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吴树《谁在拍卖中国》:生肖铜像的情感演绎

[来源:艺术中国]  [2012/11/30]
选自:吴树[微博] 《谁在拍卖中国》  第三章 拍卖圆明园,谁的狂欢节?

兽非兽,生肖铜像的情感演绎

新闻背景: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2000年4月中旬,香港回归中国3周年之际。香港一家报纸刊发消息:“2000年5月2日,香港苏富比[微博]将举办《春季圆明园宫廷艺术精品专场拍卖会》,拍卖品是两件圆明园流失文物——乾隆年制造的青铜虎头和乾隆款酱地描金粉彩镂空六方套瓶……此外,香港佳士得[微博]也将在近期拍卖另外两件被抢圆明园珍宝——铜牛头和猴头……”

就是这样一则普通拍卖新闻,刚一见报就突然引发一场罕见的政治风暴,不但席卷了这个人口密集的海湾城市,而且很快还惊动了北京的上层人士、震撼了内地关注此事的亿万中国人。从4月12日起,香港的各大媒体都刊播了有关这两件拍品的历史资料与照片,并配发了社会各界人士对此事的反应文章。香港《文汇报》、《大公报》纷纷发表社论:“……这些文物见证了中国屈辱的历史,拍卖行的行为损害了中国人民的尊严,拍卖行以商业行为来作解释,难以令人接受!”

一连数日,部分香港学生和文化团体公开打出“抗议拍卖掠夺文物”、“归还中国国宝”、“强盗掠夺的文物必须归还祖国”等标语口号,先后来到两家外国拍卖行门前举行抗议示威(照片)。

在中国内地,许多知道了这件事的人也纷纷通过互联网及其它媒体,表达对此事的关注和对两家外国拍卖公司的愤慨。

2000年4月20日,中国国家文物局正式致函香港索斯比拍卖行和佳士得拍卖行,要求他们能够明智地停止在香港公开拍卖圆明园流失的珍贵文物。国家文物局严正指出:这些文物在法律上的性质是“战争期间被掠夺的文物”,按照有关国际法规定,都应该归还,没有任何时间限制……”

在一片抗议声中,苏富比、佳士得两家公司连连召开会议,让他们的律师反复推敲香港特区的有关法律,最后认定此次拍卖不违反香港法律和有关国际法,决定对中国政府的声明以及大众的抗议不予理睬,按部就班地走完拍卖程序……

2000年4月30日,佳士得“春季圆明园宫廷艺术精品专场拍卖会”在香港金钟万豪酒店如期举行。香港电视界同仁毛先生身携摄像机,亲历了现场,尽管事隔数秋,毛先生向我讲述当时的情景时,往事历历在目,心情依旧沉重。

“……那场拍卖会原定于下午4点30分举行,我和我的同事早早就去了现场。在金钟万豪酒店停车时,我就看到有一群人围在现场门前,有人举着分别用用中、英文书写的标语、有人高喊口号。标语上写着:‘停止拍卖贼赃,立即归还国宝!’‘Stop Auction! Return Chinese relics to Motherland.’口号更加激烈一些,除开呼喊标语上的内容之外,有几个大学生模样的人还用手提喇叭呼喊着:‘反对拍卖!反对国贼!’那个所指的‘国贼’究竟是谁,我到事后才听说,好像指的是台湾一家古董商。

“大约到了4点25分,门口发生骚乱,示威人群举着标语、喊着口号冲进会场,并与前来阻止的英籍保安人员撕打起来。顿时,会场内外乱成一团。这时候,佳士得工作人员一面宣布拍卖会推迟,一面纠集全部人马,协助保安劝退冲进来的抗议者们,维持现场秩序。经过一番推搡,好不容易关上了大门,许多被关在门外的人,便坐在外面走廊里通过电视观看拍卖。

“在场外发生冲突的时候,场内气氛同样也很紧张。先是佳士得工作人员宣布:‘一位原定要进场直接竞买两只兽首的大买家因故迟到,所以开拍时间向后推迟半小时左右,请各位谅解……’

“接下来,我发现有一个中年男人与旁边两人低声商量了一下,好像是对刚才宣布有人将要开大价钱竞买兽头的消息作出反应。一会儿,那位中年男人拿着手机走到一旁,开始不停地拨打电话。事后我听大陆的朋友说,那个中年男人是内地知名的国有大企业保利集团的艺术顾问,名叫易苏昊。
西汶艺术网
“下午5时许,在比原定时间推迟45分钟后,拍卖才得以正常进行。佳士得此次拍卖的12生肖铜像有两件,一件是猴头、另一件是牛头。猴头先上拍,起价是200万港币,每次竞叫加价20万港币。开始根据我们的预料,竞买者可能会以港台人士为主,出乎意料的是打一开叫,中国内地的保利集团博物馆馆长易先生就开始举牌。后来我向大陆记者打听,才知道一开始保利集团并不是冲着这几尊铜像来的,而是要竞拍另外两件瓷器。来到香港后,易先生一看几件铜兽首闹得沸沸扬扬,而且舆论已经政治化了,上升到国宝回归的高度,于是,他临时请示总部,总部决定要不惜血本,拿下这几件铜像,避免国宝继续外流。同时,总部还把定价权完全交给了他。

“可是据我在现场观察,兽首的买家并不多,几乎全是中国人,而且与保利集团叫板的,就只有几个台湾买家。几轮过后,竞价者只剩下保利集团的易先生和另外一位电话竞买者。我在现场听说,那位电话委托者也是台湾人。当时我们几个香港记者就有些纳闷:怎么又是海峡两岸的人飚上了呢?既然是政治化了,大家都是中国人,谁拿下它们还不一样?非得要拼出个鱼死网破?仔细一想,我们大家都觉得这里面隐藏着一个局,一个完整的商业陷阱。说实在话,那个时候,我们担心的不是那几个兽头会落入外国人之手,因为那种可能从一开始就几乎等于零。大家都替保利集团担心,担心他们跳进别人下的套。最后事实证明,我们的担心并非多余。经过20几轮竞价,最后保利集团以740万港币拿下了猴头,加上佣金一共818.5万港币,高出起拍价4倍多。

“接下来的铜牛首拍卖更是毫无悬念,又是在保利集团的易先生和台湾那位神秘的电话竞价者之间进行,经过21个回合的较量之后,对方放弃,保利集团以700万港币的成交价又拿到了牛头,加上佣金共计774.5万港币,也将近高出起拍价4倍。拍卖师刚落槌,全场掌声雷动,持续了三分多钟,门外甚至有人放起了鞭炮,香港的华人都为这两尊被称为‘国宝’的铜属首能归保利所有感到高兴,因为在大家心目中,保利是代表国家、代表民意来竞拍这两件东西的。场上,连佳士得的工作人员也情不自禁地跟着鼓掌,脸上明显透露出一种如释重负的神情。

“这场拍卖结束后,几乎所有的香港报纸都在头版头条发布了相关消息。街头巷尾,很多香港市民都在议论这件事,而且,一些报刊上还出现了五花八门的猜测,如有一家小报就骇人听闻地描述:“会场上,参拍的北京人带着十数个军人保镖”、“场上百分之七十的人都讲普通话”等等。还有的报刊则对易苏昊本人的身份进行演绎,说他是前中国军队的著名将领陈毅元帅的儿子……后来我知道了那是误传,陈毅元帅的儿子名叫陈昊苏。

“那几天,我看到内地的媒体更是欣喜若狂,连篇累牍地报道拍卖经过,庆祝国宝回归,把保利公司的代表描述成岳飞一样的民族英雄。我不知道内地的同行们心里到底是怎样想,这件事对于大多数像我这样的香港媒体人,还有一些圈内知道一些内幕的人,心境却没那么单纯,大家的感觉更像是吃进去一顿不容易消化的美食大餐……”

我的朋友毛先生尽管学成于西方,骨子里却是一位非常传统的中国夫子。他虽然学的是历史,但却对近现代中国政治有着非常独到的见解,而且还有着高于常人的新闻洞察力,从他向我复述2000年春夏之交发生在香港的那两场拍卖会,完全可以看出这一点。

“比较佳士得张扬跋扈的风格,苏富比的运作则显得更加隐晦和富于策略性。从这两场拍品相近、内容相同的拍卖会,你就很明显可以看出二者的不同之处。先说拍卖会的主题,佳士得明知大陆从政府到人民都很忌讳清末那一段令人屈辱的历史,却仍然不管不顾、单刀直入,定位叫‘圆明园宫廷艺术精品专场拍卖会’,甚至在宣传运作上干脆自爆卖点,让大陆媒体提前恶批猛打、口诛笔伐,搅它个天昏地暗、人尽皆知,然后趁机点燃战火,制造出鹬蚌相争的局面,自己乐得巧取渔翁之利;苏富比则不然,尽管他们要拍卖的东西同出一处,但是他们尽量避开一些特别刺人感官的字眼,跟在佳士得后面,既享受先行者的炒作效果,又可以少挨几颗子弹。他们此场拍卖主题名是‘中国瓷器及工艺品拍卖会’,品种概念模糊,年代不清,设计者煞费苦心。可是尽管如此,战火已被佳士得点燃,堵在身后的苏富比这一回还是无可逃避地受到了烘烤。

“2000年5月2日下午,苏富比拍卖会在香港金钟香格里拉酒店如期举行。由于几天前佳士得拍卖会遭遇尴尬,苏富比加强了现场警戒级别,不但动用了人数众多的保安,我们还在现场看到了一些身穿制服的香港警察也加入到治安保卫行列。

“我们提前一个小时来到卖场,卖场外面照样被抗议的人群围了个水泄不通,我们费好大劲才把设备安全运及会场。在抗议的人群中,我发现有我儿子所在中学的一些教师,他们除开散发传单和呼喊口号外,还大声宣读抗议信,信中说:‘国宝是属于包括700万香港市民在内的13亿中国人民的,应该归还中国’!读完抗议信,教师们企图冲进会场,但被保安死死挡住,最后只好让门卫将他们的抗议信递交进去。这一幕刚落,又有人突然手持两张照片冲到警察跟前说:‘警察先生,我们报案,有人盗窃了国宝!’我凑近一看,两张照片正是当天的拍品,一张是圆明园铜兽首,另一张是圆明园流失的乾隆款酱地描金粉彩镂空六方套瓶。那个警察接过照片笑笑,说了一句:‘你很会搞笑啊!’便把照片还给了那位教师。这一次因为保安和警察已经做好充分准备,抗议人群始终没能冲进会场。

“进入主场后,我发现里面早已是座无虚席、人头攒动,就连后面也站满了看热闹的人群。有人在后排拉起了横幅,上面写着:‘抗议销赃,归还国宝!’

“下午2点20分,拍卖开始,拍卖师刚念出拍品‘乾隆款酱地描金粉彩镂空六方套瓶’,后排就有人打断拍卖师的介绍,连声高喊‘拍卖贼赃可耻!’的口号。抗议者是一位青年人,两位保安架着他退场,他仍然大声呼喊着口号。这时候,门外的人群闻声而动,趁那个喊口号的青年人被推出门之机,又一次向拍场发动了冲击。苏富比工作人员一面全力抵抗,一面打电话向香港警方求援……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又折腾了一通,拍卖才重新开始。乾隆六方套瓶起拍价420万港币,拍卖师话音刚落,坐在头排的一位身着深颜色西装的男士便迅速举起53号牌。令人费解的是,与几天前佳士得拍场所经历的一样,53号先生的对手又是一位操着英语的电话竞买者,一番激战让在场者暂时忘记了政治内容,投入到胜负的悬念之中。当然,现场有一些知道53号先生来历的人,从情绪上明显偏向他那一边,他每加价一次,场内就报以一阵掌声。可到后来由于二者咬得太紧,别说是掌声跟不上,就连现场的电子记分牌的数字显示都跟不上拍卖师的报价。就这样令人惊心动魄地纠缠到1000万港币后,电话那边的叫价才开始放慢了速度。此时,拍卖师将叫价阶梯从几十万上移到500万,两分钟后,经过40余次叫价,电话那边的竞买者才偃旗息鼓。53号先生以1900万港币的报价击败了对手,在一片爆场般的掌声中拿下了这件拍品。拍卖结束后,一位大陆同行告诉我,53号先生是北京市文物局[微博]的代表。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一小时后,圆明园铜虎首在众人的唏嘘声中被搬上场。叫价前,我曾想跟几位香港同行打赌,结果大家意见却惊人地一致——花落保利。因为大家知道,此时的兽头已经远离它自身的概念了,而且人家保利集团有着很深的国家背景,既然他们在前一场拍卖中已经尽显不惜血本、志在必得的气势,还有哪个买家还敢真的跟他们叫劲?我们一致判断,这只兽首的成交价肯定要比佳士得拍场上的那两只要便宜得多。可是对于我们媒体人士的判断,几个香港本地的资深艺术品经纪人却不认同,他们判断:正因为如此,所以这只老虎头的成交价肯定要比前面的猴头和牛头高得多。

“结局是,我们的判断有错。保利的竞争对手倒还是那位操着英语的、据说是台湾人的神秘电话竞价者,但是最后成交价却达到1400万港币,是上一场拍卖两只兽首成交价的两倍……

“事后,香港媒体都开始议论起一个人,那就是台湾寒舍集团总经理王定乾,他几次在别的竞争者将要退出竞拍时半途杀入,继续接力与大陆买家竞价,仅那只六方瓶,他就让北京文物局多掏了将近900万人民币,要不是现场有人怒喊“打倒卖国贼”,不知道他还要竞争到什么价位才肯罢手……”

佳士得、苏富比两起涉及圆明园被抢文物遭到拍卖后的第3天——2000年“5.4青年节”,香港特区行政长官董建华出席了香港“千禧青年成人礼”。在大会上,特首先生语重心长地向一大批在香港殖民地时期出生长大、又耳闻目睹了此次拍卖风波的青年们说:“为什么四件清朝末年的文物在香港拍卖,居然能够在社会上产生这么大的反响?主要的原因是这四件文物不单是国宝,更加重要的是,它们的失落带出了国家当年的一段耻辱的历史。香港市民对这四件国宝在香港拍卖所作出的强烈反响,表现了香港市民的爱国情怀;表达了我们的希望,希望那一段不堪回首的厄运,不会再降临在我们国家和民族头上!”

董建华先生这一番祷告辞般的话语,可以点亮善良者的心智,然而却无法阻止利欲熏心者的恶行。2000年春夏之交发生在香港的两场拍卖事件过去后7年,香港苏富比又一次重复上演了一场恶作剧:当年由台湾寒舍集团花18.15英镑(202万元人民币)从伦敦苏富比买回的圆明园铜马首,以6000万港币的天价被重新悬挂上香港苏富比的拍台之上,并公开打出“八国联军-圆明园遗物”专拍的刺激性标题。于是,一段完全按照2000年那两场拍卖事件复制的“闹剧”,令人厌烦地开始重演:多方抗议——抗议无效——高价拍卖。唯一的区别是,此次拍卖没有公开进行,而是改由苏富比的一位高官和一位台湾商人从中“撮合”,以包括佣金6910万港币的价格被澳门富豪何鸿燊购得,后赠送给保利集团博物馆存放。除开这只马头之外,何鸿燊先生还曾于2003年以600多万港币从纽约协商买回铜猪首,也赠送给保利博物馆一并保存。至此,圆明园流失的12生肖铜像,除开5只未露面、两只在法国,其余5只,都保存于保利博物馆。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对于圆明园12生肖铜像的拍卖,中国两位文物界的老前辈却始终表现出难得的清醒。国家《文物保护法》的主要起草人之一、中国文物学会名誉会长谢辰生老先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气愤地说::“一个铜马首,就6000万港元,开什么玩笑?该回归的要回归,但回归的渠道不一定是买……是到了该刹车的时候,以后此类事情也不要再干了!”

国家文物局专家组组长、中国著名的古建筑学专家罗哲文说:“作为庞大的圆明园建筑无数构件之一,大水法中的12生肖本身价值并不重大,其工本、工艺等并不特别,价值顶多几十万元人民币而已。它们的价值,不是经济和艺术价值,而是政治价值,因为这是侵略者的罪证。将当年以强盗行径劫掠的中国文物用天价拍卖,无异于敲诈,既可鄙,也可耻!”

接二连三的圆明园兽首天价拍卖,一惊一咋、没完没了的神经刺激,也让国人从狂热的“回归”炒作中逐渐趋于冷静,不少人开始思考:晚清以来,中国被抢、被盗、被走私出境的珍贵文物数以百万计,而且其中绝大多数文物的真正价值都要比圆明园铜兽首高得多,假若都像这样买下去,不说国人的颜面全无,恐怕穷尽国库民仓也难以全部赎回。同时,许多头脑较为冷静的学者纷纷提出疑问:这一场场拍卖闹剧后面的炒作者是谁?得利者又是谁?

国人清醒了,可老外不知道,还是有人想趁火打劫、继续玩弄中国人的爱国情感。于是,又一场场面更大、波及面更广的圆明园“兽戏”,在马首回归后的次年跨国上演……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