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巫鸿与夏小万谈生活灵感和创作

[来源:艺术中国]  [2012/10/30]
成长环境和内向性格

巫: 我是做美术史的,希望利用这个机会和你仔细交谈一下你的成长历程,从头谈起。这个展览虽然有一个固定的题目,但也希望能够从中反映出艺术家整个的背景和艺术发展的全过程。我想我们首先多花些时间谈背景,越细越好。然后再转入这次展出的作品《空间绘画》。

夏: 那让我好好想想吧。

巫: 首先的一个问题是,你从小时候是怎么喜欢画画的?

夏: 一开始只是喜欢画,也喜欢音乐。我在北京出生,父亲曾是总政合唱团的指挥,母亲是歌唱演员。父亲年轻时在南京林业大学读本科,当时也参加了一些反蒋学生运动,后来在国民党撤退时跟家庭失散。爷爷是国民党官员,就带全家去了台湾。父亲留在了大陆,后来就参加了解放军,进了部队话剧团。最早是当话剧和歌唱演员,到了五十年代才跟东德专家学习的西洋音乐指挥,后来就做了总政歌舞团的乐队指挥。母亲是沈阳音乐学院科班出身,唱西洋美声的,毕业后直接分配到了总政歌舞团。文革之后,1969到1970两年,受父亲出身拖累,全家从总政下放到杭州的富阳镇武装部,那还算是照顾我父亲,让我们回了老家,父亲的祖籍是浙江宁波。小时候我对音乐有兴趣,但下放后就不可能学音乐了。画画当时还没有提上日程,从小我就喜欢画画,但并不清楚今后要从事这个职业,因为那时候没有这个职业的概念,就是喜欢画,完全是本能的喜欢。

巫: 看来你的成长和家庭的变化有关系。到了你能听音乐的时候,却已经没有音乐可听了。

夏: 对。我是1959年出生的,文革的时候6、7岁,那时候已经没什么音乐了。起初在家里还能弹弹钢琴,被下放以后就整个跟音乐没关系了。

巫: 那你是在部队大院里长大的了?

夏: 对。小西天一号,解放军总政治部大院。部队大院环境封闭,等级分明,不同等级的人住着各自等级的房子,做着各自的事情。在大院里面很难接触到市民生活。

巫: 你小时候喜欢画画,大院里面有画画的环境吗?

夏: 没什么环境,一群孩子整天就是胡玩。大人经常出国访问演出,之前之后都需要去高院(高等军事学院)集中上学习班,孩子们由团里面集中找一个人看管,我那时候经常逃学。文革下放到南方以后,就更没什么学画的环境了。

巫: 你有兄弟姐妹么?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夏: 有一个哥哥,喜爱文学和诗歌。全家一起在南方待了两年。记得我父亲到杭州以后,被调到临时组建的一个宣传队里,扮演京剧样板戏里的一个反派角色。我就跟着戏班子到处去演出。江南水乡,政治空气不浓,完全是平静的田园生活。

巫: 那时候开始画画了吗?

夏: 没有。但记忆里第一次写生的尝试就是在那时候。完全是无意识的,在一个本子上画了从家的木楼窗户望出去的江南小镇的屋顶。当时心里挺失落的,从北京来到了这么一个偏僻的地方。居然能把远处的革命歌曲也听成了忧伤的音乐,人不大,多愁善感。记忆里有这么一次,但是没有坚持。

巫: 那是不是小学三、四年级的时候,从城市搬到乡村的反差造成了这种失落?

夏: 对。孩子在环境改变的时候会有恐惧的心理,一种被丢失的、遥远的感觉。

巫: 小时候你的性格很敏感吗?

夏: 有一点孤僻、自闭,但不完全封闭。我跟着大家玩,跟着听,但是不直接参与。自己有自己解决的方式,上小学的时候就经常逃学,爱到太平湖玩。

巫: 谈一谈性格的这块领地吧。艺术有时和艺术家的性格有关,有时和环境有关。部队大院这种环境跟你的性格有关系吗?我印象里的大院都是孩子挺多的,一帮一帮的,也都挺强势的。

夏: 这些孩子集体意识特别强,都很自复,也又都爱扎堆儿,一堆儿里面有大有小,我永远是后面跟着屁颠屁颠玩的。后来到了南方就完全不是这种环境了,那里一切都很陌生,有点破破烂烂的。孩子们脏兮兮的,还骂我们是“北京赤佬”。原来是在军营里,这时完全接触外界了。在浙江乡下这两年对我情感的成长是有作用的,好像是给我提供了一个可以逃避的内心角落。从审美或者说情趣上说,可能有点接近过去的文人,找到一个没有风浪的、逃世的地方去躲避。

巫: 就像是传说中的桃花源,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

夏: 是那样一个地方。两年后,1972年,全家又回到了北京。但父亲回不去总政,被调到了铁道兵文工团,于是又住进了铁道兵司令部大院——又回到部队大院去了。那里是一个军队大院很集中的地方。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巫: 现在我们谈的是文革后期的事情了,你进入中学了。讲讲中学的状态。

夏: 因为我的文化课落下的太多,所以开始恐惧文化课。语文还好点,因为死记硬背的少一点,而数理化简直就是恐怖。一直苦熬到了高中。其实那时候学校里的教学受政治运动冲击,文化课一直抓得也不紧,我算是躲过一劫。初三的时候,有个新的政策,就是,如果家里有两个孩子的话,有一个孩子可以在北京继承父母的岗位。那时候,我父母开始想到,我是不是可以学画画,如果学成,将来还有可能留在文工团里做美工。干脆拜师吧,我在那之前一直还只是兴趣。
西汶艺术网
开始学画
西汶艺术网
巫: 这是什么时候?

页码1 2 3 4 5 6 7 8 9 10 11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