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劳伦佐·儒道夫的亚洲艺术之旅

[来源:艺术中国]  [2012/12/3]
尽管2012年的第二届“艺术登陆新加坡博览会”买气冷淡,成交金额不如首届,但是博览会创始人劳伦佐·儒道夫对于即将于2013年1月24至27日举行的第三届艺术登陆新加坡博览会充满了期待。

作为有“世界艺博会之冠”之称的巴塞尔国际艺术博览会前任总监,劳伦佐把巴塞尔从一个小型的艺术博览会变成了如今全球首屈一指的艺术博览会。很难想象劳伦佐在成为巴塞尔艺术博览会的总监之前是一个律师,1991年他在一个安静的小村庄巴塞尔,作为总监加入了一个小型的博览会。之后,他迅速把巴塞尔艺术博览会从一个正常的交易博览会变成了它如今的样子:充满浮华与魅力、成交金额巨大和大量高品质的作品。

在劳伦佐的十年任期之中,他创办了巴塞尔迈阿密海滩艺术博览会,他把收藏家变成了VIP,引入了大量的企业赞助并且开办了许多支持新兴艺术家的项目,把巴塞尔这座瑞士小城真正打造成了全球艺术中心。在他离开巴塞尔时,每年大约有800多家画廊在巴塞尔艺术博览会的等候名单上。

在全球严峻的经济形势下,“艺术登陆新加坡”的日子并不好过,从2012年的这届展会参观人数低于预计和成交金额就可见一斑。但劳伦佐最大的优势在于得到了新加坡政府强有力的支持,用他自己的话来说,“除了在巴塞尔,我还没有在其他任何地方得到过能和新加坡相媲美的支持”。

事实上,在1992年劳伦斯曾经拒绝过新加坡举办国际艺术博览会的邀请,“在2007年我到上海时,亚洲正在成为全球宣传的中心,但我意识到我应该找一个不仅仅着眼于亚洲市场的地方,新加坡地方太小,不足以成为一个艺术现场,但是它位于中国、印度和东南亚的交叉口,这三个是最有潜力、增长最快的市场。”

新加坡并没有建立自己的艺术现场的野心,而是旨在建立一个艺术品交易与对话的中心,联合一些亚洲零散的艺术现场。新加坡将会投入245万美元用于未来五年的艺术项目和艺术与主流教育的融合。这对于“艺术登陆新加坡”来说无疑是个好消息,因为即使市场不景气,在政府支持的背景下,依然可以办得不失声色。

《21世纪》:“艺术登陆新加坡”和亚洲的其他艺术博览会有何不同之处?

Lorenzo Rudolf:当前是一个全球化的时代,如果是做一个以全球化为目标的展览,基本上有两种模式,一种是在全球范围内涉猎,这就需要你有足够强大的资源和人脉,能够覆盖几乎所有的地区;另外一种模式很另类,就是有自己的理念和定位,但是你的理念定位必须非常清晰,同时也要能够非常准确地传达给别人。这两种模式在当今不论哪一种的推行都不容易。从亚洲来看,有两个努力成为国际化艺术展览的展会,一个是香港,一个是新加坡,其他的艺术博览会基本都是围绕着本土在做。从台湾到韩国,再到日本的东京艺博会,基本还是在本地和本土的范围内。

《21世纪》:您如何比较香港艺博会和艺术登陆新加坡?

Lorenzo Rudolf:这两个城市都是亚洲的金融中心,现在有更多的西方画廊在香港开设分部,这迫使中国画廊也在香港开分店,因为他们不想放弃自己的市场份额。在这两个地方,政府也投入了大量的资源来支持当地文化事业。事实上香港拥有更大的市场,但是,在新加坡将会是艺术对话、交流的中心。所以说我们并不是想要和香港去竞争,我们有各自不同的侧重点。自从香港艺博会被巴塞尔收购以后,它的财力物力变得非常雄厚,并且拥有了更多的全球资源,像一条大鳄一样。在新加坡并没有资源上的优势,但是我们也能做出一些和香港不同的东西,要和香港有区别,这就是异化、身份的问题。其实国际化并不是要所有展出的作品完全来自于纽约、伦敦、巴黎,大部分作品还是要呈现本国本地区和亚洲的特点,这是重中之重。

《21世纪》:为什么在2013年的展会新推出了印尼馆?

Lorenzo Rudolf:在我看来东南亚的艺术将会是下一个艺术热点,而东南亚着眼点在印尼,印尼的艺术家在全球化中将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印尼也有很多好的收藏家,但是印尼的问题在于它的产业链和产业结构上,没有像样的美术馆、基金会和一些艺术机构,画廊的实力也很弱,为此我们就要为印尼做很多事情来推广印尼艺术家和他们的作品。所以2013年的展会我们选了35个最好的印尼艺术家来创作作品,成立了一个印尼馆来展示。如果想了解印尼当代艺术,到这里来看就行了。

《21世纪》:香港对于中国买家来说似乎是一个更方便的购买地点,新加坡如何来吸引中国买家?

Lorenzo Rudolf:确实,从地理上来说香港确实离中国大陆非常近。但是中国也正在有越来越多的藏家收藏外国艺术家的作品,这些人会经常出国走动。同时,新加坡是亚洲的私人财富管理中心,这意味着有很多有钱人在新加坡都有自己的私人账户,当然包括中国。事实上,我们最大的客户之一就是一个中国人。中国藏家杨斌是我的好朋友,他在新加坡也有公寓。当我问他为什么喜欢新加坡时,他说新加坡是在中国之外唯一既可以吃到中餐又可以用中文交流的地方。

《21世纪》:如果中国的艺术品交易税率未来有所调整,会对国际艺术品市场产生怎样的影响?

Lorenzo Rudolf:中国现在确实面临很高的艺术品税,所以有很多人觉得在国外买艺术品,品质也好,也能保值和升值,卖家也很讲信用,但是要回到中国来就要加税,所以会有很多人想尽各种办法逃税,当然这是违法的。如果交易放开,中国的税率调整到和国际水平一样的话,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在西方,纽约和伦敦之所以成为最大的艺术品交易市场,正是因为纽约和伦敦的税率是最低的。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