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建国初中南海曾借用故宫文物装点

[来源:中国网]  [2012/12/26]
人大代表兴味盎然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1954年,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在中南海怀仁堂举行,代表人数为1126名。此后至人民大会堂建成前。每年的全国人大也是在怀仁堂举行的。代表们在大会休息期间,有的到后花园散步,有的去休息室喝茶聊天,也有的则专心参观陈列在那里的文物古董。新疆小组在满怀激情观赏文物时别出心裁地提出:“怀仁堂地方好,东西摆设很美,如果能换上新疆的鲜艳地毯,那就更加漂亮了,请领导准许,我们回去就动手准备。”随同的赛福鼎(时为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笑着表示:“主意不错,但要请示中央有关部门,要考虑到各省(市)都有地方的民族的文化艺术,谁不想放在这里?可是放不下呀……”然而半年后,一块长近40米、宽10余米的优质羊毛地毯在怀仁堂正厅出现了。地毯着色艳丽,线条流畅,图案活泼,体现了新疆各族人民热爱祖国、勤劳勇敢、能歌善舞的丰采,待到再开全国人大会议时,理所当然地引得中央首长和各地代表前来观看。有两位维族姑娘,还得意地摆出舞姿在上面轻快地转了起来。上海小组成员曹荻秋、袁雪芬、赵祖康等人说:新疆的美丽花朵,把祖国打扮得越发好看了。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与文物带出的另类故事也十分有趣。一次,八九位代表在休息室围着插屏(文物)那株通体紫红、宽厚肥大、锃光晶亮的野生灵芝,大加猜测,有说100年的,有说300年的,甚至更多的。其实我们也弄不清楚,因为故宫开具的文物借出原件上,没有明确记载。诚然有人打听过,也许出于安全方面的考虑,人家不好明说。

与外行调侃相对应,行内名家郭沫若、国家典礼局局长余心清等又是别样思路了。会议期间,郭老曾约朋友鉴赏过“古铜瓿”、“铜胎嵌珐琅六角花觚”、“斗彩缠枝莲天球瓶”、“青玉采芝山子”、“雕漆双层耳方瓶”、“紫檀木框泥金画村庄农庆图挂屏”。在彼此言谈中,郭老比较着重对当时社会经济文化发展的研究和对劳动人民创造力的无限敬佩,并善于深入浅出地通过文物或画面对比,表明自己的观点,不难看出他的治学是非常深厚扎实的。余老也是文化与政治齐名的人物了,从拥护蒋介石到反对蒋介石,再到跟共产党走,为新中国忠诚服务,是一位传奇式的人物。解放初期,他对国家礼仪与接待工作多有研究指导,对文物的选用更倾向于对级别、形态、体积等外化要素的取舍,正因如此,引发出了一个耐人寻味的插曲。服务科老人唐准告诉我: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召开前夕,为了庆贺毛泽东当选国家主席,余心清专门定制了一把“国椅”,以备在大会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草案)和接见来宾时使用。这把椅子十分另类,比普通的椅子高,没有扶手,靠背垂直,而且超过人头足有30厘米,坐在上面,只能端手正挺,双腿弯曲用力,很是拘板,似乎要让人摆出一副有着特别权威的架式。毛主席一见便说:“这把椅子我不坐,赶紧拿走,我还是同大家一样,坐普通椅子好。”这件事对余老触动较大,后来他对老友坦言:我做这把椅子的本意,是想让毛主席的形象更高大一些,因为他是新中国第一任国家主席,是中国人民极其爱戴的伟大领袖,在国事重大时刻,设计得隆重一点,是我当典礼局长的责任。可人家不喜欢,也没有多说。这表明,毛主席考虑问题细致周到,而我显得过于草率了。

“闺房里的美人”也能为众人欣赏

毋庸讳言,中南海的珍贵古董,是经中央批准的一种内部陈设,必须具备一定条件来到现场的人才能看见,同社会公开场所相比,它依然是“闺房里的美人”,想见者多,能见者少。因此人大代表纷纷建议:将以前的和解放后新创作的,可以公开的文化艺术作品,拍成彩照,辑成画册,存藏各地重点图书馆,供广大爱好者赏阅,倘印制精美的话,也可作为国家领导人出访时的馈赠礼品。后来得知,有些热心代表还专门同国务院管文化的沈雁冰、管轻工业的贾拓夫、管手工业的白如冰谈过。代表们如此大的动作是在向国内外表明:共产党领导的新中国,不仅能保护好、利用好过去的文化遗产,并且也能在新的历史时期以更加丰硕的成果造福于人民大众。

1959年6月,以“中国工艺美术编辑委员会”、“中华全国手工业合作总社”名义,经由北京市“五一五”保密印刷厂打制,新中国第一部大型高档、重达2公斤的彩色画册——《中国工艺美术》问世了。画册共分陶瓷、雕塑、漆器、织绣、金属工艺、竹草编织等七大类,计258幅图。这些影像资料虽然都是新中国成立十年来艺人们的精心创作,但无不显现着古今贯通、民族共荣、全国呈现的三大亮点,尤其在数量较多的仿古品件中,几乎都有着中南海所陈设的文物影子,如北京的玉雕“翡翠花熏”、“翡翠罍”、“玉炉”,漆雕“观音瓶”,牙雕“天女散花”,仿清景泰蓝“圆盘”;又如江西景德镇的仿古人物粉彩“缸”,河北、河南、江苏三省的仿宋件“梅瓶”、“雨点瓷碗”、“缂丝挂屏”,广东的窑变“双龙耳盂”,湖南的“湘绣花鸟”,安徽的“铁花”,福建的“寿山石四季屏”,上海的“宝石屏风”,浙江的竹编“八角盒”,云南傣族的“织锦”,贵州少数民族的“蜡染”,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地毯、乐器等等。所有这些,都是在我们祖先辛勤劳动和聪明智慧的基础上,各族人民经过一代又一代的努力才取得的。当人们见到美不胜收、“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中国工艺美术》画册时,一种欣欣向荣的青春生命力已充分美满地呈现在我们面前,珍贵古董这位“闺房里的美人”终于走出门,让更多的人欣赏。

《中国工艺美术》虽说是“内部发行”,但其真正目的,是专业单位一次“承前启后”的总结。既可以当做国家礼品,又可以用来收藏。因为画册里没有销售单价的文字,难怪有人见了开玩笑说:“真是无价之宝!”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