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梅斌:三问栗宪庭先生

[来源:艺术国际]  [2012/12/24]
现在是2012年12月20日晚12时,马上就是世界末日来临之际,鬼才知道这个预算时间是如何得来的,但姑且算作一次末世的忐忑期待吧,如果这些话终将永远存在我的电脑里,也就是这预言真的不幸言中,那也就无所谓了,该说的还是话出来好些,免得噎死在末世废墟里。

中国当代艺术大体算是从八十年代初开始的,虽然严格意义的形式语言转变和当代艺术概念应该是从八九以后才开始的,特别是以栗宪庭先生为旗手的中国当代艺术潮流集中转向社会政治学批判,由栗先生等批评家基于现实政治立场推出的“政治波普”、“玩世现实主义”、“艳俗艺术”等概念的学术导向,推动了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为中国社会文化的思想自由和进步起了不可磨灭的促进作用。

自新世纪开始,随着中国艺术市场的发展,当代艺术的影响力以爆发式的速度拓展,特别是随着“国家当代艺术研究院”的成立标志着当代艺术在中国政权下获得了一定认可,当代艺术似乎功成名就,个中人物不免大喜过望便要分疆封侯了,在这里我想说的是如果我们追随的文化理想仅仅就是为了这些,那我们应该安心了,然而事情没这么简单,近二十年以来,中国“当代艺术”在其不断的发展和演化过程中已经失去原有的生命基础,很多事情仍旧困扰着这个民族,我们生存感受好像并没有幸福起来,政治压迫依旧严重,也就是说文化发展路途仍旧很艰辛,所要做的思考依然任重道远。

这里对栗宪庭先生提出的几个问题,当然也是我们自身需要去反思的地方。

一问 九十年代基于政治压迫所产生的文化反抗是否本身来源于共产主义思维方式余存,它的局限性和危害在哪里?

二问 如何面对文化理想主义者主动被商业绑架及政治太极双重消解,当权利被侵害者转变成当权者时还有能力和勇气面对最初的自己么?

三问 当一起成长起来的艺术家兄弟由于时代发展变化和您精神上走向陌路时,您是愿意保持那份独立和勇气还是选择回避?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