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余德耀:当代艺术无真假有真伪

[来源:艺术中国]  [2012/10/22]
[img]uploadpic/201210/2012102238253701.jpg[/img]余德耀
西汶艺术网
记者:您说过当代艺术没有真假的问题,但有真伪,如何理解?

余德耀(微博):古代艺术品是有真假的,有赝品,但当代艺术没有这个问题,很多艺术家还健在,可以去问他们。但是当代艺术有真艺术跟伪艺术的区别,也就是是否可以称为“当代艺术”的问题。现在创作的一些字画作品,被叫做当代水墨,其中很多并不具有当代的观念,只是古代艺术的延伸,跟当代没有关系,是传统水墨。我认为艺术的独创性非常重要,当代艺术必须有当代的前卫、创新的观念,具备时代精神,这才称得上是当代艺术品,否则就是伪当代艺术。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记者:怎样的艺术品是真正的当代艺术?

余德耀:伦敦奥运会的开幕式就是一个例子,反映了英国的当代风貌,而中国的闭幕式主要是古代的元素,当代的故事在哪里?一件艺术品到底是不是当代艺术品,藏家往往很纠结。很多艺术家也面临这个问题,有时候不是我们这一代人能够评论的,是后人的事情。当然我很自信,我放在美术馆的艺术品应该是可以经得起考验的。

记者:您选择上海来作当代艺术收藏的原因是什么?

余德耀:相比立足于现成的地方,开拓新的领域让我觉得更为刺激。上海藏家底蕴都很深,虽然很多是收古代的东西,但对当代艺术接受比较快。上海这边的区政府一直很支持我们,希望把当地打造成文化走廊。我们的美术馆将会是上海一张很亮丽的文化名片。
西汶艺术网
记者:您当时设置美术馆的初衷是怎样的?

余德耀:从开始收藏到办美术馆是一个逐渐的过程。在收藏方面,我希望被尊重,最高的境界就是走向国际,得到世界范围的认可。所以就从一个普通藏家慢慢演进到兴办美术馆。这也是爱和分享的表现,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把藏品呈现出来,和公众分享,希望我们能够激起人们的兴奋感,带来精神层面的愉悦。我接下来的人生都会继续收藏,这让我自己很开心,同时对文化的传承和大众的精神生活有贡献,何乐而不为?

记者:是什么机缘让您从经商转到收藏了呢?

余德耀:现在艺术品越来越贵,只有富豪和企业家等才有经济实力购买一些比较好、比较贵的艺术品,这是事实。我个人收藏和教育背景有关。在印尼的时候,购买了一些木雕和油画,作为家中的陈设,后来有朋友建议我要收藏当代艺术,有艺术价值和投资价值。我就开始研究,逛画廊拍卖行,接触一些艺术家、策展人,通过赞助一些活动,接触了不少美术馆、基金会的人士。逐渐的圈内就开始注意到有一个叫余德耀的,购买了不少当代艺术品,尤其是一些西方人都不买的艺术品、比较前卫另类的艺术品,我都买了,大家就开始关注。

记者:您2005年来上海进行收藏的时候,对当时的收藏市场有怎样的判断?

余德耀:我对收藏市场都是顺势而为。2008年经济危机的时候,刚好有很多装置出来,陈箴、黄永砯等等,我当时买了很多。很多博览会我买很多东西是在后面买,不是在前面买,有的画廊老板听说我喜欢这个艺术家,就给我看他(她)最好的东西。这就是我累积的优势,我能够拿到最好的东西,当然价格方面他们也会给我最好的价格。当我有这种待遇的时候,我心里就开心,越开心走得更远。我希望能够更多的传递这种正能量,让当代艺术将会被认可,被认可以后艺术家和市场会做得更多,形成良性循环。

记者:您的基金会、美术馆收藏体系的建立过程是怎样的?

余德耀:2008年底我在印度尼西亚开了一个美术馆,本来只是想开一个小空间,请朋友喝喝酒,把我的艺术品变成一个私人观赏的场所,就满足了。但在装修的过程中,逐渐的我希望能够传播更多的中国文化。所以建了美术馆以后慢慢的做更多的收藏,看到很多国外的私人美术馆和基金会,我就很羡慕,希望我也能够像他们一样。我不甘心死了以后大家把我忘了,有多少人能够记得曾祖父的名字?如果我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商人,我的财富交给我的子孙们花天酒地,过了两三代谁是余德耀都不知道,就很没有意义。我希望自己做的事情可以影响子孙后代,让他们成为备受尊重的收藏大家族。在国外,百年历史的收藏大家族很多,备受尊重。是否能够做到要经过时间的考验,我希望让时间来检验一切。

记者:今后当代艺术品的价值将得到怎样的认同?

余德耀:当代艺术品就是未来的孤品。我相信80至90年代的东西,在未来将是最稀有、最贵的,最会被认可的。而且将来收藏的主流将是当代艺术的主流。全球范围来看,那些能够买得起艺术品的人,多数是受到外国教育的,很多年轻一代的收藏家还没有出现,他们将会主宰整个我们的收藏文化。西方的奢侈品正在被年轻一代追捧,而现在玩传统艺术的人都是老一辈的人,藏家代际的转换正在发生。

记者:您如何平衡收藏和投资?
西汶艺术网
余德耀:第一次买艺术品肯定要考虑保值增值,但后来我更看重艺术价值,贵的也买,便宜也买。很多国外大的装置,一般人不敢买,我买了。徐冰的《烟草计划》已经在那边八年,没有人买,我买了。我买这些东西可以回答你我到底是买是为了投资还是为了艺术,为了美术馆?这些作品都是美术馆级的,但都是很难卖的,比如Fred Sandback的《无题》。我所收藏的东西,其实很多花了不少钱,是没有市场的,像徐冰的《烟草计划》每次展览要买六十万的香烟来做。

很多大房产商是圈地以后建立一个小美术馆,没有藏品,目的就是圈地,但是我们是为了美术馆在找一些项目,比如说精品店、艺术家工作室、餐馆等等,对房产商来说是又辛苦赚钱又少的东西,但是如果我们把这个品牌建立好了,把那个地方变成聚集人气的地方,将来对美术馆的贡献是很大的,所以我们不是为了找钱建美术馆,我们是为了美术馆找钱,是完全不一样的事。我相信未来中国的美术馆会如火如荼的生长,真正有权威的、资金雄厚的一批人士还没有出来。

记者:您会实现以藏养藏的模式吗?

余德耀:应该不会,因为我们基金会是这样的,基金会是我个人的收藏,美术馆的藏品将是由学术委员会挑选的,只要这个作品放在美术馆,这个作品就是永久性收藏,不会动,但是没有在美术馆展览的东西,这个是我基金会的藏品,怎么处理是我个人的事情,因为我不能强迫我的独立学术委员会来顺应我的要求,我答应过他们。为什么他们很认可我,因为我在这个方面非常尊重他们的独立性和专业权威。

记者:现在您有作品送过拍吗?

余德耀:最近有几张。当时为了买几张有历史意义的东西,因为价格太高了,所以拍卖行说你就拿一部分藏品和一部分钱来换。

我不是开银行的,钱对于我来说也是一个稀有资源,所以我必须要合理的分配。但是我敢肯定的告诉你们,美术馆展览的东西将是永久性的东西,其他基金会的东西,我会进行调整。并不是说作品不好,不好我不可能买,只是调整、割舍,但是我真的是很少出,这是很特例的一个方法,因为我去年刚刚花了这么多钱,前年花了更多的钱,我今年就采用换取的方法,几幅作品再加上钱,这样我就比较轻松了。美术馆的经营要花很多钱的,建美术馆就是一个几千万的事情,维护、运营还没有算,所以对于资金的使用我很谨慎。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