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辽博馆藏中国古代书画名品展观展侧记

[来源:深圳商报]  [2012/12/4]
[img]uploadpic/201212/2012120446463909.jpg[/img]
西汶艺术网
唐黎明仿丁观鹏《法界源流图》。(局部)

[img]uploadpic/201212/2012120446488749.jpg[/img]

深圳市民在深博认真观赏展品。

11月28日与几位画家前往深圳博物馆拜观《石渠宝笈 旷代风华——辽宁省博物馆藏中国古代书画名品展》。这个展很精,都是辽博国宝级的藏品,多由溥仪当年借赏赐之名,给溥杰偷带出宫,后来流散于东北的旷世名迹。看了一天,意犹未尽。回家后,凭着激动之余的点滴印象来简述一下观展心得,以免忘怀。

在光照方面,一般书画展的光照强度是300勒克斯,这批古书画只能接受50勒克斯的强度。所以就算灯光昏暗,观者也最好不要摄影,就算不开闪光灯,自动聚焦时的红色射线也会对这些古画造成难以挽回的损失。比如李成的《茂林远岫》,瞪大眼也看不清,有很多印章,也几乎看不清。反而我们手上的印刷品还层次分明点。但是觉得,这就是一幅完全不同于其它山水的宋画,这是真真切切做不得假的宋人真笔。为什么学宋元要靠理解分析,因为我们不能直接拿笔开始临摹,不真切的成份太多了,需要自己去找规律。这幅画虽然雾里看花,但是总体的图式规模,繁复幽深,层层密集,而又气韵流动,确实令人神往。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赵孟頫《红衣罗汉像》并跋文,最震撼。红衣的朱砂色确实艳丽,但是并不跳,衣服和坐垫的红色有区分。面部有很多虚线的成份,绘画性很强。后面的一页赵氏自己在画毕十七年后的跋文,紧跟着就是董其昌和陈继儒的跋文,这样一比较,董其昌的书法直接被赵孟頫打了一个落花流水。另有赵孟頫跋《怀素书论书》数行及《归去来辞横卷》。尤其佳。曲不尽言,意在笔外,是赵书最难学处。
西汶艺术网
古人学书法,总有数体,不同场合使用不同书体。这次见到董其昌的楷书《圣旨》,端庄恭谨,以颜体面貌示人;题款的小字,则风神潇洒,是另外一种面貌;他写的信札,则是随笔信手,意到而已。现代人用一种书体写任何场合的书法,这样难免面貌贫乏。

马和之人物册《毛诗唐风图》,人物精妙,树石简略。楷书文字十分端庄谨严,出锋挑脚处又温婉可人,有点像宋高宗赵构书,耐人玩味。
西汶艺术网
唐代张旭大草《古诗四帖卷》,气息在元代以下。印章多漫漶,以掩饰其拙,这点我认同启功先生的观点,估计托名后仿的多。有一件张即之的大字楷书,用类似五代董源《夏景山口待渡图卷》,这才是真正的水墨华滋。远汀、土坡一些后人习惯用干裂擦笔的地方,董源也画得很浑厚滋润。仔细地看,近处的树和竹林,房屋,舟船,都历历在目,一笔不苟。甚至渔夫扛在肩上渔网,感觉也是湿漉漉的。整幅远山的点子都是用淡墨层层积累,很生动透气。 文征明的《桃源图卷》,山重水复,树杂云合,精工之作。但是最后用十分概念的重点子密密麻麻点下来,远近山基本雷同,过于概念化,跟董源《夏景山口待渡图卷》上的点子,实在没法比。但是文征明的点子,打得很实,很圆浑,比沈周的又含蓄典雅一点。文征明的画看上去比董源的画费工夫多了,但是并不讨好。

宋徽宗《瑞鹤图卷》,以前看原大复制品,觉得很好,天青色就是汝窑天青釉的颜色,十分惊艳。今天见到原作的天青色,因为矿物质颜料氧化的缘故,其实并不鲜亮,已经很灰了。这是徽宗能够确认原作的珍品之一,值得细细观赏。

唐寅(伯虎)的《悟阳子养性图》小手卷,现在能买到的复制品基本不差分毫,连墙头的壁坼也复制得很一致。这幅画十分精彩,人物和房屋的描绘最具匠心。吹毛求疵的话,是有几棵树画得比较荒率,而云和水的用笔也没有明显区分。或许这是江南第一才子为了讨生活的一幅应酬之作?在这幅画上我们可以看到唐伯虎那方著名的“南京解元”的朱文印。

仇英的《清明上河图卷》,与张择端的原作有很大差异,画面总长度增加了至少三分之一,他其实描写的是扬州一带的城市风景。其中的人物工细到让人目瞪口呆,人物往往只有半个指甲盖大小,面目、衣饰、动作无比生动。亭台楼阁的界画水平更是令人瞠目结舌,用朱砂勾的楼栏干,如头发丝一般细。勾的格子窗帘,还没有头发丝细,我们弯腰看着都累,真不知道古人是用何等心力去完成这样的杰作的。在一个画店里见到了一位伏案的画师,是仇英自写,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找找看。

传为李公麟的《商山四皓·会昌九老图合卷》,人物极好。画面楼台、水纹、事物、衣纹均用极细的线条勾勒,但是几棵大树用较深的墨,对比强烈,整体画面显得十分古雅。

经典很多,不能一一记录。古人作品,和古人的尺幅小品包含千山万水相比,当代画坛流行动辄创作巨幅大画的行为是不是显得十分可笑?古人的作品耐得细细审视,今人的作品,大多偶一入目挺好,很快生腻。总之,这是一个珍贵的展览,可以改变对许多名作的认识,无论是不是学画者,都值得花上半天时间细细观看。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