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仇浩然对话秋拍:透明诚实市场运作很重要

[来源:雅昌艺术网]  [2012/12/26]
【导语】雅昌艺术网[微博]自2012年春推出深度视频访谈栏目“对话春拍”,特邀各拍卖公司负责人、业内专家及各大藏家,详细解读他们眼中不一样的拍卖。2012年秋季,雅昌艺术网再度打造“对话秋拍”栏目,邀请拍卖公司、业内专家、藏家详解:今年秋拍各大拍卖公司如何应对,在经营策略上做了怎样的调整?高价拍品背后的故事以及市场被低估的价值洼地、市场调整期如何更好地投资?以及收藏体系的建立等等。在罗中立奖学金赞助人仇浩然先生邀请香港不同拍卖行负责人进行“雅昌对话秋拍”之后,仇浩然先生接受雅昌艺术网专访,探讨香港各大拍卖行的不同特色以及几大拍卖行如何在香港形成鼎足之势。
西汶艺术网
刘倩

雅昌艺术网:浩然老师您好,今年您同雅昌合作了浩然对话系列,在这个系列中您几大拍卖公司高端负责人进行对话,而在这几场对话之中,您最大感受是什么?

仇浩然:我从这系列对谈中对每一个拍卖公司都有一点感受,这几位嘉宾包括罗夫奥拍卖公司执行长张增伟、天诚国际拍卖公司现代及当代艺术部董事李美玲,佳士得[微博]中国二十世纪中国亚洲当代艺术品国际董事张丁元,佳士得亚洲主席高玉龙,蘇富比亚洲主席程寿康,保利香港地区董事张益修,所以我借这个机会和大家分享一下我对于这些不同拍卖公司的看法。

我和程寿康先生做访谈的时候,对我感受最深的就是程寿康先生对于人才的保留,现在蘇富比拍卖公司在香港有一个特别的艺术空间,他是非常希望将来有机会的时候可以在艺术空间里边让这些员工互相交流,增加公司内部的感情,因为一个拍卖公司始终都是“以人为本”的一个服务行业,如果内部部门不协调、互相去争生意的话对于大家来说都不是一个好事,我觉得程寿康讲的管理人才方面我是非常佩服的。

天诚拍卖有限公司李美玲女士在她的访谈里提到她对艺术的一种看法,特别是对于当代艺术是一种人文关怀,在人文方面往前推进;她在中国当代书画这方面的推进已经做了两年左右,我对她这方面的坚持和眼光是非常敬佩的,一个拍卖公司一定有这样的勇气才可以往前推进,形成一个平台。

再说佳士得张丁元先生,我还记得七、八年前他来香港开始成立亚洲当代艺术部门的时候,所有人都觉得不可能,因为当时只有中国现代、二十世纪、中国当代等艺术。我还记得第一次在香港进行了拍卖之后,张丁元先生晚上和我通了一个电话,我们当时都聊到为什么把亚洲当代艺术带到香港这样的一个平台去推广,我非常认同他的这个方法。中国艺术其实也是全世界的一部分,我们也明白中国本地经济发展也是全世界的一部分,我们怎么可以把中国的艺术放在一个比较包容、比较大的平台上边往前推进,这个才是一个拍卖公司和艺术工作者应该要做的行为。我最近听到某些策展人说日本艺术非常小气,但是我们要明白,艺术本身不是一个大气和小气之分,某些策展人和美术馆有自己的眼光,但是我们要明白艺术要反映的是一个国家、民族、地方文化的色彩,假设某一个国家的表现方法就是用这个特有的方法去呈现,其实是我们自己小气,我们没有看得透这个文化中间的发展和包容性,所以佳士得推广亚洲当代艺术这一块,我非常认同,我也觉得我们应该要往前走,有哪一个美术馆不把全世界不同的艺术观念、艺术历史都包含在里边的呢?
西汶艺术网
我和罗夫奥拍卖有限公司张增伟先生谈的时候,他谈到一个台湾公司的可爱之处,也谈到一个台湾的拍卖公司在公司运作方面是以诚实、诚恳为本,每次在他的拍卖里边从来没有一次是在拍卖之后买家不付款或者买家不认帐的可能,当时我问了他一个假设的问题,如果张先生去了另外一个拍卖公司做这个拍卖公司的执行长官的时候,回头看罗夫奥他有什么看法?他就说如果我到了一个国际比较大的拍卖公司回头看罗夫奥,罗夫奥真的是非常可爱的一个地方。

最后我要谈谈佳士得亚洲主席高先生,还有保利香港张益修先生,为什么把他们两个排在最后呢?高玉龙已经在拍卖行业四十多年,张益修先生应该四十岁还没够,所以真正有一个比较好玩的对比,当我问高玉龙佳士得总部派他来香港当亚洲主席的时候给他的指示是什么,他说就是要打开中国的市场,而如今的成果怎样呢?现在佳士得香港好像从最初的四十个员工到现在超过一百二十个员工,在这一百二十个员工里边只有两个是外国人,可以看得到佳士得拍卖公司对于亚洲的重视和对亚洲人的重视;对亚洲市场的推广,他开了一个玩笑,他说其实他来了亚洲之后最希望找到的就是怎么找到进入中国市场的钥匙,他说到现在他连这个钥匙还没有找到,以前他可能连这个门的门锁在哪里都还不知道,但他知道这个门的锁在哪儿之后,往后他需要往前走的时候可以找到钥匙开门进去。
西汶艺术网
倒过来保利香港,其实是张丁元先生把张益修先生介绍给我的,在之前其实我对保利拍卖的认知度不是太深,大部分的信息都是从网上看到,在和张益修先生的访谈当中我问了一句话,我说如果你到了这个公司之后而作为一个最年轻的执行长官给所有后辈,如果你是一个榜样,你觉得哪一点比较重要?他说诚实,我在这里再重申一句话,我对一个市场里边透明、诚实的运作是我觉得非常重要的一点。我是一个律师,也是北大法学院的教授,在我认知的张益修先生的人格和人品当中,我相信他在访谈里跟我说的每一句话;一个拍卖公司如果是一个透明、诚实的往前运作,我也相信他到了香港之后可以和其他的不同的拍卖公司共同鼎足,因为其他拍卖公司的基础是两百年左右的历史,而一个新的拍卖公司如何在这种五年到七年历史情况下与之相比,是在所有历史还有经济、逻辑等等方面是比较难相信的,但在一个诚恳、诚实、稳步前进,而没有做假的状况之下,我非常相信张益修先生可以在香港的平台里和不同的国际拍卖公司共同推进艺术往前走,虽然中间很有可能有比较激烈的竞争,但凭着以和为贵的前提之下,我觉得不同的拍卖公司,台湾的、英国的、美国的,在香港可以为艺术行业和艺术文化共同促成拍卖,并把它扩大,带给大家更多、更精彩的春秋拍精品,而收藏家也可以在这方面,可以能够收藏到更好的东西。

页码1 2 3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