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夏小万和栗宪庭的对话

[来源:艺术中国]  [2012/10/30]
栗宪庭:特像一个幽灵一样,漂浮着,也不知道是世间还是另外一个空间。

夏小万:实际上在我当时我自己的意识里面,这些我并没有说套用一个幽灵这个的概念,就是我把它理解成是一种生灵的状态。就是人的生命的一种形式。这个生命形式不是现实的真实的形态,而是一种自由的形态,所以说里面饱满了这种的生命活力,但是它的形态是一个自由生生长,所以我为什么对巴洛克的概念比较感兴趣,它是一种自由形式。音乐里的巴洛克实际上是一种自由形式,一个代表性的概念。

夏小万:那时候我画了一些,尝试性的一根线条不能间断地在画,重复成百上千遍以后,最后形成一个模糊的一个形态,一个与人形有关的形态,形成这样一个形象。我根本没有设计,或者说模模糊糊的,大概的一个形象,只有到最后完成了以后才知道,原来画出的是这么一个形象。那个时候是有这样一个想法。
西汶艺术网
栗宪庭:那时候看了一个批评家提名展,那时候我写了一篇文章,我当时把你和戈雅做了一个比较,我不知道你和戈雅有没有关系?

夏小万:关系非常大。因为戈雅他虽然也是在讲故事,但毕竟有很多文学性的东西在里面,但是他借用了很多神话这些东西,他的形象的这种想象力,对形象的塑造是很开放的。

栗宪庭:笔触很激情。

夏小万:而且他的形象的借用,不仅仅是局限于人,现实当中人的形态,他可以把打开的,就是说可以把所有生物的形态,都可以作为他的人形塑造的一个依据,所以他这一点对我的影响还是挺大的,就是我在画一个人形的时候不一定只针对他的现实的人的规定,人的社会的规定,或者是我们经验的,或者是功能的这种认识概念上的规定。而是说他完全是作为生命的一个形态去理解的,很有意。

栗宪庭:出版率最高的那张《漂浮在苍穹》。

夏小万:这个时期的后一个阶段,相当于这个时期,一个比较清楚的,就是你说的《空想天穹》的时期,像《多么悲伤》《告别母爱》那个时期呢,实际上就是后89’展览的那批画,那批画是一种,那个时期的一个代表性,就是它比较清楚了,你在借用人形来象征一个什么意思,它的那种精神性和情感性和背景的结合。

栗宪庭:借助的人都有一种象征或者是咯灵魂,或者是瞎子,整个画面就是处于比较暖颜色的,很幽暗的,但是突然某一处有一个很亮的光,你始终的画面有这样的元素。

栗宪庭:你那时候整个画面有两个东西给我的印象很深,一个是画面始终在笔触上一直有激情,但是形又非常非常结实,团块形形象,这两个东西对你是什么样的?

夏小万:因为不现实嘛,我的现实基本上是以我自身的对生命的敏感来主导,所以我觉得身体的敏感是很强大的。在我看来这是一个根本性的东西,因为我看别的再有生命力的事物,我可能都不能够那么体会。

栗宪庭:激情和那种生命的力量,生命的力量在你寻找的画面中非常强有力,大躯体,大团块的躯体,你甚至把身体的躯干部位很强烈,把手和身体都弱化了。

栗宪庭:不管手怎么扭动,它整体的大团块一直存在。
西汶艺术网
夏小万:包括那个时期,比如对人形里面的男性、女性的差异都不大,因为已经跟性别没有什么关系了,那就是一个生命的形的代表,一个依托。

栗宪庭:箭楼给我一点印象都没有,那时候我去箭楼几次,但是对那个时期的创作我没有留下印象。

夏小万:对,因为那个时候是我的一个非常难受的一个时期,我选择了一个要贴近现实经验,那我就拼命从现实里去挖掘可以表述的内容,结果我发现我是一个最不会讲现实故事的人。没有把握现实的头脑。或者是经验系统都没有,不具备。所以那个时候画的那些东西就非常困难,自己往紧里走。画得很紧。

色彩也是找不着有情感的那种色彩,那个时期画了相当一段时间。

栗宪庭:到了后海又画了色粉,开始有一些特别的角度,那个时期好像,所有的那一批画里都是从上面看下面,一个非正常的视角。

夏小万:那个时候就开始喜欢这个,因为我毕竟我还是从这个,我讲一个现实故事我讲不了,但是我可以让这种形象,让它能够让我们感觉到它有一种新鲜的感觉,新奇感,这种新奇感就是所谓的陌生感,陌生感我们就会更多地去体会,这个生命存在的状态,而不是说这个思想概念。

栗宪庭:就是这个人不属于现实里面日常看到的人。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夏小万:对,实际上还是回到了生命形式,这个大的的针对性上。

栗宪庭:那个时期做过一个展览,在今日美术馆(微博)。

夏小万:对,很多小纸上的东西,都是那个时期画的,有色粉,大量的色粉,更大量的是这种小素描,那时候一直在琢磨“形”来源的问题。所以这个时期非常长,我做过各种各样的尝试,比如关于形的定式怎么形成的,关于这个定式的引用又是为什么要是这么单一,它有没有可能去破除这样的单一引用,我做了很多尝试。

栗宪庭:

再想想这个时期持续了这么长,画了多一大批的东西,你除了就是想从形式上找到一种特别的非正常视角之外的,你内心想要表达什么?

夏小万:因为这个时期应该说在当时我自身的一个状态,我再做这个油画的这样一种主题性的表达,已经不可能了,我自己画不下去了。我再画的时候没有任何的冲动,我在原来的那个系统里面,我没有任何一个地方能让我感觉到有激动我的动力,没有了。所以把这些放弃,彻底地放弃了,我回到了我可以始终不断做的一个事情上面,就是勾描这些形,就是主观臆造各种各样的形。所以浙东东西当时对我来说,并没有一个思想根源,没有深刻的思想根源,它就是一个,纯粹是一个寄托性的东西。就是我可以跟着走进去,我可以迷失进去,我不需要清楚。

页码1 2 3 4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