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王广义对话希克:艺术家收藏家是独立的

[来源:艺术月刊]  [2012/12/10]
[img]uploadpic/201212/2012121051571549.jpg[/img]图片资料

[img]uploadpic/201212/2012121051574397.jpg[/img]图片资料

10月13日,“自在之物:乌托邦、波普与个人神学王广义艺术回顾展”在今日美术馆[微博]开幕。这是当代艺术家王广义创作近30年来大型回顾展,展出了艺术家从上世纪80年代至今的作品,其中有几幅画作是乌利·希克的藏品。此次展览持续到11月27日。

希克曾担任瑞士驻华大使,在过往20多年的收藏中,结识了包括王广义在内的诸多艺术家,并收藏了2000多件艺术品。他今年六月刚做出决定,将其中1400多件作品都捐给了香港M 视觉艺术博物馆。展览开幕前一天下午,希克从欧洲抵达北京,开幕后第二天飞回欧洲。年近七旬的他说,这是对自己近17年老朋友最好的支持。采访结束后,希克在王广义的新作一件长约10米、用500卷油毡展开的装置作品《圣物》前驻足,就像多年前他们结识时一样,他依然饶有兴致地提了两个问题:这个作品叫什么名字,想表达什么?

那时相识
西汶艺术网
使馆“巧遇”,免了签证费

王广义(以下简称“王”):我们认识应该是1995年,你刚来中国当大使那会儿吧,在你的大使馆里。我要去瑞士做展览,因为时间紧,想问签证官能否提前四五天。当时你的秘书听到了谈话,知道我是个艺术家,请我到你的办公室和你见了个面,你断断续续说点中文,但说得不太好。我记得你说你喜欢我的艺术,还说好等我从瑞士回来去我的工作室看一下。

希克(以下简称“希”):那应该不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第一次是在一个朋友的晚宴上。我在瑞士时就知道你的作品了,晚宴之后不久,你去使馆签证,我们又遇见了。

王:对,我想起来了,你的记性比我好啊。那次你还说签证费免了。大概一个星期后我从瑞士回来,你的秘书就联系我,说你要去我的工作室拜访。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希:我记得你的工作室当时还在北京南边的一个地下室,只有一个门。我看了你的作品,还问你是否愿意为我一幅画。

王:我应该说的是“可以考虑”吧。(笑)我当时理解的意思是,你想从我这里选一幅作品,而不是我单独为你作一件。

希:我当时特想让你为我作一幅的。

王:我觉得你很会跟艺术家打交道,你跟他们谈艺术,这是一个很好的方式。如果你当时马上就问我,你的一件作品多少钱,我可能会反感。艺术家还是很希望藏家和他谈艺术的,这样他们才能理解他的作品。这点,对于艺术家和藏家彼此间的交往很重要。

我记得我们当时谈了一些比较实在具体的艺术问题,比如作品表达了什么、艺术与什么相关等问题。如果你和我谈东、西方的艺术,我倒没什么兴趣了。我当时就觉得你挺懂艺术,所以才愿意慢慢跟你接触。

希:其实我有很多问题,我想知道你艺术作品的含义是什么。你对艺术的理解,可以让你做出很多的作品。我看过你上世纪80年代的作品,那时我是以一个西方人的视角来看,会不自觉把它们和西方同时代的画作进行比较,所以作品当时并没有对我产生很大吸引力。

在地下室看你的《大批判》系列作品时,我仍是从一个西方人的视角看,但此刻作品对我来说已经完全不同了。我认为《大批判》系列会是你重要的作品。所以,就很直接、很自然地提出来想买你的作品。

收藏往事

“你白白得了一张画啊!”

王:我还记得你当时的说法还挺委婉的,我说了一个价格,你一口答应了。时间太久,具体多少钱我记不起来了。我只记得你当时买了两幅,一幅是《大批判》系列中的一件,一幅是VISA系列中的一件,好像画面是关于狗的?
西汶艺术网
希:画的是人,很小的一幅。我也不太记得价格了,毕竟已经是20年前的事了。

王:你一共从我手里买了四件到六件作品吧,包括两件雕塑,是你不做大使之后收藏的。那次你的运气真好,我的雕塑作品《唯物主义者》——在玻璃钢上沾上小米——刚完成不久,运到工作室,你第二天就打电话给我说到北京了,要到我工作室来坐一下。我告诉你我昨天才做好的雕塑,你当时就买了两件。

我很好奇,你后来为何要从艺术家、收藏家王鲁炎手中买我早期的那些画?

希:因为我对你早期的作品比较了解,当我得知王鲁炎手中有《后古典马拉之死》、《后古典蒙娜丽莎之后》等作品的时候,我就想买下来。

王:我想起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你从王鲁炎那里买下《大玩偶圣母子》油画后,发现这幅画下面还藏着另一幅作品——我在胶合板上画的《一般行为中的理性》。因为那时很穷,画完了《一般行为中的理性》之后,就接着拿块画布绷在胶合板上画《大玩偶圣母子》。时间一长,便给忘了,就直接卖给了王鲁炎,他也没发现这个事。

希:对,买的时候我也没发现。到手后,我发现作品装裱不是太好,于是把《大玩偶圣母子》从旧画框上揭下来进行重装,然后发现木板上还有一幅画。我立马打电话问你是否记得这件事。

王:我自己都不记得是哪张了,后来看了照片才知道。太有意思了。其实艺术史上有很多这样的情况,比如梵·高的作品。因为艺术家穷的时候,画完一张画后,会把画布绷到上面画另一幅作品。你白白得了一张画啊!

希:赚到了。

捐赠缘由

不想做葛朗台,要让公众接触到

希:有时我也找你帮忙。几年前有电视台找我拍一个系列片,采访包括基辛格在内的5个人,让我们谈谈对中国改革开放30年的看法,他们做我的专题时你还帮忙接受了采访。我们是17年的老朋友了,虽不常见,但很亲切。

王:认识你时,我并不知道你后来会成为一个很专业的大藏家,我只是直觉认为你会是个好藏家。你从我手里收了好几件作品,都没有卖过。一个好的藏家跟市场是没有关系的,和市场有关系的藏家不是好的藏家。

你捐给香港M 视觉艺术博物馆的那几件作品这次在我的回顾展展出,那天美术馆拆箱,我看到以后很激动。你把它们保管得很好,我很感动。

希:其实我还做了一些修复。捐给香港M 视觉艺术博物馆的,是我认为很重要的作品。我必须把最好的东西给美术馆,因为是要长期保存的。

我捐这些作品,原因之一在于我年事已高,必须找到一个最好的办法去处理我的藏品。第二个原因,我不想等到我卧病在床后再去想办法处理它们,我必须在还有气力时找到一个好的解决办法。我可不想做葛朗台那样的人。

艺术与大众

有钱的收藏家用耳朵去收藏

王:我曾说过“极端地说,艺术和公众无关”。这里有两层含义,艺术家的创作,一经问世、出版、展出,便与大众构成了一个复杂的关系。但对艺术家而言,在创作、思考时是完全自我的,并不去考虑公众的看法。只有这样艺术家才能创作出有意义、有精神价值的艺术品。历史上的重要的艺术家都是如此。

希:我赞同。好的艺术家会延伸出自己的话题,二、三流的艺术家才会随波逐流。

王:从这种本质上讲,每个人的精神世界都是独立的,艺术家更是如此。他只有在种特定的精神状态下,才能创作出有意义的、或者说是重要的作品。

希:好的收藏家也有自己的体系。但有钱的收藏家不会,他们用耳朵而不是心去收藏。

王:人在最高层面上来讲都是独立的。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