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吴树《谁在拍卖中国》:拍卖大鳄抢滩中国

[来源:艺术中国]  [2012/11/19]
选自:吴树(微博) 《谁在拍卖中国》 第一章
西汶艺术网
2004,拍卖大鳄抢滩中国

纳高拍卖试水北京

2004年早春,山西大同。

早晨,山西黑金公司董事长张先民(化名)刚打开手机就接到矿业集团孙老板的电话: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张总呵,昨天我收到一张洋鬼子的请帖,说他们要在北京举办古董展销会,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张先民还没答话,手机一下子又冒出四五个待接电话号码,来电者全都是他的好朋友——山西煤业界大名鼎鼎的煤老板。来电内容几乎完全相同——收到一份特快专递的特殊请柬。张先民正纳闷,秘书小美(化名)适时地给他送上了一份请柬。
西汶艺术网
请柬很精美,封面突出一行醒目的外国字:“NAGEL”。

“德国纳高……”小美替他打开请柬。

“什么德国蛋糕?”这会儿,张先民也看见了洋文旁边用小了好几号的灰色中文印刷的“德国纳高”字样:“是德国拍卖行呵!妈的,洋鬼子还真行,叫卖都喊到家门口来了……”张先民嘟嘟囔囔地打开请柬,见里面的内容倒是印有中文:

本公司将于北京举办2004年春季拍卖会亚洲艺术品-中国艺术珍品预展。敬请阁下光临。

预展时间:2004年4月16日至18日。

预展地点:中国·北京国际俱乐部饭店外交厅。

请柬还没放下,接着又来了几个电话,都是说这件事的。这档子事为什么大家都给张先民打电话呢?其间自有他们的道理。原来自打上世纪末中国文物热渐渐升温后,张先民最早去欧洲和香港参加拍卖会,并且买回来几件价格昂贵的清朝官窑瓷器,无论是在国外拍行还是在山西本地,他都打出了名头,所以一遇上这档子事情,朋友们自然就会找他拿主意。尽管这几年山西的煤老板们也陆陆续续在国内外市场上淘换一些古董、古玩之类,可是像这样大规模受到国外拍卖公司的邀请,真还是第一次,哥们儿要是一齐去了,都够开上一大桌饭局!

“去吧!”张先民心里琢磨着,这十几个煤老板齐刷刷地搁那儿一戳,就算是碰上北京那些打祖上起就拎着鸟笼子闲逛琉璃厂的老少爷儿们,也不至于输他们半口气!

半月后,以张先民为首的山西煤矿企业主“淘宝小分队”,开着十几辆不同牌号的豪华轿车,浩浩荡荡从大同向北京进发。一路上,平日里各自忙生意难得一聚的老板们,都打开车载电话,说说笑笑、乐不可支。在一旁偷偷听着老板们谈笑的秘书和司机们,也不吱声地偷着乐,直到去年记者跟张先民的秘书小美聊天时,她学了几个段子给我听,还足足让我笑了半天——

“……北京人进拍卖场,那就跟进潘家园没区别——捡漏儿!他们经常在拍卖场上能把起拍价漏数几个零,100万的东西,他敢报价1万1,后面人喊105万,等他大爷听明白了自己少数了两个零,便悄悄骂一句:‘傻X!’将号牌往屁股底下一垫——免得大爷着凉!然后别人每成交一次,他就用鼻子哼一声、用嘴巴骂一句‘傻X’……拍卖结束了,你猜怎么着,看着别人付款领东西,他大爷斜着眼睛给每个人送上一句:‘全是垃圾!’……”

“你看过浙江老板买东西没有?全都跟做贼似的!偷偷摸摸,生怕叫别人知道了。有一回,就在首都机场,一个浙江老板从英国买回来一件乾隆官窑粉彩瓶,下飞机叫小偷给盯上了,调了包。侥幸没出机场小偷就被警察逮住了,警察问那个浙江人:‘东西是您的?’‘是的……’‘从国外买回来的?’‘是的……’‘是贵重物品吗?’‘是的……呵不对不对,不是的……’‘呵,不是您的?’‘是的……’‘不是您的东西您喊什么?’‘不是不是,我是讲东西是我的,但是不是贵重的……’‘哦,我明白了,是您在国外旅游带回来的普通工艺品!’‘是的……’警察这会儿好不容易搞清楚了来龙去脉,既然是一件不值几个钱的工艺品,他让小偷‘写一份深刻检查,走人!’这下子浙江老板又急了,连声喊:‘不是的、不是的……’警察给搞懵了,耐着性子说:‘您这位先生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一会儿是的,一会儿不是的?’你猜猜那个浙江老板怎么讲?他急了,又一口气连说了好多‘是的不是的’,最后气急败坏地跟警察摊牌:‘你只管抓小偷好啦,管什么我的东西贵重不贵重、是的不是的?我告诉你呵,放跑了小偷你是要负法律责任的!泄漏了我的商业机密你也是要负经济赔偿责任的!你知道我这只瓶子花多少钱买的?200多万美金,你算算,差不多1400万人民币哦,你拿一辈子工资赔我都不够的哦’……”

老板们就这样东西南北中地调侃着,大有“数风流人物还看晋中豪杰”之意味。

下午,山西富豪车队进入北京,来到纳高公司安排好了的贵宾楼。张先民一进门就碰上了北京新闻界的一位朋友,他是来采访这次预展活动的,一见张先民他们就大声喊道:“噢,煤老板来啦!”接着,这位记者夸张地拥抱了每一位走下富豪车队的煤老板。

曾经有一段时间,张先民最恨别人管他叫“煤老板”,尽管朋友们也习惯了这样自称或互称,但是再恨也不管用!你的钱再多,在皇城根儿那帮“爷们儿”的眼里,还有在那些“王八蛋记者”的笔下——张先民多次背后这样骂媒体——不管煤老板们有多少钱,也无论他们花钱整了什么高等学历,可即便用进口香皂也洗不掉他们大脑里面的煤渣。可平心而论,人家也不是无中生有。不要说别人,就连张先民他们当初给自己的公司取名字,大多也是八九不离十、三句不离本行。什么“黑金公司”、“金煤集团”,“乌宝有限……”绕来绕去,最终却还是逃不过一个“黑”。所以后来也就认了,煤老板就煤老板吧,总要比爷爷、父亲辈儿被人叫做“煤黑子”好听!

稍事寒暄,张先民一行便随着展会工作人员进入各自房间。

4月16日中饭后,张先民一行在预展主办方工作人员一对一的陪同下,进入了展览大厅。要说起日耳曼人,那还真叫实在。不管别人怎么评价山西富豪,他们来北京搞预展,主要攻关目标之一就是山西的煤老板们。一家京城小报的记者在事后的报道中调侃说:“……从这次展览的布局看,似乎特别关照来自山西的客户群,就连设在北京国际俱乐部饭店里面的展览大厅,主色调都渲染得像一座煤矿——紫黑色的天鹅绒地毯、全黑的凹凸面壁纸,几十盏悬挂于不同角度的射灯在清一色乌黑的灯罩掩护下,将一束束透亮的暖白射线聚光在大厅中央高大透明的玻璃展柜里,50多件幽远、神秘的古老文物,不遗余力地朝参观者反射出高贵、诱人的光芒。”

典型的德国式幽默!典型纳高风格的行为艺术!一走进这个展厅,这里的布局就毫不吝啬地让人联想起两年前挺拔在斯图加特中心火车站上的“中国泰坦尼克号”沉船,还有那9天9夜醉人心魄的击破吉尼斯世界记录的角逐。

一次巨大的成功可以激励千百次跟进者的尝试,规模较小的纳高拍卖并没有因为它对中国这只醒狮姗姗来迟的关注而放弃这个东方战场,相反,它以上演中国童话的方式——乌龟与兔子赛跑——坚忍不拔地挺进正在经济上崛起的中国,向世界拍卖行业的龙头老大苏富比(微博)与佳士得(微博)发动了一场远离本土的商业战争!

此次预展的拍品,也的确让参观者大开眼界:珍贵的明清官窑瓷器、鲜见的金铜佛像、精美的嵌丝珐琅、玉器、玻璃器及中国名人书画等,都让临场者唏嘘不已。其中一尊高30.5公分、底款刻有“大明永乐年制”字样的鎏金观世音菩萨,品相端庄、神态祥和、造型婀娜生动,更让一些专项藏家十分眼馋。据专家当场考证,如此精美的佛像,是近年来国际拍卖市场仅见之宝物。

在前厅转了一阵子,张先民暗自相中了一只清朝雍正年官窑制作的黄釉刻花大碗,但他却不露声色地向陪同的工作人员问起另外一件硕大无比的光绪年粉彩赏瓶——这就是煤老板们的精到之处,顾左右而言其它,把一些仰慕收藏大腕儿的新手引往歧途。实际上他拿到图录后就请故宫(微博)的专家长过眼,这只赏瓶有多处存疑,用行内话讲就叫“不开门”,专家建议他买那只雍正黄釉刻花大碗。果不其然,就在工作人员用心给他讲解那只赏瓶的时候,一群人围过来听,有几个人还找出图录对照,在上面勾画起重点标记。

张先民装模作样让人取出赏瓶,上手又是摸又是看的折腾了一阵,打算离开瓷器厅,却发现一伙半生不熟的东北人,闹哄哄地打左边转过来。即便在如此庄重高雅的场面里,来自东北的老板们仍旧毫无顾忌地谈笑风生:

“漆黑一团,就像走进了山西人的矿井!”

“这件东西我要了,到时候你们都不要跟我抢呵!”

“我们不抢还有江浙‘炒房团’要抢、就算江浙‘炒房团’不抢,还有山西煤老板,特别要防着香港老板和台湾老板,他们更加会火上浇油抬价!”

“真要是那样,我们联手跟他们斗……”

张先民皱皱眉,没有和咋咋呼乎的“东北大嘴”们计较,而是转向旁边展厅,悄无声息地挑选自己喜欢的东西。但尽管如此,一些媒体的记者却一刻也不放过他们,无论他们走到哪里,照相机、摄像机、录音机的话筒就跟到哪里,因为每一位记者都心里清楚:这一次纳高拍卖的北京预展,山西富豪是当仁不让的主角之一。

尽管北京和江浙收藏界有不少人对煤老板们嗤之以鼻,但是京城里的大小拍卖公司,可丝毫也不敢小看他们半眼,特别是在外国同行的眼里,一个个腰缠亿万的山西富豪更像是一棵棵不可多得的摇钱树,他们的实力不可小觑。近几年来,山西富豪们有的远征欧美夺取国宝,有的近战京城一掷千金,阔绰稳健,该出手时就出手,竞技往往胜过精明的南方买主。只不过他们外表粗狂,有时候还会故意装傻,以麻痹世人、躲避舆论。

下午两点,预展正式开幕。纳高拍卖行掌门人、总裁罗宾(Robin)先生出席了简短的开幕式,并作了热情洋溢的发言。他说:“……有100条理由让纳高成为第一家将欧洲拍卖会的预展办到中国来的欧洲拍卖公司。这几年在我们的网站上,登陆的会员资料显示,有许多对我们有兴趣的会员大部分来自中国,这也替我们前往中国增加了勇气。更主要的是,2003年夏天,我亲自飞到中国,在北京住了一个星期,实地观摩了北京嘉德、华辰等多家公司的艺术品拍卖会,跟友善的中国同行一起,进行了许多有益的探讨与交流。同时,我本人对中国艺术品拍卖会旺盛的热情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回到德国后,经过董事会的讨论,我们果断地做出了一项很快就会得到印证的正确决策:到中国内地举办欧洲拍卖会的预展,让更多中国收藏家有机会亲眼看见无与伦比的中国古代艺术品……”

在发言中,罗宾先生还对纳高拍卖的品质进行了高度肯定,同时承诺:“我们的宗旨就是要为中国买家提供艺术品投资的良机,我们相信自己必定能在众多国际拍卖公司中胜出!”

开幕式后,罗宾先生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记者:“罗宾先生,请问您对中国艺术品市场的前景有何评估?”

罗宾:“关于这一点,我向德国三大银行之一的德累斯顿银行做过调查,他们将沪深股市与中国瓷器市场价值作过比较后认为,在今后的120年内,中国艺术品市场的走势会远远超过股市。虽然我并没有亲自对于中国艺术品在今后120年的行情进行过研究,但是我觉得,由于中国的瓷器、青铜器、玉器等工艺品进入欧洲已经超过了500年,因此已经被一代代的欧洲人所接受,而且目前中国艺术品市场的总体特征就是买家多,东西少,因此我觉得既然目前的市场有点热,也是正常的……”

记者:“请问罗宾先生,有人认为现在中国的古董热,很类似上世纪90年代初日本的艺术品投资泡沫破灭前的情境,对此您怎么看?”

罗宾:“中国艺术品市场绝对不会崩溃!我不同意有些人将中国的艺术品市场与日本进行相比。上世纪90年代日本艺术品投资市场泡沫的破灭,对于市场打击很大,因此有些人现在也开始担心中国的艺术品市场会不会崩溃,我要告诉那些人,你们的担心是多余的,中国艺术品的买家是非常严谨的……”

记者:“请问我们是否可以认为,这是您对中国买家的鼓励和诱惑?”(笑声)

罗宾:“我再重复一遍,事实是,中国的买家非常严谨和成熟,用不上别人诱惑他买什么或不买什么。但是在这里我愿意谈谈我对这件事的一点看法,据我观察,内地买家到海外进行拍卖时,对自己估价的重视度远远超出对拍品的市场估价,所以,一旦在竞买过程中,拍品超过自己的估价,往往就会不知所措,但当拍卖结束后,他们往往又因为自己失去了一次机会而后悔……”

新闻发布会结束时,罗宾先生宣布:“今年5月20日至22日,纳高将在德国斯图加特举行第28届珍贵亚洲艺术品春季拍卖会,拍品有1000余件中国明清艺术珍品,包括多件明清官窑瓷器、佛像、宣德炉,还有齐白石等当代名家书画。此次在北京展出的50件拍品,只占其中很小一部分。此次将要举行的拍卖会除开德国主会场外,还将在香港丽嘉酒店设投标厅,实现与主场同步联拍。”

最后,罗宾用勉强能让人听懂的汉语说了一句:“欢迎各位尊贵的嘉宾光临纳高拍卖!谢谢……”

尽管纳高为了这次预展投入了近400万欧元的资金,但是面对如此热情高涨的中国艺术品市场,纳高总裁罗宾仍然在北京留下了满足和期待的笑脸,一再用“绝对成功”的字眼来评价此次预展。

两天预展,为纳高04年在德国斯图加特举办的亚洲艺术品拍卖专场攒足了人气,现场观展者有数千人,其中不乏中国文物界的著名专家和收藏家,有不少藏家当场就与举办方取得联系,表示要去主场参拍的强烈意向。

另据透露:预展结束后,有9名山西富豪收藏家当场报名去德国参拍。

预展期间,记者还遇见了一位来自台湾、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古董商人,他不无惆怅地对记者说,他打算把自己在台北的古董店搬来北京。他还告诉我有这种想法的不止他一个人。“没办法啦,‘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古董这个行当就是奔着钱来的!哪个地方钱多,哪个地方就热闹嘛……”他不无失落地说。

一个月后,纳高春季中国艺术品拍卖会如期在德国斯图加特和中国香港两地同时举行,众多有备而来的中国买主,在纳高斯图加特的拍卖主场上演了一场独角好戏,他们志在必得、稳稳叫价,使得一些来自欧洲当地的买主不敢与之血拼,据山西省内知情人士事后透露:此番煤老板们海外夺宝收获颇丰,共竞得拍品近20件。但是究竟有哪些人参加了竞拍,记者始终没能打听到具体姓名,知情者只是说:“他们都不愿意露面,很多人都是通过电话或委托人参入竞买……”

此次竞拍的惨烈程度,我们倒是可以从德国当地一家报纸发表的消息中领略一二:“……多家媒体记者目睹了一场中国富豪们相互厮杀的竞买场面……令人费解的是,许多在欧洲人看来是极为普通的瓷器,但在中国人的眼里却也成了‘国宝’——一件小小的青花瓷碟起拍价仅为七万欧元,成交价却是四十八万欧元;一件以贝壳纹路为造型的白色瓷器起价为六万欧元,成交价为三十二万欧元……看起来,今年4月的中国之行,给纳高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滚滚财源!”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