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画家刘小东:了解中国人生活状态的窗口

[来源:艺术中国]  [2012/10/16]
[img]uploadpic/201210/2012101645641893.jpg[/img]《新周刊》封面报道《疼痛》

刘小东在画中国。

“我可以非常有把握地说,世界范围内,画人物那么好、那么有力量,我看不出现在活着的还有谁。”陈丹青说。

刘小东画的“大都是历史的匿名者,他们是人群中的人”,汪民安说:“如果后世的人们要从绘画中去了解20世纪末期的中国人的生活状态的话,他的作品毫无疑问是最重要的窗口。”

中国在改变,中国艺术家也在往前走。刘小东离开画室,走到三峡、金门、青海、西藏、北川、太湖、新疆,现场写生。他说:“我只是跟着这个社会一起纠结,一起想不通,于是奔赴现场。”

艺术家是最古老的自媒体,他报道现实的苦痛,更报道心灵的探险。他不是复制新闻事件,而是凝固历史时空中微妙的瞬间,为这个时代留下有意味的人文景观。

社会和个人都有许多可言说与不可言说的疼痛,艺术家就是社会的痛感神经,直面真实,绝不甜美,但有力量。看刘小东的画,你可以读出现实中国的各种隐喻,也可以什么隐喻都读不出来,只是简单地受触动、受刺痛和受启发。

我们总是纠结在时代的正题与反题之间、痛并快乐之间、记忆与遗忘之间。面对现实和真实,是一种勇气,也是一种选择。

假如你对真实视而不见,早晚有一天,它会粗暴地糊在你脸上。

一个社会学者眼中的刘小东

艺术家就是社会的痛感神经

艺术家就是社会的痛感神经,直面真实的痛感神经。假如没有敏感神经,虫牙不痛不痒就会烂掉,直至整个牙床溃败。

文/肖锋

艺术家不能不求真实。艺术家就是社会的痛感神经,直面真实的痛感神经。假如没有敏感神经,虫牙不痛不痒就会烂掉,直至整个牙床溃败。

无论是当红画家的“玩世”与“波普”,还是新生代艺术家的玄幻与虚拟,都是在逃避,逃避真实。我们的画家,不复有敏感与疼痛,也就不复有震撼,不复有反思,他们娴熟地玩弄笔法,一幅幅复制符合市场口味的符号化作品,一麻袋一麻袋地收钱。

由此,刘小东这样直面真实的画家就有了特别价值。

这是个应该出《人间喜剧》的时代,我们却出不来巴尔扎克;这是个应该出《百年孤独》的时代,我们却还没有马尔克斯。

同样,中国当代艺术市场虽屡创新高,又有几件提出了沉重的时代命题?

真实是简单的,是赤裸裸的。越简单、越赤裸裸的越有力量。

热衷画“裸山系列”的云南艺术家罗建华提问,人们为什么一到云南就去版纳,去大理丽江,去腾冲,而不愿去昭通?因为人们都喜欢追求甜美的东西。昭通的壮烈、严酷是人们刻意回避的,因为它带来痛苦。我问他为什么要画裸山系列,他说因为它们代表了人类与自然的纠结与痛苦。

罗说,假如你画画时心里想着张老板、李老板,想着能卖多少钱,你肯定画不好。刘小东同样说过,“今天富起来,有的人脑子全被钱给洗干净了”。画画就是到自然面前,与她面对面地交流。所以罗建华佩服刘小东这样还在用勤劳去写生的艺术家。

刘小东所以成为画界一个现象,一是简单直白,越简单越有力量;二是实地写生,田野调查;三是有坚持,不走潮流。第二点尤其值得新生代画家参考。

看刘小东的作画纪录片,我就想这个拿着相机、皱着眉头满世界乱转的男人在干什么。原来他在做社会学的田野调查。毛泽东《中国社会各阶层分析》是田野调查的结果。邓小平“文革”下放江西也是在做田野调查,那段经历对“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改革方针有重大影响。台湾首富王永庆少年时卖米,能统计出谁家的米缸快没米了,他比那家主妇更知道他们家的实情。刘小东就是用勤劳的双腿和艺术家的直觉在做田野调查。这是接近真实最好的方式。

“任何时代的艺术家都跟这个时代有关系。艺术家介于媒体工作者和思想家之间。社会上发生一些事情的时候,你们媒体可能是第一个冲到现场的,这是你们的工作。艺术家可能是稍后的,他不用第一时间出现在第一现场,他通过回味一点点地呈现,……用艺术去凝固这件事”(刘小东)。阿城说刘小东,“每到一个地方就能很快抓住那个地方的质感,这就是一种艺术家身上的动物性——直觉”。

2008年刘小东在甘肃天水混迹于马贩子中,之前是与三峡民工,之后是与新疆采玉工打成一片——他说他喜欢劳动的人。因为这些人真实不装。

穿透表象,凝固真实,需要勤劳、直觉,还需要一定的社会学想象力。在刘小东的《易马图》上,有“共产党宣言”、“控制论”、“熵”、“诗经”等字样。我靠,这哥们在干吗呢。我只能说,他在做社会学研究,用画笔、用汗水。

生命力永远是生活的主题。“你瞧小朱,瞧这大屌,他一脱衣服,他的生命力是掩盖不住的。就像树一样自由生长。”刘小东喜欢画抡大锤的民工,虽然他们不知道更大范围的悲哀,但他们特有生命力。这赋予他的油画饱满、激情和青春。

在甘肃,刘与马贩子席地而坐,贩子告诉他:“马,是有灵魂的。”肉体与灵魂,人类与动物,这是他的主题。他的为人就一个词:“简单”。交朋友最看重也是诚实。诚实就是让生活简单的最好办法。诚实也是一种力量。
西汶艺术网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