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杨佴旻画评:作品之梦的解析

[来源:艺术中国]  [2013/2/3]
[img]uploadpic/20132/2013020337139305.jpg[/img]杨佴旻作品 《晨光》
西汶艺术网
秦晓宇

佴旻的画作往往笼罩在一层特别的光线中,这使得他的每件作品都像是一个单独的梦境,参观他的画展则是在这些梦境的丛林中穿插恍惚。他的瓶中花并不枯萎,无论水仙还是雏菊,都安静地,不带任何多余涵义地,将自我深植于一种作为实体的恒定中。“遐想应找到它的物质”,加斯东•巴什拉说。而那些水果让人想到塞尚。也许你立刻会发现它们不是可以吃的水果,因为缺少跟欲望有关的联想。但它们饱满、润泽,饱含水果的意味。它们在那里默默地倾诉着“水果”。假如你有足够的耐心,你会发现并非某个画家梦见了瓶花和水果,而是瓶花和水果就是梦的实体。

凄切的花朵独自绽放
西汶艺术网
别无激情,除了水中身影,

任凭滞怔的目光凝视

——马拉美《希罗底》

《晨光》里的那束花是白色的,梦境中最明亮的颜色,足以令人感到寒冷。那不是温柔、迟钝的白色,而是燃烧金属的火焰般的白色,但又是冷冽的。它既是对晨光的思考,也是对瓶花的思考。它思考的方式是经由梦境的,只有在梦境中,才会创造出有关白色的诗学。既清冷又明亮的白色极具活力,在梦中带来欣快的情绪,燃烧是力比多(libido)的释放,出现在同一画面中的饱满的桃子属于相同的隐喻。《晨光》中的白色像一种启迪,让人联想到有关用梦境治疗疾病的说法。

据说粘液质的人常常梦见湖泊、河流和沉船。《山》中,同样的白色被应用于远山背后的白云,花朵也是白色的,然而浸透了水气。花下奔涌的雪水暗示着一大片湖泊。梦境走出房间,来到了千里之外。自从童年消逝,我们就不曾见过如此具体完整的物象,即使在梦中。童年的、最初的梦仅与具体的物象有关,是对存在的抚摸,是一种敞开的想象,和扩展着的物质。拥有逻辑和科学、词汇和语法之后,“物质”变成了“物品”,人们在其对物象的规定中逐渐丧失了童年之梦——只有很少的人有能力在梦中变成蝴蝶。一场通过变成蝴蝶从而达至真正物玄的梦中,哲人/诗人完成了他的职责:在“物质想象”中实现了一种本体论的沟通,令存在变成一种觉醒。再度回到“童年之梦”的梦幻体验是被画笔擦拭的物象带来的,是一场深深的梦。雪山下冷冽的流水中盛开着白色的花朵,水生花朵必定散发着水的灵魂,水的滋润、清澈和纯洁与它的花朵是一致的。花朵的任务是无休止的美,当它恰好长在水边时,自恋便成为它的第一意识。美并且意识到自我之美,花朵是唯美主义的。创造出这样的花朵,并在梦境中给它雪山和湖泊的佴旻,也是唯美主义的。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这种唯美主义的梦幻色调在《远方》中投射在一串串葡萄上。挂在荒蔓上、满身白霜的葡萄介于花与果之间,比一般的果实更美。在一扇窗外我们找到两片白云,无风的天空象征似的点缀着的白云,慵懒平淡,多次出现在他的室内题材作品中,不同于室外的、大块的、流动的白云,乃是窗户的最佳装饰物。葡萄不可能生长于客厅,这堵墙因而是一面断墙,尽管通过画面看起来它相当完整,墙的这一面通向远方,另一面也是——然而葡萄和白云同时提示了强烈的室内感,这就使得处在墙的任何一边都会认为自己置身室内。这种感官的悖论只可能出现在梦中,倘恍迷离,是耶非耶。这将引领我们认识重述梦境的画家是如何贯彻他的唯美主义的:他追求的是能让他产生柔情的东西,至于这些图像是幻象抑或真实则无关紧要。他呈现的一切可能出自虚构,他笔下的葡萄是超自然的、浪漫的,但是对于或许并不存在的事物,暂时的怀疑意愿被悬置,而这构成了画面存在的方式。

《中秋》的物象是向日葵,它与菊花如此类似,随着时间的推移,饱满、密集的果实逐渐占领了花瓣,这是中秋引发的遐想,既有完成,又有颓废。这幅画与另一幅在标题中高张“以塞尚为蓝本的静物”的画作一样,呈现了双重的含义。一方面这是佴旻的向日葵之梦,另一方面他也梦见了画向日葵的那个人。那人的疯狂在他笔下转变为不安,他通过葵花的姿态化解这种不安,突出向日葵作为果实的一面。看,它沉甸甸地垂着头。这是中国式的秋天,“时节端阳近,红葵已吐芳”,走到人生中途的人是最忧愁的,尽管他已不再迷惑,而且他也并没有发疯,绝对不会不顾一切,然而“情之所钟,正在我辈”,是出亦愁,入亦愁,座中千人,谁不怀忧?他用葵花的语言书写中国的忧愁。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