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吴树《谁在收藏中国》:噩梦圆明园

[来源:艺术中国]  [2012/11/16]
选自:吴树(微博) 《谁在收藏中国》 第七章

○一个法兰西士兵的日记

“1860年10月7日……那是一个美妙而又宁静的夜晚。东方人不知道什么叫酒吧,更没有酒会和夜生活,他们都在上帝的猪圈里毫无情趣地搂着自己的老婆抽搐,然后打着笨重的呼噜像死亡一样地熟睡。当然,他们做梦也想不到,就在此刻,他们的皇帝陛下已逃亡在外,而我们——伟大的法兰西士兵与英国同盟军一起,用胜利者的军靴踏进了奢华无比的皇帝行宫——圆明园……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上帝啊,这里怎么会是人居住的地方?就算是欧洲最豪华的博物馆也不过如此!夜幕下,那些隐蔽在林荫间的亭榭楼阁若隐若现,散落在园子里的水景星星点点,听说中国的统治者喜欢在这样的夜晚座在水榭里听歌观舞,欣赏东方美女的迷人神韵……

“我们闯进一间间宫殿,几乎每一处都摆放着精美绝伦的玩物——东方玉器、金器、银器,还有瓷器、漆器,不论材料还是造型都那么珍稀罕见,我们几乎忘记了自己是在执行战斗任务,就象是和朋友一道在参观一处东方博物馆。我为眼前的一切瞠目、惊呆!《一千零一夜》的故事、阿里巴巴……这一切,仿佛都成了令人难以置信的现实。两天中,我们在几乎每一件都值3000万法郎的珍宝财富中徜徉!尽管进入圆明园之初,我们的蒙托邦将军曾经下令士兵不能随意搬动园中的物品,可是面对一座失去主人的金山,谁又能无动于衷呢?一切阻止抢掠的尝试都是不可能和枉费心机的。此刻,将军能做什么?他手下的军官们又能做什么?毫无办法!蒙托邦将军即便拼尽全力,也无法阻止自己的部下砸开一处处宫殿的大门,他们只能闭上眼睛,视而不见。其实,一些最值钱的东西都被长官们派员拿走……

“英国人似乎比我们更有条理,他们以班为单位,在士官指挥下开展行动,有人拿袋子、有人拿东西,有条不紊,干得很专业。听说他们还成立了一个专门的委员会,负责收集从圆明园搬来的物品,士兵必须把他们的战利品交给委员会,由委员会编制清单,组织公开出售。

“到第二天,局面更加失控了。随军神父大声说:‘都拿走吧,再过半小时,所有的东西都将被烧掉。这是拯救,而不是抢劫!’

内格尼罗中尉让我们帮他将四五百件各种式样的瓷器打好包,悄悄送到一个秘密地点……

“第三天傍晚,我们奉命放火点燃了圆明园。火光冲天,看着那么美丽的景致在熊熊大火中燃烧,我的心突然觉得有些疼痛……晚上,我们的军营几乎变成了化装舞会,炮兵们回来时,个个身上都裹着皇后的丝袍,胸前挂满了清朝大官的朝珠……气恼了,有人把那些带不走的东西砸碎、撕烂或者弄脏……至于银子,多得几乎不屑一顾,因为那东西份量太重……

“一切终于结束了,圆明园的大火持续了三天三夜,基本上化为灰烬。令我意外的是,在我们洗劫圆明园的队伍中,居然出现了中国人的身影。从天津开始,这些愚蠢的黄种人就一直跟在我们的队伍后面,朝天开枪都未能将他们赶走。快到北京时,这些人越聚越多,我们走到哪儿他们就跟到哪儿,一直跟进圆明园,和我们一起抢夺本应属于他们皇帝的财宝。还有一些圆明园的看守人员,他们除了抢夺财宝之外,还不停地从园中取材用以烧火、盖房子,拿去外面换钱……(图79)

“上帝啊,我这是站在哪里了?几根硕大无比的红色柱子,高高地撑起一穹华丽的天空。柱子有20几米高,上面雕龙画凤,全部镀着亮晃晃的黄金!柱子顶上的木质房梁、屋顶,全都刻着精美绝伦的绘画,有的是花鸟动物,有的是东方故事……中尉告诉我,这里是中国皇帝的金銮宝殿,本来是皇帝君臣议政的地方,今天却成了临时拍卖场。前面摆着我们的战利品——大堆大堆的皇宫珠宝、各种精美的陈设品,还有中国古代字画。这些东西都是圆明园和故宫(微博)里面比较值钱的文物,一般的东西在火烧圆明园之前就被大家瓜分了……

“联军司令官坐在象是用黄金雕成的金龙宝座上,宣布拍卖开始。第一件拍品是一只标有皇帝年号的珐琅彩瓷瓶,被一位英国军官花20英镑买得。接着,我们的中尉花50法郎拍得一幅字画……过了一阵子,大家都说拍卖太费事,就由长官报个价,挑先举手的人掏钱买了。这样,速度果然快多了,一天下来,摆在大殿里的东西卖掉了三分之一。第二天速度更快了,我买了三件中国古代青铜器,总共花费250法郎……拍卖一共进行了三天,几乎每个士兵都买到了几件中国宝贝……”

○强盗逻辑

随着时间的推移,崇拜征服者的狂热渐渐退潮。西方绅士们用亚洲犀牛角制作的烟斗、非洲象牙制作的手杖取代了过时的毛瑟枪,用温文尔雅的谈笑,清除全世界人记忆中那一幕幕野蛮屠城的“风光”。现在的人们,只能在西方强大的宣传机器里读到这些义愤填膺的西方义士如何为世界和平、人类民主摇旗呐喊,却看不见、读不到他们对父辈曾经的罪恶有只言片语的悔过与反省。“英法联军”、“八国联军”、“火烧圆明园”……这些字眼在西方语汇里仿佛从来不曾有过,甚至是对于他们博物馆里那些中国文物的来历,也没有真实的讲解。

可是,对于这一段用血与火记忆下来的历史噩梦,中国人当然不会轻易忘记,并且有着刻骨铭心的切肤之痛。今天,尽管圆明园遗址周围高楼林立、歌舞升平,但是,中国人的心痛并没有在莺歌燕舞中消停。因为,圆明园遗址里残存的那几柱耻辱犹如毛刺扎在我们的眼睛里,当年那些西方强盗们的后裔对他们祖先非法占有的中国文物的无耻叫卖,犹如一块块巨石,沉压在我们的心头。

据美国历史学家统计,仅从1861年到1866年,伦敦就进行了大约15次圆明园物品的拍卖。如著名的《圆明园四十景图咏》册页,就是当年被法国军队将领杜潘上校从圆明园盗回巴黎拍卖的,现存法国国家图书馆。从20世纪中期开始,随着中国古代艺术品的价格在国际拍场逐步升温,一些曾隐姓埋名的中国国宝也逐步浮出水面。

2006年1月,在佳士得(微博)拍卖公司举办的伦敦冬季拍卖会上,一件中南海涵元殿上的匾额——“涵元门”匾额面世。这块匾额的来历非常清楚:1901年,普鲁士陆军元帅、八国联军总司令瓦德西率领他的部下攻进清朝皇宫中南海,为了纪念这一“光辉时刻”,这个侵略军头目亲自爬上梯子,用血淋淋的手从涵元殿取下该殿门楣上的牌匾,然后把它和其它一大堆金银珠宝,一起作为“战利品”运回欧洲。为了掩盖这一段不光彩的历史,该英国拍卖公司的图录和口头说明对此件拍品作如是介绍:“涵元门牌匾原悬挂在中南海涵元殿的涵元门上,有汉满两种文字,是1741年的乾隆皇帝亲笔题写……这块匾的背面有4个可以松动的环,是可以从建筑物上取下来的,因而这并不属于严格意义上的不可移动文物……从中国出口是非常正当的。”先是做贼心虚、欲盖弥彰,后是强词夺理、强盗逻辑。依照这家拍卖公司的逻辑,世界上任何地方的任何东西,只要是英国人鞭长可及、能够搬得动的,都可以据为己有。反过来说,任何国家只要有能力用枪炮敲开英国白金汉宫的大门,岂不就可以“非常正当”地将王宫顶上的“可以移动的”米字旗扯下来充当拍卖品?

事隔半年,2006年7月12日下午,瓦德西的另外两件“战利品”——一对青花折枝花果纹六方大瓶在伦敦苏富比(微博)拍卖公司的拍场推出,并以70万英镑落槌成交。这对大瓶原本是摆在大清乾隆皇帝书房里的陈设官窑精品,北京失陷后被瓦德西率领八国联军闯宫掠得。拍卖图录上如是说:“这件瓷器是出自八国联军总司令瓦尔德·阿尔弗烈德·冯,即瓦德西……他曾于1900年到1901年间,为救助被义和团围困的外国人而在北京呆过。也就是说,这两个瓶子是瓦德西在百年前的庚子事变期间所得……”

可悲的是,这一美化侵略、违背国际公德的拍卖事件,竟得到中国数百家媒体兴高采烈的报道,均称“它们(拍品)曾经是普鲁士陆军元帅瓦德西伯爵(1832-1904)的藏品……”并为它们的高价成交欢欣鼓舞,欢呼“中国古代艺术品身价逐年攀升!”这样的报道加上转载达数千条之多,读着这些“艳词”,记者不禁潸然涕下,油然体恤到晚唐诗人杜牧当年在秦淮河上的感伤:“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西汶艺术网
随着中国人经济实力的快速增长,加上国外拍卖公司成功的商业炒作,出海认购中国文物逐渐成为国内有钱人的投资趋向和时尚。那些当初还受制于有关国际条约的强盗后裔们认为时机到了,他们扯下“绅士”假面,让他们的政府出台一些与国际文物保护条例相对抗的法律,更加有恃无恐地将他们祖上从中国掠夺去的赃物置于卖场公开拍卖,而且他们还无耻地利用全世界华人的民族自尊心,将圈钱的主要目标锁定中国人的口袋。

2000年,保利集团一共花了近3000万港元,拍回当年八国联军从圆明园抢走的十二生肖中的铜牛首、铜猴首与铜虎首;(图80)

2003年,澳门爱国人士、全国政协常委何鸿燊斥资700万买回铜猪首捐献祖国;

2007年,何鸿燊再以6910万港元的价格拍回铜马首捐献祖国。

值得注意的是,这几件圆明园铜质生肖最初几乎都是中国台湾的古董商从国外低价购得,当初也曾因买回“国宝”而获得一片“爱国”的喝彩声。几年后,他们开出天价重新交由拍卖公司拍卖,让那些真正欲将生肖铜像捐赠祖国的志士破费高出原价几十上百倍的巨资。这些动作,让人似乎又一次看到了当年跟在八国联军屁股后面发国难财的国人败类之举。

记者很赞赏中国文物学会名誉会长谢辰生先生对此发表的感慨之言:“一个铜马首,就6000万港元,开什么玩笑?该回归的要回归,但回归的渠道不一定是买!”是的,何鸿燊先生破财护宝的精神值得国人赞赏,而那些蓄意夸大文物价值、煽动别人“高价爱国”,自己却乘机大发横财的人,是否应该受到良心的谴责呢?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中国的文物被人以不正当的手段抢走或盗走,然后再由中国人花天价买回,天底下哪有这样的道理?可这样的事情却频频发生。尽管有国际条约对各国的本土文物进行保护,可是面对弱国的文物主权宿求,西方列强置若罔闻,极少给与积极回应,不是强调“承认历史既成事实”,就是干脆不予理睬,摆出一付“是你的,可就是不还给你你又能怎样?”的流氓姿势。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2002年12月9日,以大英博物馆和巴黎卢浮宫博物馆为首的19家博物馆,无视有关各国文物归属权的国际条约,炮制了一个所谓《关于环球博物馆的重要性和价值的声明》,该《声明》主要内容如下:

1.“长期以来,这些获得的物品(掠来之物——记者),不管是通过购买还是礼品交换等方式,已经成为保管这些物品的博物馆的一部分,并且延伸为收藏这些物品的国家的一部分……如果没有这些主要博物馆通过向国际社会展示这些代表文化的艺术品,人们对古代文明的欣赏也不会像今天这样深刻。”

2.“归还早已属于博物馆藏品的这些作品的呼声一直是这些年来博物馆要面对的重要问题。尽管需要一事一议,区别对待,但我们应该承认,博物馆不仅是为一个国家的人民服务的,而是为各国人民服务的。博物馆是文化发展的代言人,文化发展的任务就是要通过不断地重新解释,丰富知识。每一件作品都在此过程中作出贡献。限制博物馆对不同和多元作品的收藏关注,就是对所有参观者的不尊重。”

侵略有功,霸占在理——这就是一些西方国家的文化霸权主义逻辑。19家外国博物馆充满殖民主义色彩的《声明》,引发了全世界、特别是第三世界国家的公愤,中国文博界也对此提出了强烈抗议。《声明》发表后,记者曾与一位军界的朋友醉骂酒楼,朋友愤恨地说:“等老子当了国防部长,一定要出兵夺回被这19个国家绑架去的所有中国文物!”

当然,这只是朋友的一句醉话,我们不妨再去醉想一下:假若这种情形变成现实,那19家博物馆又该发表怎样的《声明》呢?

随着时间的推移,圆明园流失的国宝渐渐淡出了挺直腰板的国人之记忆,对于中国人来说,昔日的国耻固然给我们留下了太多的心伤,但更为可悲的是:在新中国充满阳光的大地上,一场远胜于圆明园浩劫的国宝大出境运动,正暗流涌动、悄然弥漫……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