优秀的传统资源保护好,才能发展好。邱双炯说,一个民族没有自己的文化就跟人家是一样的了,就无所谓一个民族。要振兴中华文化,必须发展中华民族优秀的特色文化传统。如何继承发扬我们中华民族博大精深的历史文化十分重要,这是我们每一位真正的非遗传承者应该考虑清楚的,是我们的出发点。我们必须拿出精品,而不是粗制滥造的东西。我们的资源应该首先保障精品创作。白瓷的工业化会造成资源问题。瓷土蕴藏量有限,我们已经在用周边地方的瓷土。我的看法,特大型的工业不太适合,但附加值很高。我们要重视矿藏调查,摸清楚家底。现在,容易“起”的原料都“起”了,剩下不多。下一步一定合理开发利用,才可持续发展。发展文化产业,搞工艺美术陶瓷比较适合,既提高了资料利用率,又提高了附加值。朱文立说,最优秀的文化遗产,一定高标准严要求制作好,一定要精,才能将中华民族自信、精神、智慧、文化、历史的丰富内涵完整地传承下来。一定不能搞滥,不能遍地都是。原料资源不是取之不尽用之不完的,一定要有效保护。我现在使用的这种汝瓷釉料用尽之后,如果没有开发出新的釉料出来,汝瓷还要面临失传的危险。他说,紫砂、高岭土等料材也有使尽的时候。明清时期景德镇恢复不了汝瓷,因为不具备这种天青瓷原料。所以,应举社会之力,尽快保护材料资源,研究如何找到新的原料,是当务之急。

另外,人力资源的危机也要引起社会的重视。邱双炯说,人才培养一定要两条腿走路,大专院校走出来的也要经过传承培养,还要当徒弟才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特点就是言传身教,有亲身实践才能有体会,有感悟,只靠书本是不行的。朱文立说,汝瓷釉料的调配处理、加热和冷却过程中窑变的掌握,只能意会,无法言传,要对传统有较深入的了解掌握。

邱双炯说,现在一些80后、90后年轻人,虽然在大专院校中接受过专业知识教育,但动手能力和意愿不强,都不想跟泥巴打交道,我们应该引起重视,把真正爱这行的年轻人引进来,给他们创造好的条件和平台。傅长圣说,要发现和培养那些酷爱非遗艺术的人才,他们才是发展的基础。要多给平台,少干预,多给机会,让年轻人发展。允许敢于创新的人出错,激发他们的热情。走不通,他们自己就回来了,不能太过于保守,要打开思想和视野,才能迎合当代年轻人的特点。人才逼不出来,养不出来。内心的追求才是驱动事业的发条,永不停步才能创造出独一无二的杰作。
页码1 2 3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