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吴树《谁在拍卖中国》:紫禁城对面的藏宝密室

[来源:艺术中国]  [2013/2/21]
“官窑怎么了,不是到处都有卖的吗?”学生不以为然,她是个书呆子。

“这一屋子瓷器和几幅字画,就花了两三个亿。”燕小姐平静地说,听上去就如同是在描述一屋子西瓜的价钱。
西汶艺术网
“噢……”那一位美女呷在嘴里的西湖龙井喷薄而出。

“噢,吓死我了!至于吗?富姐……”燕小姐接过女友手里的茶杯。

看来我们三个人都受惊了。我吃惊怎么不经意之间竟然在这里突然看到一屋子官窑瓷器,学生吃惊这么些个瓷器怎么整出两三个亿,燕小姐则吃惊她的富婆同学怎么会为一个数字喷茶。

“不符合人物性格嘛!”燕小姐重新给女友沏上一杯茶。

我大概点了一下,明代官窑器5件,清代官窑器近20几件,大器居多。

燕小姐见我迷醉于此间藏品,主动过来讲解:“这两只乾隆粉彩仕女瓶是从纽约拍回来的,成交价折合人民币1,800万。做工精细、胎质坚密、上釉肥润。可惜的是那些宫廷画师,思维定式刻板,画出来的东西千人一面,难得有民间物件那般洒脱自如、热情奔放……这只康熙青花尊成交价860万,发色稳定、深浅1、2、3、4、达5层之多,这也是康熙青花瓷器的特点之一。此外,这山石峭壁如刀砍斧劈,其状似天工造化、其色浓淡水分,大有老子之力道、庄子之形意、禅家之空灵。画界称此术为‘皴法’,技巧是先用毛笔流畅地勾出所绘对象的轮廓,再用色淡水干的侧笔,表现山石的纹理和阴阳面……”

燕小姐冷不丁的一番自我表现,顷刻之间,又让记者“吃下”第二惊。寥寥数语,将康乾之物的造化由表及里、准确无误地表述无遗,足以见得此女子深谙康乾两朝瓷绘之道,功力非同一般。

“这里面最值钱的是这一只雍正朝人物故事纹珐琅彩笔筒,据说是老皇帝赏给他的一个大臣的。老板差不多花了85万英镑从伦敦将它买回,按当时汇率折合人民币1200万,开创了当时国际艺术品市场上珐琅彩器物的天价先河,我们老板也一举成为国际拍卖公司的座上宾。照现在的拍卖市场行情看,这只笔筒怎么也得值一个多亿吧?”

“值多少钱能由你说了算?”我的学生呛了燕小姐一句。

燕小姐一点都没生气:“姐啊,您还真犯不上一脸的不屑,准确地说,这只笔筒应当只是我们老板在伦敦捡了个‘漏儿’。在此之前,2002年,香港苏富比[微博]春拍,一件雍正粉彩蝠桃‘福寿’纹橄榄瓶,以4150万港元成交,买主是香港富婆张永珍女士,后来捐赠给了上海博物馆——您可别想动员我们老板也将这只笔筒捐出去,山西老板不兴这个,还没到那层次!”燕小姐慢条斯理地将她的同学和我轮个儿嘲弄一番。非常标准的普通话,几乎没掺杂一点她老家的口音。依我看,就她的容貌和气质,若能让她上电视台说不定很快就能成为名嘴。

“在此之后呢,那个价格就更厉害了。2005年,在香港苏富比拍卖会上,一只‘古月轩’题诗乾隆御制珐琅彩双耳瓶8500万港币起价,1.15个亿成交。你们说我们老板是不是很厉害呀?你们再仔细看,这只珐琅彩笔筒所绘内容是《西厢记》的故事,这崔莺莺夜听琴杂剧的面部表情、红娘这一头细密乌黑的发丝、张生登科后那一幅小人得志的神色。时人崇尚乾隆朝的瓷器,其实依我看,若论创新意识还当属雍正朝的东西,就拿珐琅彩说事儿吧,雍正朝珐琅彩瓷器有四绝:一绝胎白如雪;二绝薄如卵幕。你们拿着它对光看,晶莹透亮;三绝花有露珠、蝶有茸毛,说的是它的笔法精致,你们用放大镜,可以看见红娘脸上的茸毛根根竖起;四绝是它的题字细若蝇头。其实呢,这些都可以作为此类器物的鉴定机要,现在的仿品再怎么高明,但在精细度上总会流露出破绽来,更别说这四绝要全做到,那就更非常人所能为之!”

“你卖弄够了没有?”显然,我的学生听累了。我对她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让她讲,我爱听!”接着燕小姐也向女友抛了个媚眼,意思是“你不爱听,有人爱听!”

“好,打住了,简直是对牛弹琴!哎,吴老师,这牛不是说你啊,你我指定有共同语言!”很显然,燕小姐谈兴未艾。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你这‘高帽子’我还戴上了,的确,我爱听,请继续讲!”我笑着说。
西汶艺术网
“那……好吧,”燕小姐乜了一眼女友:“让我把观点卖弄完?”说着她又给我们续了一杯水。

“其实吧,我并不喜欢这些东西,作为文物去欣赏,要什么没什么。找沧桑感它们只有两三百年的历史,找心灵感应更是笑谈,匠心浅薄、一览无余,顶多在造型和工艺上稍加变化,毫无创意,还赶不上秦砖汉瓦。后者虽说材料粗糙,但匠心别致、推陈出新,所以尽管流传千年,你与之对视,能够思古鉴今、赏心悦目;你说要把这些东西当现代工艺品去找点儿视觉冲击,那还不如买几件意大利现代派玻璃艺术品,不说洋鬼子,就算是现代景德镇陶艺家制作的物件,也远比这些‘陈瓷滥调’经琢磨得多!”

对燕小姐我是越来越刮目相看,无论她现实的处境如何,至少在精神生活上,她一定是个超凡脱俗的女人。

“我想这些东西的洋主人也应当和我的想法相差无几,就拿这只珐琅彩洗子来说吧,据说就是当年由一位法国公爵奖赏给他儿子的家庭教师。还有香港富婆张永珍买的那只珐琅彩花瓶,当初也是被洋鬼子改造做台灯用……”

“既然如此,那你就应该让你的老板去买秦砖汉瓦呀,干嘛要花费巨资买这些你不喜欢的东西?”我的学生直言快语。

“纠正一下,这些东西并非全部为我所用,摆在北京由我这个‘驻京办事处’主任代为管理、寻找它们的新主人而已!那对乾隆粉彩瓶,过几天就会玩儿失踪!”

“哦,找到买主了?”我自作聪明地推测。

“哼,找到了不用花钱的买主……你们要是喜欢,那几只光绪官窑青花碗盘随便挑一件去,就当是我为老板‘攻关’了吧!反正太原那边还藏着一大堆,这里只是一小部分!”

说实在话,虽然这些年来记者走南闯北、明察暗访,见过不少藏家和藏品,眼前的情景还是让我吃惊不小,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藏家,一下子突然给你拿出几十件看上去全是货真价实的官窑器,而且还告诉你,这只是自己藏品的一小部分,你会怎么想?

“看起来燕小姐也没少参入古董交易吧?”我想把话题转入自己所需要的轨道。

“错!对古董交易本人向来不感兴趣,有时候帮人应景去国外或香港参加拍卖会,也只乐意站在一旁看着那些附庸风雅的富人大把大把地烧钱,那倒也不失为一道风景!可是大概你们还不知道吧,那些富豪们收藏古董实际上跟他们炒股炒房没什么区别。没想到东西买回来后,现在可又是另外一道风景——经济危机,这些东西本钱赔少了都卖不出去,怎么办?送人、搞公关,弄批文或者直接批项目。可是就这样白送人家还要打几个问号:东西是真还是假的呀?是真的得值多少钱?万一查出来还不判个十年八载的!人家拿去请专家鉴定,碰上个二把刀看一眼就枪毙,‘赝品’!那些当官的还不气得半死?本来可以整得好的事都得泡汤!所以呀,您喜欢就拿一件走,我跟您的弟子也是多年的姐们儿,您千万别把眼前这些东西当钱看,也没必要把它们当国宝捧着,因为它们什么都不是……” 

页码1 2 3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