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艺术登陆新加坡:雷声大雨点小

[来源:艺术中国]  [2013/2/21]
[img]uploadpic/20132/2013022143367981.jpg[/img]图片资料

在“艺术登陆新加坡”博览会在上海新闻发布期间,总监洛伦佐·鲁道夫(Lorenzo Rudolf)极力声明现在艺术市场的不景气,以此引导人们对博览会的期望值。艺博会结束后的媒体发布会同时弥漫着这种情绪,称过去几年全球范围内艺博会都处境艰难。尽管今年的“艺术登陆新加坡”带来了整体质量颇高的作品和超过4万名观众,当被问及艺术品成交量的时候,总是会听到“观众都很感兴趣”这样的含糊其辞。

Woffles Wu是一名整形医生、艺术品藏家,也是新加坡当代中国艺术博物馆的发起人。他评论道,“艺术登陆新加坡”的开放时间对吸引当地藏家非常不利,“我认为这么一个花费昂贵的艺术博览会晚上7点就停止对公众开放很荒唐。我也这么告诉过洛伦佐了。有钱有意向购买艺术品的人这个时间以前都在工作。没人为了一场艺博会专门请假的。我就是属于这类人,我的许多医生、律师、银行家朋友也是。所以最后“艺术登陆新加坡”吸引的是游客和本地的家庭主妇,他们是不会在艺术品上花大笔钱的。”,Wu这样告诉燃点的编辑IonaWhittaker。

或许是因为关于去年“艺术登陆新加坡”成交量不佳的报道,来自上海、北京、香港和台北的知名画廊的参与似乎并不多。引人注意的缺席有:博而励画廊(北京)、魔金石空间(北京)、Vanguard画廊(上海)、空白空间(北京)、汉雅轩画廊(香港)、Contemporary by Angela Li (香港)和De Sarthe画廊(香港)。它们都曾在2012年参加“艺术登陆新加坡”博览会。
西汶艺术网
尽管如此,和往常一样,还是有不少画廊对销售的结果相当满意,包括Gaja画廊和柏林的Arndt画廊。香港的马凌画廊(Edouard Malingue Gallery)卖出了三个Fabiene Merelle的大象雕塑,“人们对这件作品充满热情!不停有人驻足观看、拍照留念”,马凌(Malingue)去年说。

不少画廊艺术品成交成绩斐然:比方说,白立方画廊售出8件作品,来自雅加达的Nadi画廊卖出了10件作品中的6件,总销售金额相当乐观达到37万5千5百美元。

整体来说,代理知名艺术家和容易被理解的艺术品的画廊大大从“艺术登陆新加坡”的藏家人口统计学兴趣中受益。东京Mizuma画廊姜亨九(KangHyung-Koo)的一幅超写实玛丽莲·梦露以8万美元售出。以色列画廊Zemack Contemporary 卖出了一些Philippe Pasqua和岳敏君的作品;Zemack Contemporary在博览会有醒目的展厅,Philippe Pasqua巨大的蝴蝶头骨雕塑就放置于大厅。巴黎•北京画廊(GalerieParis Beijing)卖出了一些人们都喜欢的杨泳梁。伦敦提摩太泰勒画廊(Timothy Taylor Gallery)售掉了一些安迪·沃霍尔。

尽管如此,也不是每间画廊都按理出牌,来自上海的艾可画廊被赞誉展厅“很有实验性”;它带来了年轻艺术家更具挑战的作品。艾可画廊总监Roberto Ceresia说,“我们向当地藏家,包括新加坡本地人和侨居的外国人以及亚洲的藏家卖出了李姝睿、李然、蒋鹏奕的作品。就组织和国际化水平来讲,‘艺术登陆新加坡’的水平是非常高的,同时带有东南亚的特色,这对新加坡来说是明智的”。

我们也得同意其他质量方面的评估。除了林大艺术中心兵马俑般的雕塑,组织方今年在审查画廊方面做了很好的工作。2012的媚俗消失了——陈文令巨大的红色雕塑、Tamen艳俗的壁画。但同样消失的还有特别项目中更新锐的作品。尽管作品水品不再像2012年那样参差不齐,本届“艺术登陆新加坡”显得一本正经,这让一个意图把自己打造为先锋亚洲艺术平台的博览会显得有些过于稳妥了。

尽管如此,博览会所缺乏的先锋性在新加坡的画廊和机构那里得到了补偿。每晚,各种各样的开幕会在城中各处举行(比如吉尔曼军营区、新加坡艺术博物馆及附近、滑铁卢大街、皇后大街、打铜仔街)。观众们小酌着酒、津津有味地吃着烤肉和椰蓉糕点。出色的展览包括新加坡艺术博物馆的” The Collectors’ Show: Weight of History”和“The President’s Young Talents”。同样令人欣喜的还有越南艺术家Bui Cong Khanh在YAVUZ FINE ART的展览“For Home and Country”,吉尔曼军营区The Drawing Room画廊带来的菲律宾艺术夫妻搭档Alfredo & Isabel Aquilizan的“Prototypes”。这两个展览都与贫民窟建筑元素有关。在吉尔曼军营区还有日本艺术家Nobuaki Takekawa的“We Are Pirates of Uncharted History”,他在其中通过一些列有趣的装置,包括地图、灯笼和巨大的船,质疑了西方对于科学进步的概念。

有充足的证据证明新加坡的艺术基础设施正在发展,这些大量有趣的作品将帮助新加坡超越其“品牌艺术品免税天堂”的名声。
西汶艺术网
Ceresia认为新加坡将会在不久的将来成为重要的艺术中心,“没有一个亚洲的艺术博览会能与香港巴塞尔艺术展比肩。但抛开香港来说,新加坡有巨大的潜力,当然上海也是,但两个城市有不同的原因,也往不同的方向发展。”
西汶艺术网
上海艺法画廊 (ifagallery)的总监AlexisKouzmine-Karavaïeff表示“艺术登陆新加坡”的观众人数和国际化程度令他印象深刻,但仍认为韩国的韩国国际艺术博览会在总体质量上高于“艺术登陆新加坡”,“(新加坡)很有潜力,但它要成为艺术中心还有很多工作要做,还需要几年时间。与香港相比,7%的税和离中国3个半小时的航程都会是它成为一个有竞争力和商业艺术中心的阻碍。”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