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龙眼木家具:莆仙民间家具的明珠

[来源:《古典工艺家具》杂志]  [2012/11/27]
[img]uploadpic/201211/2012112742354033.jpg[/img]龙眼木凳形架几

[img]uploadpic/201211/2012112742361465.jpg[/img]龙眼木底座

要全面且清晰地了解莆仙工艺在现世的艺术成就,就应该研究研究龙眼木家具,从历史以来所形成的家具文化的发展脉络,我们不难得出结论,正是龙眼木家具在民间的存在,极大地确立了莆仙地区传统家具的流派风格。

龙眼木家具:莆仙民间家具的明珠

文/徐谦

核心提示:龙眼木在莆仙地区的植培历史这么悠久,如果谈到莆仙地区的家具及其他雕刻摆件所取得的艺术成就和抢眼的市场表现,绕不开龙眼木家具。

核心提示:眼木家具在莆仙地区盛行,有着天然的工艺土壤和文化基石,天时、地利、人和,造就了龙眼木家具及其制器的工艺地位,成全了它作为莆仙民间家具主流的文化身份。

作为藏云堂雕刻艺术创始人、林建军精微透雕工作室创作总监林建军研习“精微透雕”工艺传统迄今,他对龙眼木制器,尤其是龙眼木家具的认识,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在大家多关注红木文化和仿古家具的今天,他的这种研习显得与众不同,但我们可以很容易就理解到,这不仅仅是源自他对莆仙艺术土壤的情感,还有他对莆仙工艺传承的思考。他说,莆仙地区民间工艺长盛不衰,而取材本地树种做家具又是国人的习惯,龙眼木在莆仙地区的植培历史这么悠久,如果谈到莆仙地区的家具及其他雕刻摆件所取得的艺术成就和抢眼的市场表现,绕不开龙眼木家具,离开龙眼木在莆仙地区的制作及使用传统,可以很负责任地说是很不客观的。

他的这个观点,引起了我的共鸣,结合我自己平时关于红木学习的一些心得,我们发现龙眼木家具及其制器,在莆仙工艺的载体表现和文化活动中,曾经发挥的重要作用,是值得关注的,它所扮演的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确实不应被忽略。

带着进一步研究的初衷,我们开始了关于龙眼木家具话题的系列探访。探访是从莆田市区北磨社区的一家古玩店开始的。就是这家看似不起眼的小门店,走进去竟然琳琅满目,全是各式各样的宝贝。绰号“博古翁”的翁老板,浸淫古玩经营行业已二十余年。听建军说明来意,熟谙民间家具收藏的翁老板,很认真地说起有关龙眼木家具的话题: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龙眼木家具并非没有人关注,20多年前就有人关注了。这些关注的人,不光是莆田的和本省的,全国各地的都有,但这些人都有个特点,都了解家具,不是简单的玩家,从莆田买龙眼木家具回去,除了收藏以外,甚至有的是为了做自己的民间家具博物馆。龙眼木老家具的价格,当时也不低,1994、1995年龙眼木的三斗闷户柜就能卖到2万块。去年,一个著名的大藏家从北京来莆田,他当时相中的一个龙眼木罗汉床,就花了大几万请走的,这个价格跟现在的红酸枝罗汉床价格也不相上下了。

龙眼木家具是莆田民间家具的代表,有工艺基础,也有时间的印记,具有收藏价值是没有问题的,但目前流通性弱一些,市场因素作主导,价钱随各人心意,各过各人眼,无法形成价格参照,所以,从收藏角度讲,还有捡漏的可能。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博古翁”说到龙眼木家具的价值,不仅仅是工艺因素,还因为现在大的东西没有人愿意做了。拿龙眼木家具里的代表品种——镜框打比,仅做个龙眼木镜框,工人就有7-8百元的收入,谁愿意去做大件呢?毕竟龙眼木家具的大件,选料工艺要求不会比现在流行的红木家具更低,何况,红木家具的工钱和收益都比龙眼木要高,相比之下,龙眼木家具费工吃力收益低。能供于流通的好东西,本来就不多,没有人愿意做,当然价格就越来越昂贵啰。

在翁老板处,我们亲眼看到了几件80年代的龙眼木家具小件。一个是龙眼木的底座(尺寸:32*17CM),一个是龙眼木凳形架几成对。底座面板虎皮纹纹理清晰,底座腿足上部与攒边的格角部分连接匝实,自上部抱肩到下部外翻马蹄足,线条起伏舒张凝练,起承转换协调顺畅,颇有明式家具的意韵。而另一具龙眼木凳形架几虽仅有30公分见方,然而面板下穿带竟有3CM宽,用功精到令我等肃然起敬。30余年的时间并不久远,但这副民间家具无意间流露出的态度,却让我们仿佛触摸到莆仙民间工艺的脉搏,心底甚至还有意味深长的慨叹。

莆田是妈祖文化发祥地。莆田木雕兴于唐宋,盛于明清,素以“精微透雕”著称。宋元时期,由于沿海一带妈祖信仰的盛行,带动了寺庙的建设,而寺庙的建设促动了莆仙民间工艺的兴起。而福建木雕中最具代表性的工艺——龙眼木雕在清代就开始出现,这一时期也是红酸枝登上红木文化舞台的时期,在京城从事紫檀木与红酸枝家具生产的莆仙民间艺人,在本地从事龙眼木雕的艺人,势必形成反哺和交流,所以说龙眼木家具在莆仙地区盛行,有着天然的工艺土壤和文化基石,天时、地利、人和,造就了龙眼木家具及其制器的工艺地位,成全了它作为莆仙民间家具主流的文化身份。

通过建军和“博古翁”对莆仙工艺和民间家具的相关介绍,对龙眼木本身的木性,我也多少有所了解。龙眼木材质坚重、极耐腐、不受虫蛀,木纹细密,色泽柔和,符合工业及民用良材的标准。老的龙眼树干,特别是根部,虬根疤节、姿态万状,是木雕的好材料,成器后有“古董”之美。这些特征都符合我们日常对家具的使用习惯和审美追求。所以,刚才那两件作品虽小,但气质沉古,稚拙玲珑,精湛的民间工艺与优质的龙眼木两者间结合,不啻是艺术与天资的相遇。

山西的榆木家具,苏州地区的榉木家具,他们都有着非常浓郁的地域特色,有着广泛的民间基础。而龙眼木家具在莆仙地区的使用,与柴木家具在国内其他地区的流行,都应该视同我国家具文化的遗脉。林建军作为“莆作”商标的持有者,说到山西的老榆木家具对北方家具工艺的贡献,苏州地区的榉木家具对“苏作”乃至明式家具的贡献时,他说莆仙地区的龙眼木家具对“莆作”工艺在今后的开宗立派,“仙作”流派在今天的传承发展,亦功不可没,忽略龙眼木家具作为民间工艺的载体形式,那么我们今天谈传承的话,会很空泛,研究龙眼木家具,也可以藉此填补载体研究的空白,弥补载体缺失的遗憾。

莆仙地区目前是国内最大的高端红木家具出产地,尤其是“中国古典工艺家具之都”——仙游坝下,更是“仙作”流派的代表,在当今红木古典家具业界有着举足轻重的行业地位。认真思考起来,建军的说法不是没有道理的,龙眼木家具在深层面的文化价值还有待发掘,谁能说“仙作”流派与盛行莆仙民间的龙眼木家具,没有必然的千丝万缕的血脉渊源呢?要全面且清晰地了解莆仙工艺在现世的艺术成就,就应该研究研究龙眼木家具,从历史以来所形成的家具文化的发展脉络,我们不难得出结论,正是龙眼木家具在民间的存在,极大地确立了莆仙地区传统家具的流派风格,并据此丰富了莆仙家具工艺的文化内涵,随着时代的进步和岁月的更替,工艺家具的载体形式发生着改变,与时俱进十分重要,但也不能仅仅谈高端材种,而忽略了本地材种的贡献与价值。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