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Shepard Fairey:历久不衰的OBEY

[来源:艺术中国]  [2012/10/30]
[img]uploadpic/201210/2012103034131289.jpg[/img]Shepard Fairey的作品

Obey运动可解释为一种现象学实验,现象学的首要目标便是要唤醒人们对环境的惊叹。Obey运动试图激起人们的好奇心,让他们对该运动和自身与环境的关 系提出质疑。由于一开始会不习惯看到动机不明的广告或宣传,但是在频繁地接触新奇的Obey广告后,会促使人们思考,或许也有可能引发些许挫败,但是却也 能唤回观众对细节的洞察力和注意力。
西汶艺术网
Shepard Fairey应该不需要多做介绍了吧!如果你在街上看过这样的贴纸:一张Andre the Giant(安德列巨人,摔角明星)的脸,下方有OBEY字样,那么你对他的作品应该不陌生。他创造的这个图像以其特有的方式风行全世界,停止标志和商店 橱窗上的油印贴纸、广告招牌上的巨型海报、涂鸦和刺青,非法制造的各种版本更是源源不绝。它已悄悄融入我们的文化,侵入我们的生活领域,它让我们对所有事 情提出质疑,这也正是Shepard想要传达的讯息。有趣的是这整件事其实是个街头媒体实验;将近十六年来,几乎全世界的人都在不知不觉中成为 Shepard现象学的实验对象。

以下文字摘自 PlayTimes No.15 部分内容

Shepard Fairey 访谈

你是如何成为现在的Shepard Fairey?这一切又是如何开始的?

伴随我成长的是滑板运动和庞客摇滚乐,我对这类的贴纸、模板、T恤图案情有独锺。我年轻时,喜欢以手绘或模板作画、自制T恤。所以大学也选择艺术学校就读。

大一的暑假我到一家滑板店工作,把自己的手绘T恤和贴纸放在店里寄卖。有个朋友想学贴纸制作,我翻遍报纸找了张Andre the Giant的照片,觉得很有趣,于是建议朋友把那张照片做成模板,但他说这么做很蠢,不过我还是觉得很有趣,所以做了张贴纸开始四处张贴,贴在滑板公园、俱乐部、市内各处的停止标志上,接着,报纸报导了这件事,开始询问Andre the Giant贴纸是怎么回事,这也让我兴起了从事街头艺术创作的念头。

我的灵感来自涂鸦,其实我不算是涂鸦艺术家,比较象是滑板族。我开始制作那些贴纸时,发现它引起很大的反应,贴出去的贴纸愈多,引起的反应就愈大,人们也就愈好奇。这个创作从无到有,我一直很喜欢这个构想,这也就是故事的开始。

年纪稍长后,我开始应用Andre the Giant这个图案,把它简化成今天随处可见的Obey图像。我把这个图案运用到所有的创作上,并且将以往的作品修正成为更完美的艺术品;另外我还是继续 制作T恤,因为贩售T恤的收入可用来支付我贴在街上海报所花的费用。这是个不错的策略,张贴了这么多贴纸和海报,总得卖些东西来赚取收入。

当我以街头艺术家的身份逐渐打响名号后,愈来愈多人想找我设计,象是T恤、唱片包装、商标等,我就这样踏入平面设计的圈子。

Obey运动已使大众逐渐体认到强大的品牌意识,Obey贴纸及海报成功地散布这个荒谬的讯息,这是你本来的目的?还是无心插柳?或两者皆是?

一开始,只是个玩笑,但后来发现人们在公开场合看到的多半是广告,当他们看到某样东西,却不知道它在广告什么时,更能引发他们的好奇心。 Obey运动利用了人们的品牌意识,他们总认为每样东西都是要促销某个品牌,他们想知道Obey到底在为谁打广告。Obey的神祕性让它掌握更大的力量, 因为人们想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因此虽然Obey的本意并非品牌广告,而是研究品牌意识周围的所有变量,但它却快速朝向广告发展,并影响它势力所及的所有 人。我问我自己这是怎么回事,答案就是你在公开场合看到的每样东西都是广告,Obey运动其实是广告的替代品,它在广告上打了个大问号。

你的作品横垮街头运动与企业识别标志,评论家认为你跨越界限破坏了作品的正统性,你对这点有什么看法?

街头艺术是接触大众的工具,它无需经过任何人审查,但它只是昙花一现,无法持久。单单街头艺术无法成就一份职业,因为街头艺术只会花钱,不 会赚钱。我现在的工作,可以让我维持一间收入不多的展览馆或是一份不甚畅销的杂志,用来促销我喜欢的东西,并创造一个创作者得以成长茁壮的空间。如果我只 从事街头艺术,我绝不可能做到现在这样,对我而言,这是我生活的能力,我用我自己的方式生活。我仍视街头艺术为宝,也仍从事这方面的创作,街头艺术不只是 踏脚石,但它不会让你留名青史,我做的这些事是为了投资我的未来,除了现实的因素,我还考虑到我个人想拥有充满创意的生活方式以及我的同事。那些说我搞破 坏的人实在太天真了,他们不了解这个世界运作的方式。知道创作者生存不易的人不会说这些话,因为他们能够看出我正用自认为合理的方式寻求平衡。

2003年发生了什么事,让你决定设立自己的工作室?能不能请你多介绍一下Studio Number One,以及你在那里的作品?

1990年代中期,我应邀从事平面设计,当时我还不知道如何使用计算机。我在1996年搬到加州与朋友共事,他叫Andy Howell,是位职业滑板选手,也是New Deal Skateboards and Element Skateboards的创办者之一。我搬到加州在他手下工作,还有另外一位Dave Kinsey,他当时在另一家滑板公司担任设计师,我们三个就这样开始筹备我们的商业平面设计作品集,而我也开始向他们学习如何使用计算机。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