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尹朝阳:用艺术还原一个真实的自我

[来源:艺术中国]  [2013/1/17]
[img]uploadpic/20131/2013011744098177.jpg[/img]图片资料

编者按:2012年11月2日,“SEE Green Future——中国企业绿色契约-对话2012”于北京召开,随同举行的还有由SEE基金会与嘉德在线[微博]联合主办的“I SEE U 2012——中国企业家公益之夜”,是中国企业家与当代艺术家的共同行动,旨在筹集更多资源来保护我们的环境。众多活跃的当代艺术家捐赠自己的艺术作品,所得善款全部汇入SEE基金会“念水基金”,用于支持保护“水”的项目。在活动中众多当代知名艺术家通过捐赠作品的方式参与到阿拉善SEE公益机构的环保事业中来,当代著名艺术家尹朝阳便是其中一位,这次他捐赠的作品为《红崖》,并强调:“在我看来环保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算是中国目前精英圈里面的人做的一件具有品质的事情。”为此我们采访了艺术家尹朝阳,他从环保的角度,艺术家应该还原自我的角度为我们呈现了他的艺术之路。

道德意义上的先进性是一种怀疑

99艺术网:怎么看待“中国企业家公益之夜”这样的活动呢,就是将中国企业家与当代艺术家联系起来,进行一场公益拍卖,一起做一些有利于社会的环保事业?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尹朝阳:在我看来这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算是中国目前精英圈里面的人做的一件具有品质的事情。

99艺术网:以前有没有参加过的这种公益活动,也是这样的形式吗?

尹朝阳:之前参加过几次,也都捐赠了一些作品。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99艺术网:对于环保,您有什么想说的话,或者说想呼吁大家在日常生活中注意哪些方面?有没有什么特别的环保心得。

尹朝阳:环保是一个庞大的课题,想要坚持做下去挺难的,在很大程度上从事环保事业在硬件上面都有一些要求,其次是大家的意识,如果大家能养成好的意识,在平时的生活中注意一些,其实这就是环保,比如说现在中国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浪费,从吃饭到生活消费品,各个领域都是如此,如果没人能节省一点点,对于中国庞大的人口基数来说,就是以巨大的节约。

99艺术网:您对环保的看法非常特别,在对这次活动的寄语中,认为环保是“当代社会永远政治上正确的命题。但凡活在当下都无法回避。某个阶段环保也是种生活方式。我倾向于认为它是具有道德意义上的先进性。”非常严谨有逻辑性,你经常这样看问题吗,在您的艺术作品中有所体现吗?
西汶艺术网
尹朝阳:道德意义上的先进性,主要体现出来的是一种怀疑。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99艺术网:感觉在这线面还有一种嘲讽的意味。

尹朝阳:更多的还是一种怀疑,在怀疑面前任何东西都不是绝对的,就我们目前的国情来看,很多时候是抱着一种好的愿望和心态来做一件事情,但往往落实到具体的时候就会变了味道,我们是在谈环保但最后做的不是环保的事情,这是很悲哀的。

99艺术网:这次慈善活动您捐出的是《红崖》这件作品,怎么想到要捐出这件作品?

尹朝阳: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正好是目前这个阶段的一个作品,在我看来还不错就捐献了。

99艺术网:看这件作品是一件风景题材的。

尹朝阳:对,观察我的工作室你会发现,目前这个阶段我把主要精力都放在了风景题材上面。

文化的选择是一种本能的反应

99艺术网:参观您工作室的时候发现您收集有很多照片,您在创作时会用到这些照片吗?
西汶艺术网
尹朝阳:这些照片分为两类,一类是我自己拍的,另外一类是从各种渠道收集而来的,相对于以前来说现在收集的照片少了,以自身拍摄为主,在创作中会有用到。

99艺术网:自从摄影技术被发明出来之后,围绕着绘画与摄影之间有很多问题,而西方艺术大师在解决这些问题时树立了很多经典的典范,比如里希特就是其中的一位,您在这方面有没有受到影响?目前对于照片的运用处于怎样的状态?

尹朝阳:其实在创作中一直都有用到照片,它只是一种素材,关键是看你怎么用,在35岁之前是一个学习探索的阶段,那个时期向大师学习是非常必要的,现在同样也要向大师学习,只不过学习的对象会随着时间的转变而改变,比如目前我就在看关于传统画论方面的书。在我看来不管是西方的大师还是东方的大师,他们之所以能够留在艺术史中有他们的重要之处,他们为我们现在的艺术提供给一个坐标,这种坐标会给你一个提醒。

99艺术网:东西方两种文化有不同的背景,绘画也是如此,您刚才谈到近两年开始转向,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种转变?

尹朝阳:传统的东西我也一直在看,之所以近两年比较明显是因为我觉着我的作品开始有了一种变化,目前我比较喜欢传统文化中的某些只属于中国人的思考方式,这些文化因素促使我开始发生转变,并在不断的加强。

99艺术网:从去年开始感觉到艺术界也有像传统转变的迹象,比如成都双年展“溪山清远”就是很好的证明。

尹朝阳:这个展览策展人吕澎[微博]的思路很好,用了一幅古画的名字,但还是不够的,我们目前对于传统的运用还仅仅停留在图案或者形式的借用上面,对于古人创作作品时所背负的文化观念和思考方式我们现在是缺失的,虽然现在在慢慢的学习和重塑,但传统的文脉已经断裂,比如我们在接受教育时对传统是一知半解的,但在另一方面对于西方的了解也不彻底,这就让我们很被动和尴尬。目前社会 可以让我们稍微有点安慰的是东西文化处在一个特别大的混合时期,其实东方的、西方的已经不重要了,就好比吃面包可以长身体,吃馒头也可以长身体,但在大部分时候我们会选择吃馒头,文化的选择也是如此,是一种本能的反应,绘画更是如此。

99艺术网:传统文脉的缺失一直是我们面临的问题,历史中的几次文化革命使得我们的传统变得破碎、断裂,现在接受到的信息都是片段式的,很难在整体上有一个把握,这也是我们在回归传统时感觉吃力的原因。

尹朝阳:这是一方面,还有就是教育的问题,现在的艺术教育基本上都是在按西方的套路在走,包括中国画,前段时间我在上海博物馆看到一批从美国借来的传统大师的作品,李成、范宽郭熙董源 、黄庭坚等等都是他们的精品,但我发现自己在观看时没有什么感觉,虽然目前我非常喜欢传统的东西,经过思考之后,我发现原因处在两个方面,首先是现在的社会背景变了,当我们在试图接近的时 候很难有古画当时的经验;其次是观看方式变了,现代社会的观看较旧的是快速的、鲜艳的、跳跃式的刚好与之相反,中国传统绘画反映出来的是一种安静,这种安静在很多时候是一种审美上的趣味 和一种理想的状态,这种状态其实在80年代以前还存在一些,之后就完全被破坏掉了,我出生于70年代,我们这代人很多时候对那种境界是很向往的,这或许也可以回答你之前提到的照片问题,其实我 有大部分照片是在山里面拍摄的,面对自然会有很多不一样的感受,再去看传统绘画的时候就会有一种呼应。

用艺术还原出一个人的状态

99艺术网:您刚才说到您非常向往古人的那种“静”,您在青年的时候非常的尖锐,而现在变得比较内敛,锋芒没有以前那么尖锐了。

尹朝阳:我还是很尖锐,只是不像以前那样非要让他针锋相对,其实有时候我感觉自己的那种愤怒是深入骨髓的,没有办法化解,这源于你看到问题的方式和角度,我不能说因为自己开始画这个就是出世了,没有,我丝毫感觉不到自己出世,而且经常会被某一种情绪支配,这就是一种变化,除此之外还有身体上的变化,所以说当你三十多岁的时候,肯定与二十多岁时候不一样,二十多岁就应该是带有那种血气的、愤怒的,有的时候有一点不顾后果的感觉,每个年龄段有不同的感受,变化是很正常的,人应该不仅仅是一种服老的问题,实际上是一个配置的过程。

99艺术网:您刚才谈到有时一种情绪很强烈地占据您的思想或者整个人,像这种情绪来的时候会不会影响您的创作,比如对整个画面的把握和判断?

尹朝阳:肯定会,所以说要管好自己的情绪,这就像是一种修行,人到了某一个阶段之后不论是从事艺术还是其他的行业都是在修行,艺术尤其是如此,是一种自我调节、自我生长、自我完善的过程,最终是要在艺术中还原出一个人的状态,在这方面做的不好的一辈子只是刚发芽的树苗,而大师们往往都是一颗茂盛的大树;艺术就是要让人有这种自觉,我的创作就是在还原我自己,至于还原的结果 看天意,就是最终你能不能成为自己,这个有时候是有一点运气的,但是至少是一种方向。

99艺术网:您谈到修行,从您的艺术轨迹来说比如早期以青年为题材进行创作,后来以政治人物、建筑、场景进行创作,之后以佛像为素材,这些转变是否契合您刚才谈到的那些因素?

尹朝阳:这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其实我还有很多作品没有拿出来发表过。

99艺术网:为什么?

尹朝阳:主要是觉着不够成熟,或者是作品的完整度和深度还没有达到展示的要求,还有就是于现在流行的解构不太合适,原因很多,但回头来展示出来的作品也未见得全部被认可,主要还是对自己的一个要求。

99艺术网:您的作品在早期时候画面很具象,但到中期之后换面越来越抽象这是为什么呢?

尹朝阳:我的作品目前是介于抽象与半抽象之间,没有完全的走向抽象,主要是心理准备还不够,还有就是在经过这么年的种种尝试之后,我的理想还是能够用艺术还原一个人,这个人或者是认真地或者是意气风发的等等,不管怎样作品是一个证据,证明在一个段落里面你认真的活过,在早期的时候我看着还好,但是到后面发现不能仅仅靠一种冲动来创作,要靠自己的本能,要思考,这样你会对自己有一种审视,我只是希望自己的审视显得比较恰如其分,也比较深刻,所以我对自己对别人大多时候显得很苛刻。

99艺术网:您一直在强调“还原”,这对您来说似乎很重要,您那些政治性符号很强的作品也是一种还原吗?

尹朝阳:首先我想说的是那些其实不是符号性,在那个时期整个艺术圈子里边非常流行图像,但就我自己来说从来没有让作品仅仅停留在图像上,如果那样的话我认为是一种彻底的疏忽,对我来说绘画包含了非常多的感性的,神圣的,甚至是高贵的一些东西,我也不愿意仅仅成为像波普一样的东西,因为我们没有当时美国那个社会背景,但是我们也产生了波普,是中国式的波普,只对应于中国这个特定的阶段,我当时的工作实际上只是一中呈现和还原,就像《青春》系列一样,我看到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就把它表现出来,后来我把它停掉了是因为在创作下去,仅仅是风格上面的不断强化,这是我不愿意看到的。

99艺术网:您刚才谈到创作早期是青年人物,后来变为佛像,现在是风景,在您的画面中人物在不断的虚化,甚至最后退出您的画面,有不断向精神层面转化的倾向,可以这样来理解吗?

尹朝阳:是有这种虚化的倾向,首先谈下近期的风景作品,风景对于中国人来说是一个伟大的课题,,因为它承载的几乎是一个哲学命题,在中国人的人生观中,所谓风景不叫风景,叫山水,山水画对中国人来说几乎等同于宗教,回顾艺术史中由精英阶层创造出来的作品,会发现其跟世俗社会是不划等号的,跟西方的风景也不一样,有一种精神的承载功能,在最近三年我一直在从事风景的创作,感觉自己像掉进了大海一样,有很多的头绪但找不到属于自己的那个,我就用最笨的办法,先将自己沉到水底,然后开始一点点的走出来,在今年我感觉到自己要浮出水面了,因为我已经找到了一种与自己的气质和喜好相匹配的东西,但还要不断地去完善。

至于说人物,我一直认为自己的人生有两大命题:人物、山水,所以人物只是先告一个段落,之后还会接着创作的,在我的观念里面人无非是两样,一个是关于你生存的环境,这点古人做的比较好,过去古人是寄情于山水,到元代之后就把自己某种情绪、理解、理想的境界给还原到画面当中去,不像现在的很多艺术在表现形式上做文章,那时永远是四尺宣纸,在这个里头已经是一个无穷的宇宙,就好比中国的戏曲,扬鞭就是在骑马,举旗就是在行军打仗,很巧妙地就表现出了要表达的内容,这是现代人很难做到的,传统艺术在每个朝代都不一样,但他们的转化是一种内部。前一段时间我比较喜欢宋代的绘画,主要是因为宋代对于形、空间的研究,而今年我到了元代,是一种心性的描绘,所以很多时候开始要有取舍,要有直接外化的东西出来,这就是今年特别大的变化,而这种变化带动着我对人的看法和理念,说实话我对人的看法在某一个阶段是愤怒,某一个阶段是一种无奈,有的时候又很绝望,因为人是最丰富多变的,也有很多阴暗的地方,我认为自己的工作就是将这些阴暗的地方呈现出来,但接受负面信息时间长了你会承受不了,他会传染你,有时候你觉着不值得活下去,所以在那个阶段就会停下来,这个时候需要想一下,西方的人文主义东方的佛教是很好的补充,我觉得人文主义的传统其实核心的东西是爱,佛教里边是一种悲悯,如果把这些换成创作的核心,慢慢的就会原谅自己,这就是我我对我们自身的一种看法,所以说我对人的理解变了,也一直处在这种变化当中,从总体上来说我对“人”的理解是悲观的。

当代缺乏真正的个性和不同

99艺术网:在您的作品中,发现您特别钟爱红色和蓝色,这是为什么?
西汶艺术网
尹朝阳:就是一种个人喜好,没有特别的,但是它也在变化,在整个过程中,色彩只是完善整个心态过程中的一个零件,只是一个技术问题。

99艺术网:您在创作人物题材的时候,对表现的人物有选择吗?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尹朝阳:有,我经常会搜集一些图片,有时候你很难确定这个图片为什么打动你,这就是个人对形象的那种感知密码,出于本能,。比如前段时间媒体报道的一个八十年代的北大研究生,曾经是一个风云人物,赚了钱之后现在隐居在密云的山里,现在看他就是一个十足的农民,我当时看到这个报道的时候被震撼到了,他在那个时候用这种勇气和决心真的去做了很多人想做但没勇气做的事情,你说他离经叛道也好,特立独行也好,他真的做了,这种人值得尊重,我们现在生活的时代缺乏的是真正的个性和不同,这是一个核心的东西,所以对你们来说这只是一张图片,但对我来说是一种形象和视觉上的吸引力,是一张超级大的作品,比如说四米的一件作品,旁边是苍苍茫茫北方的山,一个人从山里走过来,颜色可能就是这种铁灰色,它会显得可能有一点清冷,又有一种孤独或者其他的很多东西,这实际上就是现代人的处境。艺术就是在这个上面有很多种可能性,有意思的地方就在这儿。

99艺术网:您在创作人像的时候同时会开起好几个线索?

尹朝阳:对,这是我多年来的一个习惯。

99艺术网:在您早期从事艺术创作时非常的不容易,您的作品表现出了这种状态,并被冠以“青春残酷”,您觉得你这些年受到的打击具体体现在哪些方面?

尹朝阳:特别多,比比皆是,因为自己是从那个阶段过来的,包括现在也一样,有很多时候怎么说呢?我这种性格就是跟现实永远会有一种距离,还有一种对抗。因为有太多的不那么完美的事在我们身边随时随地发生着,如果你对它毫无感受,我真的很难想象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尤其是在中国,这种伤害太多了。这种伤害包括制度的、历史的、教育的,有很多时候你没有办法回避,现在我喜欢看历史,看完历史会释然,为什么?因为古代也是这个样子,没好到哪儿去,但是不能因为这个就完全消极避世,我还是希望做一些事。

99艺术网:您觉得您画面中的受伤有没有弥合的可能性?

尹朝阳:受伤只是一个表面现象,在05年之前的一些画还有直接的一些肢体语言,到后来的时候就是一个人,但是明显地看到“他”在一种很不平静的状态里边,实际上有很多时候是我们受的内伤,比那个仅仅是一个外伤更让人触目惊心。还是上面说到的,我会不断的平衡自己,以免自己那一天受不了发生崩溃。

99艺术网:您在之后创作中会朝哪个方向发展?
西汶艺术网
尹朝阳:说实话人永远是这样,向着自己的内心深处那些不可知的地方去挖掘,这是一个永远的课题。对我来说“人物”和“山水画”这两个命题我会一直持续下去。

采访:陈耀杰 王黎莹 整理:陈耀杰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