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艺品和人品:从蔡京到宋徽宗论起

[来源:艺术中国]  [2012/12/17]
蔡京按照司马光的指令在五日之内完成了其他大臣认为根本无法完成的工作任务,不能简单的说是蔡京已经成为了一个政治上的变节者,因为以蔡京的眼光,司马光是个什么东西,他看得是清清楚楚,他的这一出乎寻常的举动,与其说是卖身投靠,不如说是示威之举,他以自己的超凡的行政能力向司马光显示:爷不是白吃白喝的酒囊饭袋!

如果我的这个解释行不通的话,换一种说辞,或许能让人们理解和宽容蔡京。那就是蔡京作为一个大宋王朝的臣子,他即不应该是王安石的人,也不应该是司马光的人,他应该是朝廷的人!作为一个朝廷命官,他有义务有责任在政治上与朝廷保持最高度的一致,不因个人立场而闹情绪而犯错误。如果我这么讲解的话,还有人不能理解中国人的官场和中国人的品性,我可要以一个共产党员的身份义正词严地破口大骂了!

高太后垂帘听政九年,司马光和他的旧党也猖狂了九年。对同志像春天般的温暖,对敌人像严冬般的无情。对追随自己的人尽数提携,对异己分子严厉打击。高太后病逝之后,哲宗亲政,这位小皇爷继位十年之久,没有人把他放在过眼里,都拿他当一个木偶了。一旦亲政之后,其反弹的力量之大,足以惊世骇俗。小皇帝一脚把牌局踢翻:都给我重头再来!

哲宗皇帝亲政,任用王安石新党阵营里的人物章惇,重弹改革变法的老调,意在打击司马光旧党一族。章惇大权在握,立即引蔡京为心腹之人,一点也没有见外的意思。这说明了蔡京在司马光旧党主政期间,仍然坚守着王安石新党人员的立场,并没有完全彻底地卖身投靠到那帮所谓的正人君子阵营中来。从这一点上讲,我觉得蔡京同志还是有政治操守的嘛!

章惇主持朝政,虽然这是王安石新党人物,但此时的哲宗一朝,改革变法已经面目全非了,党争,无止无休的党争,你死我活的党争才是这一时期的主旋律。但是,蔡京在这一阶段,好像并无特别的恶行,无可指摘。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哲宗是一个短命皇帝,亲政六年就死翘翘了,享年才二十五岁。在他身后继承皇位的是中国史上最具有艺术天赋的皇帝,宋徽宗赵佶。就是那位花了二万钱高价购买蔡京题字的扇子的小王爷!赵佶君临天下了,蔡京的飞黄腾达就是必须的了。

在宋徽宗赵佶继位之初,这位皇帝本想调和变法派和保守派之间的矛盾,幻想着满朝大臣和衷共济,一起建设和谐盛世,便改元为“建中靖国”,想以“大公至正”两派人马并用,兼行“元祐”与“绍圣”的施政方针,平息朝廷党争之局面。然而,十几年来,变法派和保守派的积怨太深重了,彼此之间都不遗余力的伤害和打击对手,怎么可能说一句对不起的话就能够调和了呢?绝无可能!既然无法调和,就只好请一方永远闭嘴吧!此时宋徽宗十分倚重的大臣里有蔡京这等人物,这位艺术家皇帝天枰的砝码向哪方偏重就可想而知了。谁让那蔡京的书法那么好呢?

崇宁初,宋徽宗拜蔡京为相,采取了一边倒和一刀切的政策,将持不同政见的司马光、文彦博等98人列为“元祐奸党”。崇宁四年,又“黜元祐害政之臣,第其首恶及附丽者,得120人”,徽宗皇帝御笔亲书,“刊石立于文德殿门东壁”。把元祐党人碑树立之后,蔡京有处理了一起“上书言事案”,在这个案件中,蔡京把同为新党中人的章惇也给一勺烩了,再立“党人籍”碑,指责章惇。黄履等十余人“为臣不忠”,也和元祐党人一样对待,予以贬逐。

许许多多的历史学家把北宋徽宗年间所立的这两块“党人碑”作为徽宗施政的过失,也作为蔡京阴毒弄权的证据,但是,你去看一下发生在北宋年间的两起文字冤狱。一起是“乌台诗案”,另一起是“车盖亭诗案”。前者是新党制造,直接受害人有苏轼等三十九人之多。后者是元祐党人所为,是北宋开国以来以文字制造冤狱打击政敌面最广、力度最大的一次。司马光等人在高太后的支持下,对新党成员捕风捉影,进行了一次斩草除根式的政治清算和完全彻底的打击报复。所谓的“正人君子”在中国不绝于史书,但是他们的恶行却隐藏在字里行间。蔡京,对这些所谓的正人君子们,瞧着不顺眼已经很多时。

两块“党人碑”在蔡京主政时确立,新党旧党中人,被他老人家一勺烩了。得罪的人太多了,打击的面太大了。在当时以及后世,鲜有人为蔡京的施政过失而辩护的,大奸臣大恶人,盖棺定论,也在情理之中。

如果说蔡京掌权之后,以霹雳手段打击党人纷争做得有失分寸的话,但并不是毫无缘由的。在历史上,蔡京的大奸大恶形象的确立是因为他“舞智御人”。蔡京,以自己超凡脱俗的智慧,驾御的是宋王朝的大老板徽宗赵佶。

赵佶,这个才华横溢的好青年,十八岁登基做皇帝,在短暂的励精图治之后,便开始沉溺在极度奢侈淫逸的生活当中,最终走上了亡党亡国的不归路,跟蔡京“身为国相,志在逢君”的荒唐引诱是分不开的。以这个理由给蔡京定罪,貌似可以成立,但是我总是觉得并不十分地靠谱,哪里出了问题呢?

宋徽宗赵佶是什么人?这是一个才华横溢的书画艺术家,是一个浑身上下都流淌着艺术细胞的人。他当皇帝君临天下,身边所倚重和信任的大臣基本都是文学大家和书画高手,要说全世界上古今中外的执政政府成员,平均艺术修为水平最高的非北宋徽宗一朝莫属,这本身就是一件很荒唐的事情。你想,由一大帮艺术家组成的一个执政政府,整天在一起都能干些什么?人家才不会去买宜家的家具,喝星巴克的咖啡,吃圣必客的披萨,谈秋雨的文化苦旅呢,那是今天小资的行为准则,大宋王朝的君臣们丢不起那人!“悦声色,起土木,运花石”,这才叫品位!

写到这里,我突然想起了中国儒教学说的一句话来,叫什么“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我感觉非常的好笑。这句话二千年来,被儒教子弟视为瑰宝,当作指导自己人生的座右铭。其实,这句话是一个弥天大谎,是一个无出其右的绝大骗局!在中国的历史上,你见过修身的,你见过齐家的,你见过治国平天下的么?

王安石怎么样?司马光怎么样?这二位都是在道德文章无可挑剔的大儒了吧?针锋相对的棋手,谁不想以自己的那一套主张治国平天下?可是他们最终都是失败者。在他们身后,还有一位明朝的张居正,这也是一位胸怀远大政治理想的人物,他继王安石之后,又是一位想治国平天下的大才,其身后结局又怎么样呢?想到此处,我想可以结束这篇文章了,真该洗洗睡了。

蔡京,一个历经了王安石、司马光、章惇三次变法和改法的复杂的政治斗争的人,中国官场的那些操蛋的事儿和操蛋的人,他都见识过了,都领教过了。可以说,在他的眼里,神马都是浮云了!这个国人眼中的奸邪之人,以他的天资聪颖,以他的智力出众,不幸而生在中国,除了书写一笔好字,吟得一手好诗,他还能做什么呢?作者:韩妙第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