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岳敏君直面被看跌:很正常

[来源:成都商报]  [2012/9/28]
9月26日中午,成都当代美术馆,著名当代艺术家岳敏君与工作人员行走在特别设计布置的“困”字形的展墙区内,商榷作品的摆放问题。此时,所有画作还在从北京赶往成都的途中,岳敏君背着背包,在几堵矮长的白墙间绕来绕去,碰到棘手问题时,还会皱着眉头说:“这个不靠谱啊。”

展区内迷宫式的游走方式,正是为了契合此次展览的主题———困,以及他的新作主题:迷宫。

9月29日~10月20日,《困———岳敏君作品展》将在成都当代美术馆展出。这次,观众将不再见到岳式符号的“笑脸”系列,而是画面上永远少写几笔的汉字、苏州园林等中国传统元素布成的迷宫。这些密集造型的迷宫,是否会成为他新的绘画符号?

不见笑脸:岳式符号改变?

粉红色的光头人物,一口整齐洁白的牙齿全部裸露在脸上,没心没肺地傻笑着。这个表情最为观众熟悉,它是岳敏君的绘画标志,也价值不菲。这个被岳敏君自己命名为“粉红色的幽默”,已经画了20年。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那个(笑脸)被介绍了好几十年,其实我还搞一些别的东西。迷宫以前在798的北京公社也做个展览,但像这样集中展出,还是第一次。”回顾起最开始画迷宫的原因,岳敏君说,如今说来似乎显得有点“大帽子”,他觉得人们面对的困惑和问题太多,需要一些新的方向。“我开始借用大量的传统元素,在每一个相对独立的空间里,放置传统艺术家所喜欢的题材。而这些题材到现在,几千年了,也没有改变,鸟啊,鸡鸭啊,石头啊,都跟自然有关,可说是中国艺术的一个特殊感觉,我想通过这种方式,对传统艺术进行梳理,做一次批判。”

岳敏君的批判方式很有心计,他用油画来画这些中国画,观众猛一看,以为是中国画,其实是油画,“我也是想通过这种方式提醒我们对材质的理解,使用任何材质都没有关系,只要用你喜欢的材质表达一种思想,就OK了。”

这样的迷宫,表面上看去与“笑脸”毫无关系,但在画面的背后,仍有联系。“和笑脸一样,都是极致的困境,极致的悲剧主义。”岳敏君严肃地说。

远离“玩世现实主义”的悲观主义者

已被众人熟知的“玩世现实主义”,是批评家栗宪庭于1992年初正式在文章中提出的一个专有名词,主要涉及“泼皮幽默”和“流氓文化”两个概念。方力钧与岳敏君,被认为是这一流派最具代表性的艺术家。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但岳敏君认为自己并不是“泼皮”,在充满喜剧效果的“笑脸”背后,隐藏的其实是它的反面:悲剧。“玩世现实主义,比较现象,一开始我也接受这种感觉,从画面上看似乎很贴近,但创作时间长了后发现,内在的东西可能正好是相反的。栗宪庭当时用这样一个概念,比较能让观众理解,后来我觉得我画的其实是一个痛苦的笑,创作越往后期,痛苦越极致。我不是一个纯粹的泼皮、玩世态度,笑容的内在是痛苦、矛盾、困惑的纠缠。”

在岳敏君的定义里,自己是个十足的“悲观主义者”,在他看来,《迷宫》也是悲观的。他故意运用水墨方式把传统符号禁锢在自我设定的迷宫中,表达因长时间纠缠于某种方式而被困住了的迷茫。但最终有观众看到了别的含义。

“有个法国的朋友看了我的画说,你画的这个迷宫,不也是在探索一个出路,一个希望吗?我也才猛然发现,这些画,其实也有这个意义在。所以说,需要观众自己去思考去解读。创作是一个探索过程,你会在自己的坚持中,对主题的认识越来越清晰。”岳敏君说。

有人担心,除去“笑脸”符号就不是岳敏君了,他毫不在乎。岳敏君说,他对自己最重要的描述是:艺术家应该是多线索的创作,可能交叉,也可能平行,是打破一种线性的时间的创作。所以,不管是“笑脸”,还是“迷宫”,都是交叉进行,用岳敏君的话说,是随机的,反逻辑的。

直面“看跌岳敏君”:这事儿挺正常

2011年11月,顶层杂志推出“看跌岳敏君”专题,标题触目惊心,触动了藏家们的心脏,以及市场上的岳画价格。最近,随着顶层杂志团队集体离职的消息在微博上传出后,“看跌岳敏君”的话题再次被传播、议论。而在被置于风口浪尖一年后,岳敏君也回应了对此事的看法。

“价格当然受到影响,但你在乎有什么意义呢,我并不是一个操作者,它是市场的产物,你特别在乎,绞尽脑汁,特别焦虑,睡不着觉,也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如果你满不在乎,也是不可能的,因为信息天天灌输给你。”岳敏君说,这事儿挺正常,他希望各种信息、各种怀疑、各种批判、各种态度都存在。很多人一听说自己做得不好,不爱听,但他觉得正因为有了这些东西,使事情变得更加复杂、混乱,才有助于每个人用自己的思维去理解、分析,有助于他“动脑筋”。

“对于我来说,艺术家更关注自己的创作。作品进入社会,进入商业的环境,必然会有各种各样的声音在里面,抱着各种各样的目的。我很庆幸我能获得这样一个机会,这是社会赋予给你,可以真正在这个社会中被讨论、检阅,你的作品到底是怎么回事。

中国当代艺术F4?这个称谓很“傻”

岳敏君是“中国当代艺术F4”的一员,尽管他自己觉得这个称谓很“傻”,“我并不靠这个东西成为什么样的人,只希望通过自己的创作达成我对这个世界的理解。这个对我是最重要的,如果离开这个,可能我创作的理由就没有了。艺术家可贵的地方就是保持一种吊儿郎当的、纯粹的感觉。”

在岳敏君的逻辑里,人类的困惑正是这样,既能保持人的舒服状态,还要继续发展,不能懒惰。但一干活,就肯定充满了竞争、矛盾,人人都想创造财富,向钱看。“我应该想办法摆脱这个逻辑,不是彻底摆脱,但最好达成平衡,让我自己能够更自由一点。控制自己对物质贪婪的需求,把自己放置在一个想象的空间。这就是一种困境,没办法摆脱。”
西汶艺术网
(向晨晨 何彬)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