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文玩收藏将成另一价值洼地

[来源:西安晚报]  [2012/11/13]
[img]uploadpic/201211/2012111346681069.jpg[/img]清代手玩核桃(一对)

[img]uploadpic/201211/2012111346684013.jpg[/img]清代象牙毛笔

[img]uploadpic/201211/2012111346684473.jpg[/img]黄花梨瓜棱围棋盒(一对)

明代龙纹紫檀笔筒

文/图 王歌

艺术品市场我们习惯性上将除书画、瓷器这些主要品种外的其他艺术品种类,统称为“杂项”,主要包括金属器、玉器、竹木牙角雕以及家具等。台湾艺术商人陈仁毅告诉笔者,倒退二十年,这些竹雕、家具都是非主流艺术品类,都不值什么大价钱。但是转眼到了今天,这些昔日的非主流艺术品已然在拍场上演了重要的角色。2012年春,台湾简松阁藏的明紫檀笔筒便创造了4800万的高价。今年香港苏富比(微博)秋拍,瓷器及工艺精品专场共成交3.78亿港元,其中一黑漆嵌螺钿的香几以1400多万港元成交,位居那一专场的第五位。不久前,嘉德明清古典家具夜场总成交66,759,800元,成交率73%。其中,一件估价3至6万的紫檀笔筒最终以40.25万元成交。
西汶艺术网
业内分析

刚性需求=精神需求

“杂项”是一个过于笼统的称谓,台湾艺术商人陈仁毅说:“其实我很不理解杂项这个称呼,西方就没有,英文通常叫做工艺精品或文房用器。杂项最早是民国时期琉璃厂叫出来的,但其实是对器物类艺术品(除瓷器)的一种不尊重。我们一般传统上将艺术品分为两大类:宫廷系和文人系。宫廷系的艺术品在前几年价位已经达到相当高度。这几年又开始对文玩、文房概念进行炒作。我觉得所有的项目你去炒,都还情有可原,但是文房,文人用器部分一般都是重品位的,它跟名利避得很远。可是你看2005、2006年以后几场专拍都是拼命地玩包装、玩上拍宣传,最后呈现出来文房的收藏一定是扭曲的。如果说文房市场曾经带动一个文人的生活导向,文人的用器以审美品位高而获得青睐,但炒作使被倡导的文人新生活的革命刚要开始就被这几盆水给浇灭了。其实对整个文房收藏的生态是非常不可取的。”

同样是以杂项经营为主的杨先生,表述则更为直白:“对于传统藏家来说,只要喜欢就会去买。他们只要吃饱了、穿暖了就会去收藏。那是他的一种需求。‘艺术品’说白了是精神粮食,对他们来说这是最重要的东西。今天的市场完全是因为很多新来的投资者进入市场之后,把传统藏家给边缘化了,觉得他们买不到好的东西了,实际上就是一群门外汉在买东西。现在市场上钱紧了,泡沫破了,他们也就不得不离开这个市场。但是对于传统藏家来说,他们还是一直在买,他们买是非常有目的性的,为自己喜好而收藏或者为研究。”

很多业内人士也一致认为,其实市场回调对于艺术市场的健康发展来说并非坏事,因为经济的回调震走了很多投资客,剩下的则是更为纯粹的收藏家,使得整个市场趋于理性。

行业声音

坚守艺术品市场 两大支点是其立命之本

在市场走过了二十年之后,现在很多藏家在逐渐回归理性,也开始强调人文情怀。这就直接促使了近年来诸多拍卖公司推出文房专场,一些文玩摆件也获得上佳表现。但如果说,瓷器中明清官窑精品永远有人愿意接盘,或者说近现代书画中一线名头的作品永远是市场主力,那么在文玩杂项中你永远找不到这样的答案。

“什么样的艺术品对市场来说存在硬性需求?这个问题不是能够以所谓‘版块’来划分的。媒体喜欢去强调这些,但其实这本身是个错误的命题。首先,杂项本身就是个概括性称呼,包含了玉器、家具、印砚、竹雕等等。每个艺术品种的价值判断都是不一样的。玉器、印砚和家具或许比较看重材质,但是竹雕,竹子本身就很廉价。你更不能说玉器的市场好,家具的市场不好诸如此类。每件艺术品都是不一样的,需要独立判断。但是概括来说满足两种条件的艺术品必定是受市场欢迎的,一是要有好的流传。二是,每个种类中的特殊艺术品。”艺术商人刘先生对笔者说。

今天几乎所有的拍卖行都在强调拍品的流传、著录。嘉德所推出的翦松阁紫檀笔筒,如果没有华丽的身世也很难创出这样的高价。邦瀚斯执行总裁陈楷逊对笔者说:“来源干净的好东西不管在什么市场下都是不愁卖的,事实上买家80%的钱是在买这件东西的背景。”

“我三十年前开始从业的时候并不会过于关注东西的流传、著录。当然,有名人染指的东西在当时是会有1至3倍的加分。但是今天则是几十倍、几百倍的往上翻了。这个现象刚开始的时候我并没有太在意,甚至有几分鄙视,觉得有几分俗气,是暴发户干的事。但是现在我充分理解这个现象了。倒退十几二十年,市场上几乎都是行家或者是传统藏家,他们有着很深厚的扎实功底,不需要依靠流传、著录就能够判定真伪。所以流传、著录只是额外加分。但是,今天的市场上大量拥入了很多新藏家,加之今天的治学风气多少有几分浮躁。所以很多人需要依靠流传、著录来认定东西的真实性。他们其实不是花大价钱买其流传,而是花大价钱买一个放心的‘真’。一批藏家成熟起来了,还有新一批的藏家进场。所以不光是对于文玩杂项,所有古董类的艺术品,出身好就意味着不会有真伪争议,也就意味着这样的东西不会缺市场。”刘先生分析说。

寻找冷门特殊器

未来资金流向的另一价值洼地

很多艺术品经销商在遇到逆势的时候都会做出这样的调整:放弃可买可不买的东西,放弃生意货,只做投资品。那么究竟什么是非买不可的艺术品呢,杨先生拿漆器给我们举了个例子:“漆器最顶峰的时代是在宋、元、永乐、宣德,再往后就是嘉靖、万历、清三代(康熙、雍正、乾隆)。一般时候,这些朝代的宫廷精品我们都会买。甚至是十八世纪的,只要东西漂亮,就买。因为那时候买了,很好转手,但是现在呢?一般的东西就不买了,例如小的漆盒、如意这种东西存世量太大,在学术上也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地位。这类就属于生意货,这个时候就停了。我只会买特殊器:例如插屏、笔筒,文房类的依然可以买。嘉靖、万历时期的漆盘要看是否特殊,如果纹样什么的都很大众也就算了。但是永乐、宣德的东西则是一定会买!对于今天的市场来说,卖方惜售,买方挑剔,市场的萎缩是一定会有,但是精品也一定成交。”刚落槌不久的嘉德家具夜场中,“一对黄花梨瓜棱围棋盒”也因其造型独特,而受到众位买家的追捧,最终以71.3万元成交。此类的例子数不胜数。拍卖行也做了相应的应对策略。上月初,香港邦瀚斯来北京预展,便带来了一批从纽约征集来的私人藏玉以及一个私人鼻烟壶的专场。其执行董事陈楷逊表示:“在经济不明朗的前提下,征集到的艺术品需要更有特色,才能抓得住客户。如果只是普品,这次不买,下次还能有类似的,买家就会挑剔,不出手。”

如果说现当代艺术是投资投机成分最重的一个项目,那么文玩杂项类艺术品应该是水分相对较小的。艺术市场刚火起来,给人们造成了一种假象,好像所有的艺术品价位都飞上天了。其实在杂项方面,很多艺术品类还是输给了通货膨胀的。甚至有的十年前什么价,今天还什么价。杨先生以鼻烟壶为例,近年来他一直在不断购进鼻烟壶。据杨先生所说,鼻烟壶今天的价格和十年以甚至十五年前都是差不多的。

人们热热闹闹的进来了,眼睛里只看到最显眼的:齐白石、张大千或者明清官窑,并没有给予这些非主流项目太多关注。所以文玩杂项类艺术品在很长一段时间都维持一个相对低价,直到近几年部分艺术品种类有了比较明显的起色,例如竹雕、家具等。但总体来说,杂项中投资客还是要少很多。艺术市场受经济影响而波动,最先出局的便是投资客,回调的自然也就是高价的书画、瓷器,传统藏家、行家还是会一直在。所以,艺术市场低落的时候,杂项反而显得比较稳。也正是因为如此,在市场不明朗的情况下,很多资金不敢贸然去追高价的艺术品,这就给还处在低端或先前一直低估的杂项艺术品类带来了机会。

“其实这个市场还是不缺资金的。热钱还是有的,热钱需要一个出口。像前两年御用、御制艺术品被捧上了天,很多价位已经让人不敢接了。这时候资金就会倾向于寻找一些艺术审美好、文化价值高而且价位暂时还没起来的艺术品。”刘先生补充说:“近几年,我一直在关注石雕这个版块,尤其是文人石雕。果然最近起来的就很快。石雕首先是文化分量很重的东西,艺术品位各方面都是不错的。再者石雕的稀有度其实要比别的工艺品高很多,其存世量不比官窑什么的多到哪里去。这几年西泠印社(微博)以及前不久才结束的嘉德春拍就充分印证了这一点。其实市场调整、大浪淘沙也是给我们一个机会好好地梳理梳理应该怎么做艺术品,什么样的艺术品才真正有价值。”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