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性命相博的黑旋风艺术家张洹

[来源:艺术中国]  [2012/9/21]
[img]uploadpic/20129/2012092154775917.jpg[/img]

"水浒"中,每个梁山好汉都有着自己不凡的经历,其中形象最为突出的,第一要数黑旋风李逵了.如同三国当中的张飞,出身于草根,在狼烟四起的乱世中,敢爱敢恨,憨直鲁莽,以性命相博,拿生命开玩笑,是一切原有秩序和权威为粪土.现对于当代中国艺术圈,唯有行为艺术家张洹似能与之暗合。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没有经历真正的饥饿,很难体会底层的世界.也不能了解那些以生命为赌注,为了活命而拼搏的灵魂.张洹毕业于河南美术学院,相对于名门正派而言,没有一点根基,而后于九十年代到了京城,成了名副其实的北漂一族.混迹落魄于东村,和鸡飞狗盗,不务正业的行为艺术家,马六明,荣荣一班人等,整日作些不为人耻的,堕落疯癫的行为勾当.很快,他就意识到江湖上的潜规则,只有对艺术的热情,就是再拼命努力,没有带头大哥的赏识,永远只能默默无闻.看看"水浒"中,头次亮相的李逵,只是个监狱头子戴宗的小跟班.外表憨直的李逵有着常人没有的智慧,一听说见到的是江湖头号黑老大,及时雨宋公明时,李逵拍手叫道:“我那爷!你何不早说些个,也教铁牛欢喜。”扑翻身躯便拜。而后,为了讨老大欢心,下到江里,拚着性命般和渔霸浪里白条张顺厮打,虽说没能在拳脚上站得便宜,但在宋江的心里,落得了好印象:他生性是恁的,如何教他改得?我倒敬他真实不假。其实,身为狱卒的李逵,早就知道黑渔霸张顺,懂得江湖上的规矩,不能消灭他这个吃官饭的,更不会得罪当地黑手党魁戴宗,因此,不惜来个真真假假的厮打,博得主子的信任,看似忠厚的李逵,用了小人物的心计,一步登天,从此成了宋江的贴身护卫.当初,张洹刚到北京,身无分文,一贫如洗,要想在人精满地,大腕云集的京城,扬名立万,除了河南人的胆子和豪气之外,一无所有,因此,不计后果,以命相博,就成了他唯一的武功.马上博得策划85新潮的江湖黑老大栗宪庭的赏识,从而顺利地被举荐给那些唯恐中国不乱,四处扇风点火的外国媒体和西方评论家,收藏家.在一九九四年,他的行为作品"十二立方米"中,将自身涂满鱼油和蜂蜜,与马六名一起,满身钉满苍蝇,在肮脏的公厕中,做满一小时.究其实质,就是想哗众取宠,吸引眼球,而在当时的中国,人们思想的狭隘和关闭非常严重,能想到随意虐待自我身体,疯狂推翻传统的审美,以及人类的常识,这种狂徒,不正符合当代艺术的西方标准:独树一帜,匪夷所思.各位看官可能有些纳闷,这不是疯子艺术吗?没错,只有疯子才能吸人眼球,谁让以往的大师实在太牛逼,任你如何努力,都无法超越.要想在当代出人头地,只有琢磨新招,不断推陈出新,特别是符合那些想看阴暗面的西方评论家.要知道,整个九十年代,中国在西方地眼中的形象都是落后肮脏,而有张洹这样变着方诋毁自己,弄脏形象的,能不得到赏识和认同吗.有诗为证:

家住沂州翠岭东,杀人放火恣行凶。

不搽煤墨浑身黑,似着朱砂两眼红。

闲向溪边磨巨斧,闷来岩畔斫乔松。

力如牛猛坚如铁,撼地摇天黑旋风。

世上没有天上掉下的馅饼,任何成功都来之不易.特别是能审时度势,随着大势变幻转型,就更是过人的智慧.到了九十年代末,那些诋毁自我,暴露肮脏的作品不断增多,已经大有审美疲劳之趋势.张洹大胆的出走美国,打入敌人心脏,另开一片天地.那些惯于理性思考的人,在做决定时,总是为自己找出依据和理论,而那些凭感觉做事的人,往往依据自我的直觉,这也是科学家与艺术家的根本区别.看了张洹的作品,就能真正体会艺术创作的感性和激情.对于当代艺术的评判,最为关键之处,就在于能否直指人心,让观者的情感产生反映.张洹的每一个行为艺术,都脱不开激情与任性.细想李逵,能打动我们的,也是他的一腔热血,一番忠义,对于宋江的忠诚,可以说愚不可及,但也憨直可爱.而张洹对于艺术的热爱也是如此.至于忠于艺术,特别诗忠于西方对于当代艺术的要求,张洹可谓深的其中三味.当代艺术以反思维惯式和反审美惯式,为第一标准,追求新奇.当九十年代末,那些反复暴露中国阴暗面,迎合西方人权观点的行为,已然滥觞,而批判西方当代生活方式,关注人的异化物化,特别是绿党和环保主义极为流行.张洹以他特灵的嗅觉和敏感,再次在美国,抓住机会,连续创作了"生肉行走","和平","蜻蜓"等重量级行为作品.此外,在商业上,完全听命于经纪人,积极参与炒作,使他在中国当代行为艺术商业摄影上,独领风骚。

纵观张洹的艺术,有着一种童男的精壮和雄起的不泻感,究其实质,就是"野,生,黑".看看李逵,就知道什么是真正的野蛮:李逵听了,跳将起来说道:“这厮好无道理!我有大斧在这里,教他吃我几斧,却再商量。”柴进道:“李大哥,你且息怒,没来由,和他粗卤做甚么?他虽是倚势欺人,我家放着有护持圣旨,这里和他理论不得,须是京师也有大似他的,放着明明的条例,和他打官司。”李逵道:“条例,条例,若还依得,天下不乱了!我只是前打后商量。那厮若还去告,和那鸟官一发都砍了!”。张洹的作品"为无名山增高",以及"视窗"等当中,表达了对于文明的反动,希望回到原始,激发人的本能和野性。这种对于物质文明的唾弃,和现代理性的批判,表达了张洹的作品的感性内涵。
西汶艺术网
至于"生"的特性,在张洹的作品中,更为突出,例如"十二平方米",以及"我的纽约",可能正是来自于革命教育的东方的,打倒一切的革命精神镇住了纽约那帮文明人,他们对于这种混不吝的大无畏精神所击倒,被这顿不加调料的生猛海鲜所震撼.这种中国人内在的狠劲,羊极了咬人的疯狂,不正是当代艺术的灵魂所在吗!其实,他的内瓤是嫉妒和仇视,也就是刚刚看到腐朽的基本主义的人们,生活的兴高采烈,有酒有肉,而满脑子拯救全世界劳苦大众的我们,却没吃没喝,生活无着."水浒"中的李逵大闹东京,就是这股子邪气:却说李逵见了宋江、柴进和那美色妇人吃酒,却教他和戴宗看门,头上毛发倒竖起来,一肚子怒气正没发付处,只见杨太尉揭起帘幕,推开扇门,径走入来,见了李逵,喝问道:“你这厮是谁?敢在这里?”李逵也不回应,提起把交椅,望杨太尉劈脸打来。杨太慰倒吃了一惊,措手不及,两交椅打翻地下。戴宗便来救时,那里拦当得住。李逵扯下幅画来,就蜡烛上点着,东西,一面放火,香桌椅凳,打得粉碎。宋江等三个听得,赶出来看时,见黑旋风褪下半截衣裳,正在那里行凶。

讲到张洹艺术的"黑"特点,要看看他的作品"水痘",画面中,有着蔑视一切成规,推翻以往所有经典的气势,那种被压抑很久的底层黑暗在黑镜头前,四无忌惮,一览无遗.那时一种被压迫,被凌辱的下层呐喊。仿佛讲说,这个社会都是由既得利益集团把持,没有明天,没有技能而又目标高远的人们,似乎只有效仿李逵那种,破坏一切的精神,与人斗,与天斗,既然没有希望,那就一切灭亡。

周彤,1967年生,北京人。收藏家。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