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四川岷江挖出8吨重乌木:3拨人争夺

[来源:成都商报]  [2013/1/30]
[img]uploadpic/20131/2013013037131037.jpg[/img]乌木被打捞起来

乌木 
西汶艺术网
这根乌木长约20米、最大直径约1.2米、重约8吨,据称埋在水下约两千年、价值数百万元。

暗战

白天,几拨人马相互监视。夜里,有人动用货车、钢绳,有人穿潜水服下水,拉的拉,挖的挖,最终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目前,关于乌木的争夺事件时有发生。昨日,岷江彭山段锁江渡处,一根长约20米、重约8吨的乌木被打捞上岸。自去年乌木现身后,岷江河也频繁涌现争夺战:几拨人马都在打乌木的主意,有人定制钢绳拖乌木;有人穿着潜水服下水锯……接到报警后,1月26日,当地政府开始组织打捞,历经3天打捞、吊断4根钢绳后,乌木终于被打捞上岸。

频撞船桨岷江惊现乌木

“江中发现乌木,应该是去年的事。”由于发现地刚好位于岷江彭山段锁江渡的航道上,开船师傅曹天强就成了最早发现乌木的人。据曹天强回忆,前年快到冬季时,船桨经常会传来与硬物撞击的闷响。起初,曹天强等人以为是礁石,准备绕过。不过,附近村民发现,随着水位下降,水下露出一段黑黝黝的木头。

为了保证航运和乘客安全,曹天强喊人来打捞过。“拉断了两根钢绳也没办法,只好向相关部门报告。”曹天强回忆说。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填江铺路乌木打捞上岸

曹天强的说法,昨日成都商报记者从该县海事部门得到证实。据工作人员蔡文良介绍,去年夏天接到报告后,曾组织过几次打捞,但后来江水上涨,没再继续下去。

本月初,乌木又浮出水面。让曹天强担心的是,岷江发现乌木的消息传开后,不时有人前来观看,还有人甚至一坐就是一天。

随后,曹天强再次向社区报告。1月26日,由彭山县国资局、砂管办等部门组成的打捞组进场。王建军等人决定从河岸填出一条供挖掘机前行的道路,以便挖松乌木周围的泥土。昨日上午,两台挖掘机试图将乌木吊起,岂料钢绳绷断。再次清淤,中午1时许,再次尝试吊起乌木。不料,钢绳又断了,乌木也被折断。将折断后的乌木运至岸边一量,乌木长约20米,最大直径约1.2米、重约8吨。

眉山一文物专家表示,根据描述,可知此次发现的乌木至少价值数百万元。“岷江河道内已多次出现乌木,这些乌木埋在地下的时间可能在2000年左右。”该文物专家说。

王建军表示,此次发现乌木的地点属于岷江河道内,这块乌木属于政府。目前,已联系专家鉴定乌木的年代和材质,将尽快公开拍卖,所得上交国库。 三拨人马轮番出动竹篮打水一场空

出动货车差点弄出人命

这块乌木被打捞上岸后,王建军等人终于松了一口气。其实,自去年乌木在该河段现身后,岷江河边频涌“暗战”,不少人打起了这块乌木的主意。

今年52岁的彭山县某企业老板阿元就是其中一员。阿元以前从事采砂,也从岷江河道里发现过乌木。这几年,乌木身价飞涨,阿元深知其中利益。

不过,乌木深处河道之中,无一定的经济实力难以撼动。阿元介绍,去年夏季开始,想得到乌木的何止百人,但比较有戏的仅有自己、阿波、阿甲三拨人。“他们两个都是开企业的,有资金,也有器械和存放点。”

去年10月初,阿元率先让兄弟伙叼着管子潜水想锯断乌木。但下水后发现,水下钢锯使不上力,锯了半天,无果。随后,阿元花了数万元定制了一根8厘米粗、上千米长的钢绳,准备直接将乌木从江里拉出来。

去年12月初的一晚,阿元带着钢绳前去踩点,未曾想,岷江河道上灯光忽明忽暗,早有人开着挖掘机挖乌木。挖掘机巨大的轰鸣声在黑夜里格外刺耳,发现有人起来后,阿元和开挖掘机的那帮人迅速离开。阿元发现,开挖掘机的这拨人,是当地一名老板阿波。

这让阿元吸取了经验:不能把动静弄得太大。没等几天,阿元想出了办法:买来绞盘,货车远远地拉,同时加上消声器。去年12月中旬的一天凌晨,趁着大雾,阿元开始了第二次“行动”:声音是小了,但让阿元没有想到的是,载着满满一车砂石的货车拉着捆着乌木的钢绳后不久,钢绳绷断,致使货车侧翻。“要不是我跑得快,肯定被埋在砂石里了,我和三个兄弟伙肯定遭洗白。”

相互监视潜水服派上用场

自己没戏,阿元觉得,这根乌木也不能落在别人手里。此后,他派兄弟伙在附近转悠,一旦发现有风吹草动,立马报告给社区。几天下来,阿元摸清除了阿波,还有当地从事过挖沙的阿甲也在打乌木的主意。白天,三人分别派人在乌木周边守候,监视其余人的一举一动。

2013年1月起,一连几天,阿甲的兄弟伙突然没有出现了,这让阿元很意外:难道他们没有想法了?1月中旬的一晚,阿元接到监视人员的报告:有人又在动乌木的主意。阿元守在岷江河道上,用望远镜远远望去:好家伙,阿甲的兄弟伙身着潜水服手持铁锹在乌木周围潜上潜下。“原来是每天晚上动手,肯定在松土,想让乌木顺着河水漂走。”

随后,阿元马上派人向社区举报。之后,社区又向当地政府举报。几天后,当地政府组成的打捞组开始打捞。

“许多人对乌木有想法,我们也不止一次接到过举报,但未抓到现行。”王建军说,现在乌木打捞起来了,那些人也可以歇歇了。

根据阿元提供的电话,成都商报记者致电阿波、阿甲等人。阿波一听来意便挂断了电话。而阿甲也矢口否认了此事,称买的潜水服是为了在岷江河里捕鱼。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