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保护海南古籍是所有人的责任

[来源:海南日报]  [2012/12/12]
[img]uploadpic/201212/2012121235855217.jpg[/img]海南收藏家陈小松收藏了不少古籍字画。本版图片均由海报集团全媒体中心记者张茂摄

[img]uploadpic/201212/2012121235856301.jpg[/img]海南省目前唯一一册被纳入国家珍贵古籍名录的古籍明徐氏东雅堂刻本《昌黎先生集》。

文\海南日报记者 李佳飞 见习记者 李婧

在人类漫长的历史长河之中,语言和文字是文明和文化的载体,而形诸于书本的古籍,更是历经了岁月的沧桑,存留至今,不能说不是一个个奇迹。

中国是世界上古籍最多的国家,这些古籍主要是指1912年以前在中国书写或印刷的书籍,形式多样,仅汉文古籍就有约4000万册。

今年6月,海南省向社会发布公告,请热心海南文化的各界人士,主动捐赠古籍,为海南留史,以建立《海南省珍贵古籍名录》,建立完备的珍贵古籍档案。设在海南省图书馆的海南省古籍保护中心,在将近半年时间内,已征集到本省内300多册古籍的信息,相信还有很多珍贵古籍藏于民间。

经过改朝换代和兵荒马乱的历史变迁,古籍所承载的文化信息和综合价值,意义非同小可。抢救古籍,无疑就是抢救一个国家、一个地区的历史文化,不仅是政府部门的责任,也是每个人的义务。

今天,我们通过研究、阅读那些与海南岛息息相关的历史古籍,依稀可以理出一条乡土文化脉络。

走进海南师范大学图书馆古籍阅览室,浓郁的书香扑面而来,图书管理员小心翼翼地在一摞摞泛黄的线装图书中仔细清点,她翻书时的动作极轻,生怕这穿越历史数百年的文化古籍多半点损伤。

在海南大学图书馆,年近八旬的周伟民教授和妻子唐玲玲同样沉醉于古籍的整理和研究,他们几乎每天都消磨在那间堆满了古籍和复印材料的小工作室里,头发已花白的两位老人戴着黑框老花眼镜,埋头研读、校对、著述,似乎永远不知疲倦。

“文献古籍是一个民族和地区的精神文化遗产,保存着地方文化历史原貌和民族优良传统,对现代经济社会的发展仍有可借鉴和利用的价值。”在《海南地方文献丛书》出版时隔5年后,今年6月,海南省文体厅制定了《海南省珍贵古籍名录申报评审暂行办法》、《海南省古籍重点保护单位申报评定暂行办法》,并向社会发布公告,开展民间收藏古籍的普查登记工作,再次大范围地搜救和保护海南地区收藏的文献古籍。

2万余册藏于图书馆内

记者从海南省图书馆地方文献与古籍部了解到,截至目前,登记在全国古籍普查平台中的古籍约2万余册,其中,海南师范大学图书馆和海口市图书馆收藏的古籍数量较多,分别有1万多册和5000余册。海南省图书馆、琼台师范学校图书馆、海南大学图书馆、文昌市图书馆等,也有不同数量的古籍收藏。

在海师图书馆,记者见到我省目前唯一一册被纳入国家珍贵古籍名录的古籍明徐氏东雅堂刻本《昌黎先生集》,古旧的书卷上记录的是“唐宋八大家”之一韩愈诗词文章。负责古籍管理的陈老师告诉记者,海师图书馆内收藏的古籍以明代以后的刊刻本为主,目前总数为754种13237册,其来源多为原私立海南大学、海南华侨中学等校图书馆的移交和部分古籍收藏者的捐赠。

“捐赠者中,以石光瑛先生捐赠的最多。”陈老师介绍,石光瑛是浙江会稽人,清末应试科举曾中举人,后在中山大学等校任教,上世纪40年代左右,石教授将一批珍贵的文献古籍赠予广东黄埔中正中学,该中学解放前夕迁往海南与海南华侨中学合并,之后,这些古籍移交至海师图书馆收藏至今。

线装的古籍少有插图,一排排黑色铅字洋溢着墨香。通常情况下,馆藏的古籍有很多保护措施,例如设置专门的书库,控制恒温恒湿,以及防虫、防火、防盗等,并且,古籍阅览室的开放服务有严格的管理制度,对有需求查阅古籍者,应提前说明来意,并由专门的工作人员取书,古籍仅供室内阅览,不得外借。

在省图书馆,地方文献与古籍部副主任王冬梅告诉记者,总体而言,我省古籍保护的情况不容乐观,主要是很多图书馆不具备古籍的收藏条件,无专门的书库和书柜等,破损古籍的修复则需专业的技术人员和辅助工具,目前海南懂得修复古籍的专业人才很少。

关于古籍破损的程度,国家有具体而明确的规定,例如文化部2006年发布实施的《古籍特藏破损定级标准》中,根据文献古籍酸化、老化、霉蚀、粘连、虫蛀、鼠啮、絮化、撕裂、缺损、烬毁、线断的程度不同,将破损程度分为一级、二级、三级、四级、五级破损,其中一级破损程度最为严重,通常需要整册揭裱修复。目前,我省馆藏古籍发现破损的通常以三级和四级居多。

民间散落约300余册

与图书馆较大规模的收藏不同,此次民间收藏家登记在册的文献古籍数量寥寥。记者从省图书馆获悉,截至10月底,民间登记的文献古籍仅300余册,且多数分散。

在海南大学教授宋静敏的家中,记者见到两套不同时期版本的《礼记集说》、一套晋代王羲之亲笔书法的拓本、一套明代的《学庸集注》和一套光绪年间的《近科元魁集成》。据说,这已是相对比较集中且价值较高的收藏了。

宋教授说,收藏文物古籍可以追寻历史真相,可以品味不同的人生,其乐无穷。而同样热衷于收藏字画古籍的陈小松先生,更是为自己的藏品精心打造了一间收藏室,一幅幅字画、满满一面墙的书籍,加上古色古香的书台和传统的笔墨纸砚,浓郁的中国传统文化气息令人沉醉。

不过,在陈小松看来,海南民间收藏者对文献古籍的保护现状并不理想,一方面是收藏者缺乏保护修复的意识;另一方面,民间收藏家缺少古籍装订、修复和保存的专业知识,例如海南气候潮湿易生虫蛀,不少人便会使用樟脑丸来驱虫,“事实上樟脑丸有酸性,易使纸质发脆,不利于长期保存”。

因此,有收藏者建议,政府有关部门在普查登记文献古籍的同时,应放开“重点古籍保护单位”申报评定的条件,让更多民间收藏单位和个人的藏品进入被保护的行列;另一方面,省古籍保护中心可适当开展一些科普讲座或展览等,以便普及古籍保护和收藏修复的常识。

在此次古籍普查的过程中,收藏者陈小松还有另外的收获。他向记者介绍,虽然古籍普查登记并不只针对和海南相关的文献资料,但也会有这部分珍贵的古籍出现,书目一旦进入统一管理的平台后,寻找起来就相对容易很多。

保护珍贵古籍任重道远

事实上,在所有登记在册的文献古籍中,与海南相关的地方文献的确十分稀缺。海南大学图书馆馆长詹长智分析认为,明代以前,海南的古籍印刷业比较落后,少量以“作坊”性质出现的民间印刷印制量本就有限,历经岁月的冲刷和历史的动荡,现今保存下来的数目更是不多。明代以后,随着文化繁荣发展,海南岛上读书人增多,收书藏书的氛围渐浓,开始有一些文人留下著作,例如丘濬的《大学衍义补》等,为后人研究历史提供了更多珍贵的思想和材料。

詹长智说,海南地方文献主要包括三块内容:其一,是历朝历代描述海南岛的地方志书,例如《琼台志》等;其二,是海南学者研究著述的文章,例如丘濬、海瑞等人的著作;第三,还有移居在海南的岛外学者所留下的诗作、文篇,如苏东坡在海南时的诗词等。所有这些,都可以成为研究海南的视角和文献资料。
西汶艺术网
但可惜的是,这些涉及海南的珍贵文史材料很多都散落在岛外。目前海大图书馆古籍部从广东、上海、北京,甚至日本、台湾、欧美等地复制影印了大量海南地方文献资料,在不少研究者看来,这些复制品虽不是古籍范畴,但同样具有一定的学术研究价值。

在海师图书馆,陈老师还向记者介绍了利用珍稀古籍的现代方法:例如再生技术,即用复印、抄写等方式,大批量记录和呈现古籍善本的内容;缩微技术,即用摄影的技术,呈现古籍善本的原貌;还有古籍善本的数字化,即将现有的古籍扫描,再经电子合成等数据化处理后,形成具有一定规模的全文数据库,通常可以光盘和网上浏览的方式呈现,例如《四库全书》数据库等。

“网上数据库不仅可浏览古籍善本原貌,还可阅读流畅的文本文档内容,而且具有强大的搜索功能。不过,从市场和文物收藏的角度来考量,电子版本自然远不及纸质原版。”陈老师坦言,就目前情形而言,搜寻和保护海南珍稀文献古籍任重而道远。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