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超级玩家李象群

[来源:北京晚报]  [2012/11/14]
李象群,公认的中国当代雕塑大师,大象的象,群体的群,因为喜爱大象的力量、智慧和善良,他悄悄地将自己那个有着浓郁年代色彩的名字李向群改成了李象群,“我乐于做一名大象般的雕塑家。”现在的李象群在雕塑家的群体中的确已经拥有了大象般的体量、力量和影响力。9月下旬,他在中国美术馆第一次举办了个人雕塑展《行人》。

记者发现,他的身上,杂糅了很多看似矛盾的东西:他看淡物质,却懂得享受,穿迪奥、阿玛尼,收藏价值数百万的名车;

他用雕刻刀塑造了巴金、邓小平、郭沫若、杨靖宇、任长霞、陈赓、陶行知等名人形象,尤其因塑造了多个时期的多种毛泽东形象,还被冠以“红色雕塑家”的名号,但他却表示对名人这个主题并没有刻意的追求,并不认为“红色”的说法准确表达了自己的想法。

他本行雕塑,却跨界设计了包括现役陆军、坦克兵、伞兵头盔、紫外线风镜以及海军陆战队救生服等很多作品;

就连他的作品也包含着令人惊异的两面性:既高深莫测,充满当代艺术特有的观念升华和形式美感;又不失平易,让每位观众都可以在感性层面完成自己的解读。最熟悉他的妻子这样解读他:一个勤奋的天才。而李象群认为自己不过是一个在每个兴趣领域都能玩得忘我的人。

作品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上世纪90年代,《永恒的运转》和《接力者》先后被萨马兰奇看中并收藏;

2006年5月,《山秀》在英国国际肖像雕塑展上获奖,这是亚洲人首次获得此奖项。

2008年,因一个酷似裸体慈禧的作品——《堆云·堆雪》,在第三届北京国际美术双年展中引起轩然大波。

2012年9月末,“行人——李象群艺术展”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人物形象孔子(《行者》)、毛泽东(《我们走在大道上》)、慈禧(《堆云·堆雪》)等,以及大型装置雕塑《江山》与《大紫禁城》惊艳亮相。

简历

李象群1961年生于哈尔滨,自小喜欢画画、雕塑,1978年被鲁迅美术学院录取,毕业后留校任教,1990年至2000年,任中央美术学院(微博)雕塑研究所研究员,后进入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任教至今。

李象群的很多地方,符合我们对一个艺术家的一般想象:他有时候会很情绪化;有时候会随意地忘掉和别人的约会;有时候专注起来会忘掉周围世界的一切。照片上的他,有着毕加索那种犀利的眼神,但面对面交谈,他眼神柔和,对每个问题的回答都显示出诚恳实在坦白的一面,隐约的东北口音也很容易让人消除对一个艺术家的距离感。

他的作品常常需要花三个月时间构思,只用三天就完成,他对自己的学生也一再强调作品中必须包含自己的思考。9月下旬的雕塑展,是他1978年从事创作以来的第一次个展,他的理念是“用手再抚摸一遍历史”,他说展览必须有主题有方向有言说有思想。“没有思想就是形式主义。”他说。
西汶艺术网
“我只想打造一个小庙,里面供奉着人性。”巴金,出自他手就是一个倒背着手好似散步归来的驼背小老头;孔子,出自他手就是没有面目却又似乎目光如炬,没有神情却又气象万千,烟水般的迷茫折射出东方智慧的大象无形,他峨冠博带踏着唐宋的烟尘明清的风一路走来,身后是无尽的书卷流香。他似乎有些疲倦,却依然文质彬彬,谦恭有礼。那温润的玉手盈盈一掬,掬出了仁义礼智,掬出了温良恭俭,掬出了诗书万卷;慈禧,就是一个有着完美东方胴体、像走钢丝一样游走在男性社会、稍有不慎就会坠入深渊的女人;毛泽东,也不是照耀别人的太阳,相反是阳光打在他的脸上,从而面露灿烂笑容。在他看来,将这些人身外的行头和身份符号脱去,他们都是人,众生平等。“每个人,面对巨大的社会系统机器,都面临各种威压,都生存得不容易,包括伟人,他们也是人,我更多关注人的生存状态,从不同的人身上提炼人最本质的东西。”

他将东方的写意风格与西方的解剖学风格完美结合,用现代思维方式去理解历史,北大艺术系教授朱青生认为他找到了先锋和传统之间的深邃平衡。

曾有媒体评价他既不入流也不逆流,是从更深的层面显示自己的风格。对此评价,他深以为然,“在北京的头十年,就是为了生存而努力,在北京的第二个十年我发现很多人在阻碍我,这都没关系,我不追捧不玩观念不玩潮流,把自己归为零,没有圈子,没有靠山,一切从头开始,这样才有真。”喜爱周星驰喜剧片的他说,《功夫》里有个镜头令他印象深刻——周星驰都被人打到地底下了还要找个小棍敲一下以示反抗,人在最困顿的时候,必须也要努力一下子。不能放弃自己,因为作品才是最好的话语权。2003年,李象群与妻子李莫唯在798艺术区共同创建零艺术中心,以此明志。

工作上,李象群的状态可以谓之疯狂,作品到了紧要处,经常可以连续一两天不睡觉,叫他吃饭他也不理,有时候他在工作室一连工作十几个小时,谁敲门也不会开。

他的学生王卉说令她印象最深的是,李老师是一个做雕塑特别讲究的人,其他老师的雕塑做到脚一般就不再顾及细节,甚至有时候根本就不做脚。但李老师一定会将别人可能忽略的每个细节都做得特别到位,而且作品完成后台面上干干净净,绝不会遗留一点泥土渣儿。

做《堆云·堆雪:云》时,他找到手模翻制了一个手,对着这个手一点一点塑,行家评价说这只手已经做到了极致,“像佛手。”做到得意处,他就拿出自己的高级相机一一拍下,“他有两三天不工作就会情绪低落,工作中的他是最平静的。”妻子李莫唯说。

好的作品需要长时间的打磨,但他也不乏神来之笔,李象群曾应邀为索罗斯定制头像,当时索罗斯刚下飞机不久,他就利用索罗斯开会的时间在会议现场制作,45分钟完成,塑像栩栩如生令索罗斯赞叹不已。邓氏三姐妹在看了巴金的塑像后,找到李象群,希望他能为父亲邓小平塑像,之后的《布衣邓小平》形象布衣布鞋,是一个坐在藤椅上吸烟的和蔼老人,邓氏姐妹非常满意:“我父亲就是这个样子的。”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