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留住年画:纸上的年味

[来源:北京日报]  [2013/1/31]
[img]uploadpic/20131/2013013135116737.jpg[/img]留住年画:纸上的年味

本报记者 陈涛 实习生 孙杰

从抱着鲤鱼的“送福童子”,红红火火的“老鼠嫁女”,到寓意丰收的“莲年有余”、“五谷丰登”,再到成双出现的门神秦琼和尉迟恭,及至丰腴娇羞的仕女……每至年关,这些色彩鲜艳的年画在点染节日氛围的同时,也在述说一段段与“吉祥”、“愿望”相关联的故事。

只是,不经意间,当满眼白墙黛瓦为水泥钢筋替代,我们才发现,这一绵延千年的春节风景,已难觅踪影。在这年味儿渐浓的时刻,不妨一起去寻访那些为年画而坚守的人们,了解其生存光景,或许能品出别样味道。

廉价年画等不到春天?

老手艺人等后辈传承

趁着店里冷清,四十岁出头的林博一个人溜到停在路边的私家车里打起盹来,留下从老家辽宁阜新过来帮忙的姐姐和侄女打点生意。林博的店铺名叫“京城百姓”,店面位于国子监街上,距离斯文圣地孔庙也就两三百米。十来平方米的小店,主营传统民间工艺品——兔儿爷、毛猴、京剧脸谱、剪纸,还有悬挂在半空中的上千张年画。

林博曾是一家科技公司的美工,2007年辞职后,他汇聚全部家当,开起了这家小店。“刚开始就只卖兔儿爷,等赚了些钱后才敢依次买进其他品类。”林博说,他从开店之初就想打造一个民间工艺品的汇集之所,只是小本生意经不起折腾,不得不谨慎为上。

5年下来,他从与人“拼店”到如今“宏图”初现。现在店内数量最多的商品,是2009年之后才得以引进的年画。这些年画统一由山东潍坊的某位中间商供货,每张售价仅有15元。至于缘何选择这类相对低端的年画,林博给出三条理由:一是进货距离近,二是凑巧认识那个商人,第三条理由最为关键——价格便宜。

其实,曾经有人向他推荐过多种进货价为20元的年画,价格略高一点儿,但利润更加丰厚,可是林博却拒绝了。“那种年画的进货价比我如今的售价都高,风险太大了。”尽管自己十分喜爱这种民间工艺品,但为了节省成本,林博甚至一次都没去过这些年画的原产地。他始终对此保持着一份谨慎的理性,毕竟在当代社会中,年画早已渐渐失去了往日的光鲜,如果想要让顾客接纳,只能拼价格。

这些印制在泛黄草纸上的年画,题材无外乎三种:门神、童子、仕女。因为问津者并不多,店里的年画长年被束之高阁,如果不是特意上门求购的顾客,甚至很难注意到它们的存在。事实上,不仅是在国子监整条街,哪怕算上周边的五道营、南锣鼓巷、后海等地区,林博的这家店都是唯一常年供应年画的地方。来他的店里买年画的顾客,绝大多数都是文艺青年,此外还有一些外国游客。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在跟客人们的交流中,林博发现,他们买回家的年画,都是装裱在镜框里并悬挂起来,当作一种装饰。这跟他儿时的记忆截然不同。林博说,在他小的时候,每到腊月,老家人都要进行一番大扫除,把一年里饱受烟熏火燎的老屋彻底打扫一番,然后在墙上贴上好几张色泽鲜艳、吉祥如意的年画,显得喜气抢眼。

“‘贴’这个动作就是与年画相伴随的,如今谁家还舍得往墙面‘贴’东西?”林博这样看待年画的命运,“随着城市生活方式的变化,传统习俗逐渐消失,古老的年画被时代淘汰,再自然不过了。”

老手艺人等后辈传承

就在林博感慨买卖冷清的同时,一批来自天津的杨柳青年画却正陈列在王府井新华书店的柜台上。和小店里销售的廉价年画不同,这些年画的标价最便宜的也要200元一幅,最贵的则高达1600元。书店负责人介绍说,这些年画早在2007年起就开始在店里销售,其实是搭配着源自天津杨柳青画社出版的书籍代为售卖,目前店里共有六七十幅。

这些年画的价格为何如此之高?书店负责人这样解释:“它们都是直接从杨柳青画社进货,一幅画要经过十多道手工彩绘,再经装裱,就成为艺术品了。”有着近400年历史的杨柳青年画产生于明末,后来曾成为贡品。国内现存年画艺术中,杨柳青年画以藏品丰富、技艺精湛著称,被誉为“中国年画之首”。事实上,像这种售价高达数千元甚至近万元的年画,在淘宝等电商的网站上并不少见。

仔细观察书店里的这些高价年画,其中有些印有版绘者的图章,相对更受欢迎,因为它们出自名家而具备了收藏价值。比如一位名叫霍庆有的民间艺人,其作品就格外受到懂行顾客的欢迎。霍庆有是杨柳青年画代表性传承人,今年刚满六十岁,他也是唯一一位杨柳青年画兼具勾、刻、刷、画、裱五项全能手艺的民间艺人。

霍庆有的工作室名叫“玉成号画社”,就设在他位于天津市杨柳青镇的家中。那是一座二层小楼,楼下是作坊,楼上是展馆。因为临近春节的缘故,画社里显得格外忙碌。据他介绍,一幅地道的杨柳青年画,单人工着色一项,就得用特制扁笔依次彩绘,经由转脸、上色、勾道、助线、漆黑、醒粉等二十余道工序才能完成。有时候,画面中的一张脸或一个眼珠就得上色六七遍。由于每幅画几乎全手工创作,且严格按照制作工艺,创作周期往往很长。为保证印刷质量,刷完颜料后,仅晾晒工序就至少得一个半月甚至一年,难怪售价不菲。

霍庆有祖上五代都从事年画创作,到了他这辈,因为赶上“文革”,很多画版被当做“四旧”而毁坏掉了。当时,为了让父母少挨批斗,他自己就曾偷偷把家传下来的大部分画版劈掉,一把火烧了,还有一些埋在地下,因雨水冲刷毁了,仅存的几块藏在炕洞里才得以保存。

从1980年开始,他开始想办法收集年画和画版,“不能让这门手艺没了。”他经常跑到周边的山东、河北等地,学习年画创作和寻找画版。

2001年的一天,他听说附近村子有几块缸鱼年画画版,就前往打听,可村里人告诉他,画版已经卖给了蓟县的古董贩子。霍庆有不死心,大约花了大半年时间,才找到了那个古董贩子。但遗憾的是,那人已将画版转手卖了。霍庆有只买到了仅剩下的几张年画。

转眼到了2005年,霍庆有在北京潘家园市场意外地发现了一块缸鱼画版。为确定这就是自己要找的画版,他又急忙赶回天津,取来年画进行比对,让他惊喜的是,这就是那张他寻找了五年的画版。这块清末的杜梨木缸鱼画版,如今已是他画社中的镇宅之宝。

霍庆有的画社还是传统家庭作坊,一家人包括儿子、儿媳及女儿也都从事年画创作。“全部都是手工创作,产量很少,每年大大小小的年画加起来也不过2000来幅。”霍庆有说,自己上了年纪,手和眼睛也越来越不好使了,可他希望能将这个工艺不断传下去。现在,他招了三四个学生,有的学生技术已经相当好了,可他并不放心,“现在外面的世界太精彩了,年轻人耐不住寂寞啊。工资也是一个问题,太高了作坊承受不住,太低了学生不愿干。”

尽管现实并不算如自己所愿,但是对于年画的命运,霍庆有的态度比较乐观。他总觉得,现在人们生活水平提高了,有一定经济能力消费年画这种工艺品,很多人已经开始把杨柳青年画当成礼品送人或收藏;加上最近几年政府对民间手工艺的重视,年画应该不会沦为博物馆的陈列品。
西汶艺术网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