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揭秘古董隐形产业链:名壶可代工书画可量产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2012/12/18]
编者按

据法国著名艺术品拍卖网站发布的年度艺术品市场报告的数据,2011年,全球艺术品交易额中,中国排名第一,占全球市场的40%。而且,因为古董本身利润非常高,再加上各种鉴宝节目的炒作,吸引了越来越多“藏家”入市。

但是,就如业内人士所说,这一行“水太深”,所有新入行的“藏家”都要交不菲的学费。而且,因市场无序、缺乏正式规则,从而也让一些资深玩家马失前蹄。《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深入古董产业链进行探访,力求还原出“古董”炒作的路径。

夏清逸

据法国著名艺术品拍卖网站发布的年度艺术品市场报告的数据,2011年,全球艺术品交易额中,中国排名第一,占全球市场的40%,几乎相当于第二名美国和第三名英国的交易额总和。古董收藏不再是有钱有闲者的专利,随着各种名目的展览会、古玩市场的增加,中国正在掀起一股收藏热潮。

但正如《古董局中局》作者、“文字鬼才”马伯庸[微博]所说,“古董永远都是炒作的市场,没有办法像钱一样有准确的估价,完全看市场需求、收藏家兴趣出手。所以说古董从出手、拍卖、收藏、估价,整个过程就是一个炒作过程。只不过有些炒得凶、炒得差,有些手段比较下作。”

其实,古董造假、字画仿冒,古已有之。东晋时,康昕仿冒王羲之书法真迹,连他儿子王献之也辨认不出来;宋徽宗喜欢造假,仿制了一大批商代的青铜兵器,摆在宫廷里,乐此不疲。

原本一文不值的东西,精心涂抹一番,就可以价值连城;巨大的利益,令这个市场不断膨胀,更有一些家族,父传子,子传孙,世世代代在这个晦暗不明的江湖里营生。全国文物收藏界一年的营业额大约在500亿元,而3年前还只有200亿元。

夜间出笼的“鬼市”

12月8日,周六,凌晨3:30,落雨后的深冬,寒意更加逼人。而上海城隍庙附近的老街上却依然人影幢幢。

在这条十米左右见宽的街道两旁,从入口的牌坊处就摆起了小摊,一路向里延伸了几百米。借助街道内昏黄的路灯,不时有影影绰绰的手电筒光束扫过两边的地摊,而小摊主则几乎隐没在黑暗之中。

这里就是上海最有名的“鬼市”。每周六凌晨,陆续有人上摊,直到清晨六七点钟人流散去,迎来城隍庙老街喧闹的早晨,就这样日复一日轮回着。“鬼市”是中国传统的交易古玩旧货的集市,通常有红木窗框、紫砂壶、书画、玉器瓷器等物品。而与一般集市不同,鬼市只在没有阳光的夜间出现,买卖人人手一只手电筒,用来照明和观察货品。

尽管几乎每一个摊主都宣称“我的东西都是‘老’的”,但这些“老”东西,可能昨天还在某个乡村的家庭作坊里。

在中国的古玩与艺术品收藏市场,有一条隐秘的产业链,从毫不起眼的乡村和小镇通向大城市的收藏品商店和拍卖行。经过这条产业链的“升华”,一幅千元左右的“吴昌硕”(绘画)最后可以变成几十万元,一个数百元的“顾景舟”(紫砂壶)也能炒到十几万甚至上百万元。而“鬼市”只是这条产业链中下游的一环,用来处理那些并不高明的仿制品。

“我这边都是从外面收来的旧东西,不像他们的,都是假的。”一名摊主如此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每周他都会到全国各地的乡村兜兜转转,从农民家中淘一些“宝贝”,有时听说哪里拆迁就立刻冲到当地,收一些东西拿到“鬼市”摆摊。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在这里,买卖双方除了谈价钱外几乎不交流,除非碰上初来乍到刚入行不久的人,不过,摊主们总是信誓旦旦地保证:“我的都是‘老’东西。”

除了卖家,“鬼市”上还有一类职业买家,他们往往有自己的店铺,每周来此淘一次货,再拿到自己的店铺出售。一对中年夫妇就看遍了每个摊位的紫砂壶,遇到品相好一点的就收下来放到随身的行李袋中。他们每周从外地来上海进货,专收紫砂和瓷器。而记者也在“鬼市”看到不少拖着大行李箱的买家在“淘货”。

一位上海的画廊老板明显淘到了满意的货品,他展开一幅泛黄的莲花鸳鸯绢画,笑着对记者说:“这东西寓意好,开价8块5,最后5块成交,我拿回去裱一下,也不卖贵,开个三五千元,肯定有人买。”在“鬼市”,一块等于100元,一角等于10元。这幅500元成交的旧画,在他的画廊可以标价几千元。这名老板还展开一幅卷轴,“唐云的画,仿得还可以。你喜欢书法么?以后有好的拿过来,我可以帮你卖。”该老板说。

不过,有人对“鬼市”的货品显得有些不屑。“这些赝品都是仿得最差的,真正好的不会在这里出现,也不止这个价。”一名圈内人告诉记者。

事实上,尽管“鬼市”的仿制品比较粗糙,几乎没有人把它们当真品买,但它们和那些足以以假乱真的赝品却系出同门。

而在中国不少乡村小镇就是这些仿品的制造基地,虽然大部分仿品工艺较差,容易鉴别,但仍有不少“精品”被职业买家们看中,经过再装裱等处理进入画廊和工艺品店,“每年总会有一两件‘精品中的精品’完全可以以假乱真地在拍卖行拍出高价。”上述人士说。而那些“次品”则流向了“鬼市”和一些普通的艺术品商店。

丁蜀镇的紫砂

只有来到江苏丁蜀镇,才能想象“古董”产业链的上游是什么样。在丁蜀,紫砂是绝对的主题,因为在这里,几乎所有商店名都和紫砂有关,旅店的壁画、装饰也全是紫砂系列。

在丁蜀,你无法数清有多少作坊,因为每一座看起来毫不起眼的低矮平房都可能是一个家庭作坊,一家三口就可以组成一个小小的流水线,专门生产紫砂壶胚,而他们还只是“制造机器”,因为会有专门的中间人给他们下订单,他们需要做的只是重复着拍泥、转壶等工序。

紫砂壶也是我国传统热门的收藏品之一,尽管许多圈内人士都告诉记者今年行情不是很好,但丁蜀一家不到100平方米的紫砂壶店铺,今年的净收入已达1000万元之多,而去年这一数字为500万元。

经过几轮的收藏热潮,如今好的藏品越来越集中到藏家手中,市面上的好东西越来越少,一些藏家一旦收藏也不愿再转手。供给与源源不断想进入这个圈子的新玩家需求形成了一对矛盾。

在这条利益链中,中间人就成为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

所谓中间人,就是藏家或是零售商和紫砂壶作坊之间的中介,他们可能自己在丁蜀经营一家紫砂壶店,可能是紫砂工艺师,也可能只做中介。大城市的商人看到“商机”,来到丁蜀向这些中间人下订单,例如一次性要多少把某大师的壶,30天后拿货。中间人就把订单派给不同的家庭作坊,这些家庭作坊只负责做胚,10天后拿货。等胚做好后,中间人收回来后敲上大师的印章,再送去工厂烧制。

“刻个章很方便,以前大多是台湾人电脑刻章带过来,比当地刻的好多了。现在宜兴刻一个100多元,台湾的就要贵10倍不止了,但是更像,想要什么章都有,不管是当代名家还是古代大师。”周宏(化名)说,他是土生土长的宜兴人,在紫砂这行已浸淫了数十年。

据周宏介绍,紫砂壶成本并不高,500元的已经非常精致了,但卖出去远不止这个价。“现在越仿越好,进价两百,卖出去两千,工艺好的价格甚至翻几十倍,个别仿大师壶卖到几十万元的也有。”周宏说,“做的人赚得不多,中间人也赚得不多,大头都是被来收的商人赚去了,反正没有标准,价钱自己定。”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