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拯救古籍:解密古籍修复工作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2/12/12]
[img]uploadpic/201212/2012121235877493.jpg[/img]市博物馆,工作人员正小心翼翼扫去古籍上的灰尘。

[img]uploadpic/201212/2012121235878553.jpg[/img]残破的古籍等待修复。南都记者 方光明 摄

南都讯 记者郑子龙煮糨糊、杀虫、拆书、补洞、装订……有多少人知道这是在修复古籍的工作?他们躲在泛黄的纸堆里,干着这高雅又枯燥的工作。但在东莞目前并没有这种专职的古籍修复员,“兼职”的也就三四个。按照这个配备,根据东莞各大图书馆和博物馆藏有古籍(含民国时期线装书)大约1.5万册计算,他们得专职修上200年。

修复之难一本古书拆上三四天

蒋彬和牟明磊是东莞市博物馆文物库房负责纸质文物保护与修复的工作人员,也是东莞为数不多的古籍修复员。“我爷爷在广西博物馆修复古籍、书画,我爸爸也是从事这行的。”蒋彬从十八九岁就开始学修复古籍和书画。1997年进入东莞市博物馆工作,但一直到2001年才有机会修复古籍和书画。“修复古籍工序前前后后有30多道,但主要是拆这一步。”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在一张大木桌上,蒋彬拿出一套陈伯陶版的《东莞县志》。“这是清末版本的。”蒋彬说每次修复古籍前都要反复研究,不同时期的书用纸也不同。“修复时,我们用的都是传统手工工艺,前期需要用机器杀虫除霉。”桌子上放着必不可少的几个工具:镊子、毛笔、糨糊和铅锤。糨糊是之前已经煮好的了,一块块的。“因为南方天气问题,煮糨糊时我们要放点明矾,起到凝固作用。”做好准备后,就开始处理书了。

“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蒋彬用这样的话形容自己拆古籍时的心情。“拆得不好就是对古籍的一种损害。”蒋彬表示拆书难就难在南方的古籍往往会粘在一块,要分出来不容易。蒋彬指着桌子上的《东莞县志》说:“这套还好。”如果古籍污垢过多,还需要用软毛刷清除书上的灰尘、擦掉污垢、清除昆虫分泌物等,甚至还要用水清洗,晾干后再补。“拆书快时需要几个小时,慢的话,一本书拆上三四天。”

“我们很多活兼着做,并不是专职修复古籍。”围着一条蓝色围裙的牟明磊从一幅画上抬起头来。这位从吉林工艺美术学院纸质文物修复专业毕业的学生于2009年进入东莞市博物馆工作,跟蒋彬搭档三年了。“书拆开后,就要补了,补很费时间,如果洞多的话,更考耐心。”据牟明磊介绍,补完之后,并不是马上装订,而是需要经过一道擀平的工序。“因为我们没有机器,只能把补好的纸一张张贴在墙板上,擀平后再撕下来装订。修复一本古籍过程非常繁琐,也很枯燥,坚持下来很难。”

人才匮乏博物馆古籍够修到退休

莞城美术馆装裱部,负责修复书画的钟卫平做这份工作已经4年了。这位在1979年就进入省博物馆修复书画和古籍的专业人员,1996年辞职后曾去了美国。2008年来莞后,最初是作为莞城图书馆古籍修复室负责人引进,但最终古籍修复室“夭折”,转来负责美术馆装裱部。

在钟卫平看来,书画修复比古籍修复步骤简单点,但技术含量更高。目前同他在莞城美术馆装裱室工作的还有一位同事,但都是只修书画。“我是专业的,但不是专职的。”据他所了解,与省博物馆、中大图书馆等专职分工不同,目前东莞修复古籍的专业人员有几个,但专职的没有。“古籍修复员,一般出身有三种,除了我这种博物馆或者图书馆系统内培训的,还有家传和院校专业毕业两种。”

南都记者了解到,东莞市图书馆线状书有8000多册(含民国书籍);莞城图书馆有古籍2000多册,加上民国时期的,也有近4000册,市博物馆有1659册;加上可园博物馆等地方几百册,全东莞不含私人收藏的古籍(含民国时期)都有大约1.5万册。

“专职修复古籍,综合不同破损程度,正常情况下,一个月一个人最多只能修复2册。”根据钟卫平这种说法,按照东莞目前仅有三四个修复员配套计算,即使专职去修复,也需要大约200年才可以修好。“古籍或多或少都有一定程度的破损,而且因为南方的天气问题,蛀虫易生,南方古籍破损更严重。”在市博物馆“兼职”修复古籍10多年的蒋彬自称修复古籍“绝对没有超过100册”。牟明磊曾开玩笑说,单市博物馆1659册古籍,就“够我们两个修到退休都修不完了”。

古籍修复一般程序

1拆:要把古籍书页一页页拆下,然后反面朝上;

2粘:用毛笔沾上糨糊,把色泽相近、专门留下来的旧纸粘到破损部位,再把多余的边角撕下;

3压:一层书页一层溜边纸地叠压好,再压平;

4订:一层书页一层溜边纸从分页到最后装订要经过补洞、喷平、倒页、折页、钉纸捻、齐栏、修剪、打磨等十多道工序。

拯救古籍
西汶艺术网
 

东莞仅有一台除虫消霉机器

正是因为古籍无人修复,东莞市图书馆古籍室并未对外开放,目前仅有莞城图书馆开放古籍室。一位业内人士表示,文史研究者和高校师生是古籍借阅的主流读者,与广州不同,东莞恰恰缺乏这两种读者,所以图书馆古籍室乐得只把古籍收藏。

但收藏不修复并不是古籍最稳妥的处理办法。南方的天气潮湿易生蛀虫,常规湿度下藏着也是一种损害。“但东莞所有图书馆连除虫消霉的机器都没有,要拿去广州省馆。”据蒋彬介绍,现在东莞博物馆内有一台除虫消霉机器。“还是我2006年去买的,可谓是东莞第一台跟修复纸质文物有关的机器。”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