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周斌:行为艺术妖魔化会被课程消解

[来源:艺术中国]  [2012/11/28]
[img]uploadpic/201211/2012112837125597.jpg[/img]图片资料

行为艺术作为当代艺术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却一直备受争议,而四川美术学院自6月份以来将行为艺术作为一门真正的学科纳入学院艺术教育的范畴,在国内颇有威望的行为艺术家周斌、辛鑫以及批评家陈默[微博]都是此学科的教育人员,此消息一经发出便引起了热议。在没有任何参考的模板下,艺术家周斌接到川美实验系主任张小涛电话后就投入了紧张的准备工作中,因为行为艺术在中国发展的时间较短又没有得到很好的普及,因而在将它正式作为课程时如何去向学生传授知识,如何让学生在没有课本知识的情况下去了解行为艺术的背景及发展历程等一系列问题成了周斌前期工作的重中之重。为此,99艺术网编辑采访了授课已达半年之久的周斌,请他为大家详述了他在川美教授行为艺术的林林总总。
西汶艺术网
99艺术网:对于川美开设的行为艺术这门课程,您认为它有何意义?

周斌:首先,它的开设对行为艺术长期“妖魔化”印象有一定的改善作用,因为很长一段时间内行为艺术都出于被误解的状态;其次行为艺术是非常具有开放性的艺术方式,这种非常自由的艺术方式对于培养学生拥有自由的创作思维很有帮助;这些在我看来都对学生有着非常的意义。

99艺术网:在您看来为什么大家会对行为艺术有“妖魔化”的误解?通过这门课程的开设会对这一误解起到消解的作用吗?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周斌:之所以有误解我认为是三个方面的原因:第一,大众对艺术的学习不够,因为我们所接受的艺术教育到初中阶段基本就没有了,所以大众不仅仅对行为艺术甚至对国画这些艺术方式也都不是很了解;第二,与媒体也有一定的关系。很多媒体在对行为艺术的报道上也是基于抓眼球的策略,对于奇怪和容易被人关注的事情报道得比较多,其中有一些虽然也是行为艺术作品,但并是很好的作品,因为它比较刺激、比较抓眼球,这样就容易造成误解让大家觉得行为艺术就是这样;第三,与艺术家有关系。行为艺术在中国只有三十年的时间,我们在中国要找能够坚持创作行为艺术的艺术家几乎是凤毛麟角,所以很多作品都还处于初级阶段。更多的行为艺术家基本上是浅尝辄止,做一、两年就不做了。我将这些人称作“票友”,平常像玩票一样,有兴趣就做,有活动就做,没有活动就不做,实际上行为艺术家需要非常艰苦的日常训练和日常思考,这种“票友”多了以后,创作了太多的非常差的行为艺术作品,这也是让别人误解的一个重要原因。

而通过这门课程也肯定会在一定程度上消除这种误解的存在,因为我们会让更多的人了解行为艺术的历史,从学术上来了解行为艺术,培养更多的对行为艺术有真正了解的学生,他们将来到了社会上又会影响身边的人,这样的话会逐步改善行为艺术的情况。

99艺术网:您的具体教学内容是什么?

周斌:我的艺术课主要是注重实践,带学生做练习,因为国内没有行为艺术史的课本,但我觉得这部分内容必须让学生了解,让他们了解行为艺术是如何从上个世纪一步步发展到今天的,中国的行为艺术又是如何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出现并发展到现在的,这些背景是非常重要的,但是我们不会用很长的篇幅来讲这个历史,我们现在已经做过几次练习,每一次的练习过后都会进行全班讨论,然后结合这些作品,再来解答学生的问题,评述这些练习的一些得失。

因为没有行为艺术史的课本,但又必须让学生了解行为艺术发展的历程,所以我也会在课堂上给他们放大量国外行为艺术家的DVD、视频资料,通过阅读、讲解、讨论,让他们认识到行为艺术有着非常丰富的创作手段和方法。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99艺术网:除了在课堂上的练习之外,您是否会带学生参与到一些您自己的展览活动中?

周斌:会的。今年10月份我在成都策划了“UP-ON向上国际行为艺术节”,我所教授的川美班上的一些同学去看、去观摩,有一些全程都有参与,课外我们也经常在一起喝茶,聊天。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99艺术网:在您教授行为艺术课程的这段时间里学校有哪些支持的举措?

周斌:因为从上半年6月份才开始这门课,学校也都是在尝试,也在观望。我们上半年五周课程效果非常好,之后就在新媒体系做了一个名为“薪火”的展览。而这下半年继续开设这门课程,这就已经证明了学校对于这门课程开设的认可。当然,因为我们目前也处于行为艺术教学尝试阶段,包括我个人去编写教案,设计课程,实际上之前也是没有案例可查的,我们也不想做得太高调,也没有向学校提出要求。如果提出要求问题不是太大,因为开设这一个课程也不是一个系所能决定的。

最初我也有点迷茫,毕竟在国内第一次开设这门课程,要怎么去教是我思考的重点。

所以前期我也做了很多的准备工作:我知道在西方从七十年代开始就有这样的课程,这次我邀请的国外艺术家里边也有在大学里做教授的行为艺术家,甚至有的还是院长,而且他们年纪较大,非常有经验,我觉得既然在西方可以有这么长的历史的课程,我们一定有可以学习的地方,在之前我也跟很多国外家通过Email与他们沟通、了解和学习。
西汶艺术网
99艺术网:从上学期教授行为艺术这门课到现在学生有怎样的反响?

周斌:从第一节课只有一半的学生来听课,到我们进行到一个多星期的时候基本上全班同学都来且很投入,上半年在三周的课程之后做了一个“薪火”的展览,本来是没有展览的计划,但是学生的创造性和热情都很高,我和张小涛老师觉得非常意外,于是就决定做一次展览,当时全班的同学都参与实施了作品。

这一次的课程刚开始同学的积极性也不太高,他们也很诧异为什么开行为艺术的课程,他们觉得行为艺术会怎么教呢?但是到目前来看比上半年效果好,可能因为有上一个班的影响,同学们的积极性更高一些。

99艺术网:在您看来中西方艺术教育对行为艺术的态度有什么差别?

周斌:因为在西方整个艺术史发展的线索非常清晰,所以西方社会对行为艺术的认识实际上是有这种基础的,而且西方对于身体的材料,包括裸体也有他们的传统,所以在西方行为艺术作为一个比较先锋的艺术并没有像在中国这样有奇怪的遭遇,而行为艺术在中国的遭遇是艺术之外的一些话题所造成的,比如裸体、对身体富有挑战性的一些使用方法、色情等等一些话题,其实这些讨论跟艺术并没有太大的关系。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