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宋金两代牛郎织女故事镜考说

[来源:艺术中国]  [2013/2/21]
正是缘于镜图中上述“十五圆月”、“帝王出行”、“嫔妃出行”之类的景观存在,近年有论者将其与唐明皇游月宫的故事联系起来,认为此类镜应命名为“唐王游月宫故事镜”。实则宋、金镜中另有谓之“唐皇游月宫故事镜”者,镜图配置物象与本文介绍的牛郎织女镜完全不同,典型器见于湖南常德桃源县芦花潭太平村出土镜(图5)、宁夏固原隆德县观庄出土镜(图6)、安徽六安霍山县城南门出土镜(图7)、山东汶上县刘楼辛沟村出土镜等。唐玄宗游月宫故事见卢肇《逸史》:“开元中,中秋望夜,时玄宗于宫中玩月,公远奏曰:‘陛下莫要至月中看否?’乃取拄杖,向空中掷之,化为大桥,其色如银,请玄宗同登。约行数十里,精光夺目,寒色侵人,遂至大城阙。公远曰:‘此月宫也。’见仙女数百,皆素练宽衣,舞于广庭……”,上述例镜中,长拱形大桥、桥左端穿长袍站立的男子、执旌节行走于桥上的方士、桥右端一高髻女主人和持仪仗羽翣的侍者、人物身后的楼阁建筑、大树、隐约山峦等,大体能与《逸史》描述的人物、景观契合,而以《逸史》所记比照牛郎织女镜镜图物象,显见牵强附会、图文悖谬之嫌。唐皇游月宫故事发生于“月中”,牛郎织女七夕鹊桥会的故事场景出现在“月下”,两者区别明显。

[img]uploadpic/20132/2013022148856853.jpg[/img]

图5、宋代唐皇游月宫故事故事镜

[img]uploadpic/20132/2013022148906749.jpg[/img]

图6、金代唐皇游月宫故事镜

[img]uploadpic/20132/2013022148913873.jpg[/img]

图7、宋代唐皇游月宫故事镜

四、余论:另类牛郎织女故事镜解读

宋、金时期,还有另类值得关注的牛郎织女故事镜,镜图人物形象及场景设置与前述“七夕鹊桥会”故事镜完全不同,例镜见于《嘉德09春拍铜镜图录》图(图8),该镜镜图上部置星象、山峦、圆月、仙鹤、流云。钮下方右侧有一穹窿顶圆形茅屋,屋后置两颗大树,屋前站立一男子,左手执一长棒,右臂上举,正仰脸望着右上方空中仙人作招手状。男子前方的地上腾起一缕云气,向右上方逐渐翻卷升腾膨大,至钮左侧的高空中形成硕大云团,云中出现“一主二仆”仙人组图,中间主神戴花冠,着大袖长袍,双手拢袖于胸前,正站立俯视地上的男子,主神两侧各配置一持仪仗羽翣的侍神。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img]uploadpic/20132/2013022148920329.jpg[/img]

图8、宋代董永遇仙故事镜

上述镜图在宋、金镜中虽不及“七夕鹊桥仙会”图式流行,却大量出现于同时代的砖雕、木雕、石刻、墓葬壁画、画像石棺、瓷器彩绘等材料中,笔者统计仅目前见于著录的宋金壁画墓及画像石棺材料中就有此类图式21处,如河南登封黑山沟宋墓壁画(图9)、荥阳孤柏嘴宋墓壁画(图10)、荥阳司村宋墓壁画(图11)、嵩县北元村砖厂宋墓壁画、洛阳北宋张君墓画像石棺、山西屯留宋村金代墓壁画、潞城北关宋墓砖雕、闻喜下阳村金代墓壁画、陕西壶关下好牢宋墓壁画、四川广元宋墓石刻等,许多墓葬画像中还有“董永”、“董永行孝”、“董永孝义”之类的榜题,以标明画像中男子的身份,由此可以确认此类图像表现的是“董永孝感遇仙”故事文化内涵,图像右上方乘云飞升的女子,则无疑是故事中的另一主人公织女,只不过镜图中的织女组图更显精细繁杂而已。

图9、河南登封黑山沟宋墓壁画中的织女升天图

图10、河南荥阳孤柏嘴宋墓壁画中的织女升天图

图11、河南荥阳司村宋墓壁画中的织女升天图

董永孝义故事自东汉以来久盛不衰,晋干宝《搜神记》完整记录了这个故事的情节。在汉以后的敦煌本《董永变文》、话本《董永遇仙记》、传奇《织锦记》、戏剧《槐荫树》《织女》《遇仙记》等文献中上述故事有复杂衍变,但“织女升天”作为其核心情节始终被稳定地保留下来,成为宋、金以来流行的“二十四孝”经典组图之一,上述镜图描绘的,就是这个故事中特定的“织女升天”场景。

董永孝感遇仙故事出现于东汉之际,与早期流传下来的牛郎织女星宿神话传说原本互不相干,两者内涵不同、渊源有异、演变殊途。在宋、金以前相当长的历史时段内,“董永”与传统牛郎织女故事中的“牛郎”并非指向同一对象,织女星亦非汉魏以来董永遇仙故事中的“织女”,后者在曹植《灵芝篇》中曾被称着“神女”,其身份自一出现就被人格化了。约略于宋、金之际,随着两类传说故事开始向世俗化、人格化方向深度发展演变,渐趋出现了相互混杂、融合的趋势。明、清之际志怪小说盛行,《织锦记》《槐荫树》《织女》《遇仙记》等演绎牛郎织女传奇故事的作品融合了“七仙女传说”等内容,开始以多种艺术形式在社会上广为流播,进而导致了董永遇仙故事与牛郎织女传说的完全融合,此时故事中的“牵牛”、“牛郎”、“董永”同指一人,“织女”则彻底演变成擅织缣、能生育、肯食人间烟火、七情六欲丰富的善良貌美七仙女。宋、金铜镜中上述两类牛郎织女故事图式的同时出现,具有极珍贵的研究价值,它表明至迟宋金之际这个故事的“鹊桥仙会”版本、“董永遇仙”版本在社会上还是并行存在的,两者并没有完全融合起来,这是墓葬画像材料中所未见的,可补史缺。
页码1 2 3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