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中国古代髹漆家俱简介兼论起居文化的形成

[来源:艺术中国]  [2013/1/18]
4、漆画作品始现

历史时代:春秋,公元前B.C.770-B.C.476年。

大事记:春秋早期青瓷取代了铜器,漆器在日常生活中的垄断地位而成为人们重要的生活用具。并且出现情节性的漆画作品。彩绘蟠螭(chi)纹漆簋(图4 )。

相关信息简介:春秋战国时期奴隶社会开始解体,政局错综复杂,诸侯纷争,文化艺术亦百家争鸣异彩,纷呈各种新思想新艺术形式不断产生而又以楚国地区漆器艺术的鲜艳色彩夸张造型为时代标志,其鲜明生动的凤鸟形象,充满了巫术神话色彩,体现了楚地文化之浪漫且极富想象力的地域特色。而绘画作品——帛画亦以全新形式初登舞台,代表了变革时代的开放思想与艺术活跃,为秦汉艺术的繁荣奠定了基础,更为之后历代漆画内容埋下伏笔(图5,图6,图7,图8,图9,图10)。

5、漆器盛行,出现脱胎、描金技法。

历史时代:战国,公元前B.C.475-B.C.221年。

大事记:战国时期,楚国地区发现漆器工艺史上一次空前繁荣的景象。漆器制胎工艺中出现夹纻胎。 漆器工艺中出现用于加固漆器口边的扣器技法。漆器工艺中出现用于装饰的锥划技法和描金技法。木俑制作出现高潮。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相关信息简介:战国时期漆器发展迅速,纹饰艺术性颇高,堪称这一时期中国珍贵的绘画作品。而丰富多彩的纹饰图案,主要涵盖在以下三个方面:

①源于商周青铜器夔龙纹,凤鸟纹,云雷纹等几何纹。其中以直线和折线表现的有方块,三角,菱形等;而以曲线表现的有云,雷,圆涡,窃曲,S形等;而以点画表现的有目纹,点纹等。  其中云纹是常见的题材,多源于商周青铜器的传统装饰但又有所创新,成生动流畅洒脱舒展的风格,形态变化繁多。  几何纹多装饰在器物缘。亦会与其他纹饰交替使用。龙凤纹,是当时漆器中普遍流行的纹饰。龙纹分变形与写实两种,又尤以变形为多,撷取其形体特征,运用流云纹,卷云纹及S形纹构成。而凤鸟在楚地有招魂辟邪含义,亦有写实与变形两种变形手法。特别是夸张和具有神秘色彩的变形在楚器纹饰中表现得特别突出,成为战国时期装饰图案的主题。

②动物纹,是指以完全写生的手法在漆器上描绘动物形象,充分展示了楚地工匠的高超技艺,特别生动逼真神形兼备。
西汶艺术网
③情节叙事描绘,多反映现实生活中的宴饮歌舞,战争狩猎等活动场景,也是战国漆器上的常见题材。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战国,髹漆家具繁盛时期

目前我们仍然很难从地下发掘的实物中来探究中国究竟是从何时开始使用家具,但人们首先需要使用的家具应该是装衣物之类的箱柜。早期的箱柜应该是用整块木头挖刻而成的,后来中国人为着省料省事高效高质的目的,发明了榫卯及企口等令木料牢固结合的技术,即具体是指,榫,是凿出的带有凸出的木头顶端,而卯则是凿出孔洞的眼,以承接木头顶端的榫头。企口则是指在一块木板的两侧各凿出一条通透的梯形凹槽以容纳另一块端部凿有梯形截面的木板,紧密衔接后成不见通缝的平面。

有了这两项技术,几乎所有种类的家具都可以制作了。于是我们看到7,000年前河姆渡出口的带榫卯结构的桩梁以及企口结构的木薄板所代表的充满智能的解决之道,至今还在使用。而骨古文中的“贮”字,即形象如由一根绳子吊起来的框架结构的木箱,里面存放着贝壳,如(图11)。所以在商代,我们就已有使用箱柜。

台湾大学有一位知名教授叫许进雄,早年曾研究工作于加拿大的多伦多大学及安大略省博物馆,是目前同辈中研究甲骨文与中国古文物方面的领先者。

他说:“中国史前至春秋时代早期的漆器在现代出土其实很少。可能是因为漆主要使用于木器,难于长期保存于地下,或漆层太薄,容易脱褪不显;也可能是因为商代以前木工的工具是石制或铜铸,由于制作木器费时费力,连带使用漆料也不多的缘故。到了大量使用铁器的战国时代,才大量生产种类众多的漆木器并得以在现代有很多出土。
西汶艺术网
商代的漆器已颇鲜艳,有时漆也涂于木器以外的陶器,皮革,金属等不必加以保护的器物。后来又涂于苎麻布之外,其成品之轻盈鲜艳,令铜器望尘莫及。可见古人用漆,最初是借重其光泽,后来才发现其薄膜有增加木器耐用性的功能,因此大量施用于木器。所以漆器业的发展与木器业有密切的关系。而木器业又与其制造工具的材料有绝对的关系。木材大半粗素无纹,或纹目不显,不加漆涂就显不出其令人喜爱的色彩和光泽。木器之所以为人们所贵重,主要还是借重漆的色泽。

战国时代的漆器种类,举凡餐具,家具,武器,乐器,墓葬,日常用具,应有尽有。古代漆器几乎都出土于楚地,可能是由于地下埋葬环境的关系,经过2,000多年的埋藏,出土时很多还鲜艳如新。

髹漆家具上的华夏文明

战国时代的‘漆’字作一株树的外皮被割破而汁液流出之状,即甲骨文的 字,如(图12)。现在采漆还是用类似的方法,以刀割破树皮,插入管道让汁液流入桶中。自然漆取自漆科本植物的树干,其主要成分是漆醇,是经过脱水加工提炼而成的深色粘稠状的液体。此浓液涂上器表之后,等到溶剂蒸发即成薄膜。空气越潮湿则漆越容易凝固。凝固后具有高度抗热和抗酸力,经过打磨更能映出鉴人的光亮。它于干燥后成黑色,如果于溶液加朱丹则成红色;如调和其他矿物或植物的染料和油,更能调出各种浓淡的色彩。春秋时代已发展到有鲜红,暗红,淡黄,黄,褐,绿,白,金等诸多色彩。”

图四

所以,中国古代在战国时期即公元前B.C.480年,即已开始大量制作生产木制髹漆家具了。1957年在河南信阳就有出土战国楚墓出土的漆案,六足漆绘回栏大床,以及栅足雕花云纹漆几;1958年亦有在湖南常德战国墓出土漆几;以及1978年在湖北随县战国曾侯乙墓出土的二十八宿图像黑底朱纹衣箱等,皆造型淳朴,漆体华丽,反映出当时的成熟漆饰工艺。

目前存在于湖北博物馆其中一件二十八宿黑底朱纹衣箱(图13),许进雄教授对之备加推崇并有专文剖析,他大致意思是说:

关于这件古老的漆器箱子,其器身与盖子分别由整块木料挖刻而成。盖成拱圆,身作长方盒形,盖与身以子母口套合。器身与盖的四角均伸出短把手,把手中部还刻有浅槽,使便于扣合后用绳捆缚。很可能甲骨文的“贮”字就是这类箱子的鸟瞰形,两边的三道短划是伸出的把手,非竖直的脚架与装饰花样。盖顶两端各凿出一凹形的钮足,它没有制作的必要性,可能是为了开启后搁置,使不致磨损表面彩绘的图纹。此墓同型的箱子共出五件,其中一件刻有“紫锦之衣”四字,其为储存衣物之用无可疑。

衣箱器内髹红漆,器表髹黑漆,盖面正中朱书篆文斗字,顺时针方向还以红色漆书写二十八宿的名称。盖顶两端分别绘青龙与白虎的形象。龙首处针刻“之匫”两字,龙尾处针刻“后匫”两字,可知“匫”字就是这件器物的楚国名称。侧面也绘卷云纹,圆点及动物纹。

这件衣箱在中国的天文学史上具有重要意义。中国古代把天空中繁多的星星分成二十八群,名之为宿。东方七宿为角,亢,氐,房,心,箕,尾,以青龙为代表;南方七宿为井,鬼,柳,星,张,翼,轸,以朱雀为代表;西方七宿为奎,娄,胃,昴,毕,觜,参,以白虎为代表。北方七宿为斗,牛,女,虚,危,室,壁,以玄武为代表。其名称与顺序与此衣箱完全相同,代表东方的龙与西方的虎也一致。说明二十八宿的划分在战国初年已确立,也表示当时有星图的绘制,甚至以之作为夜间海上导航的方向标。《淮南子•天文训》有“天道曰圆,地道曰方,方者主幽,圆者主明”的陈述,此箱盖作圆弧形就寓有天圆地方的用意。

讲到战国时代的中国漆器家具,我认为还必须提及一个看似无关主题的事件,即赵国武灵王所倡导推行的军事改革:“胡服骑射”。

战国时代的赵国地处中原北部的河套地区,直接与北方游牧民族发生冲突接触,赵武灵王最先力排众议从军事服饰上学习了胡人夷狄的一些特别长处,命令全民穿窄袖短袄,骑马射箭,由此极大的改变了赵国军队迟缓繁冗的生活起居习惯以及笨重兵车长矛的战术概念。于是我们说赵武灵王的胡服骑射运动,实则是开启了一个华夏多民族的农耕文明与游牧文明之间延绵千年的震荡冲突交融发展的时代,赵武灵王堪可称为中国起居文明形成的先驱与奠基者,特别值得我们后人推崇纪念。

髹漆家具是对华夏文明的“框架结构”思维讴歌

中国人在7,000年之前即以构筑房屋的概念来设计并制作家具。中国的这种以“框架结构”为设计基础单元的家具型制(及至骨古文中国象形文字)与西方(包含印度以及后来的日本韩国)的以“板块结构”为设计基础单元的家具在7,000年以前即已形成了本质的不同与分水岭。

这种以“框架结构”为基础单元的设计思想,实乃中国华夏农耕文明的根本体现,她刻意强调了小范围内系统的紧凑、均衡、牢固以及稳定,所以天生带有被动防御的属性,然而却而忽视(或漠视)了一如西方“板块结构”向外积极拓展延伸的天然“狼性”。
西汶艺术网
而战国时代的中国漆器家具则实际上可视为是对“框架结构”的更高一级层面的保护与讴歌,她赞美了炎黄子孙这种保守包容隐忍团结的生存方式。中国华夏的这个不同于世界绝大多数民族的思维定式,造成了我们为了追求内部稳定而有时不惜相互倾轧,对外却温文谦逊以致时时遭受欺凌的基本特征,并成为目前世界上唯一尚在延续未曾稍有中断的古老文明,深远重大地影响着中国以及整个世界的历史进程,值得当代中国人给予足够的自豪、反省与警惕。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