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吴树《谁在拍卖中国》:我爱北京天安门只是儿歌

[来源:艺术中国]  [2013/2/21]
选自:吴树[微博]《谁在拍卖中国》 第四章  流亡帝国的自豪与困惑

我们这个民族在很多时候,喜爱单一地依据自己的思维逻辑和善恶标准判断世界,所以不得不一次次地为这种自以为是的“善良”付出惨痛的代价。

自本世纪初开始,上帝将一只红色的绣球抛向东方。由于全球性经济危机此起彼伏,刚从烂泥坑里脱胎而出的中国经济地位凸起,快速从早期的资本积累过渡到初步繁荣,显示出勃勃生机。繁荣的资本市场就像一堆香味四溢的肉,资本家则是绕着肉堆转圈儿的狼。在中国经济崛起后,一些国际知名拍卖公司纷纷调整战略,将目光紧紧盯住一起步就热气腾腾的中国艺术品市场。佳士得[微博]与苏富比[微博]这两艘国际拍卖航母,更是迅速从日本海调转船头,争先恐后地驶入香港,为他们进军中国大陆建立起稳固的桥头堡。从此,在这两大国际拍行具有战略眼光的强力运作下,中国大陆的文物市场迅速膨胀为全球数一数二的古董聚散地,中国文物在国际拍卖场上也是异军突起,不时爆出天价新闻。国际拍场上的天价效应,极大地满足了中国人的民族虚荣心,同时也进一步激发了中国富豪阶级的艺术品投资热情。

难道这世界真的在一夜之间翻了个儿?傲慢了十几个世纪的西方人真的开始对东方文化顶礼膜拜?圆明园纵火犯的后裔对他们上辈制造的焦土和废墟,真的怀上了敬畏之心?

这一切,都让我想起了文化大革命期间流行的一首儿歌——《我爱北京天安门》。记得在有一年国庆晚会上,一大群来自世界各国的多肤色儿童,用各国语言天真无邪地同唱这首歌:“我爱北京天安门,天安门上太阳升,伟大领袖毛主席,领导我们向前进……”那时节,国门未出的、年轻的我还真以为咱们的天安门就是世界革命的中心,咱们的毛主席就是全世界人民的伟大领袖。后来,当我终于看明白了高耸在天安门广场上的另外一幅巨型标语——“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打倒一切帝国主义和反动派!”我才恍然大悟:然来《我爱北京天安门》只是一首儿歌,那幅火药味儿极浓的标语口号才是大人们正在干的“正经活儿”!

中国文物天价现象的出现说明什么?中国文物在现实世界中究竟占据什么地位?对此,我们不妨冷静地进行一番探讨和分析。

至今已有107年历史的《艺术新闻》杂志,是美国一家影响极大的艺术类杂志,几十万固定读者群遍布全球123个国家。从1991年开始,该杂志每年一度评选出本年度的全球顶级收藏家200强,此活动得到全世界大多数国家艺术市场人士的认同。翻阅这项评选记录,记者发现:10余年来,这张普查遍及各大洲的榜单中,80%以上的上榜者都是美国人和欧洲人,其余大部分席位是南美人和加拿大人,极少见到亚洲人的身影,一些天价中国文物的收藏者及中国内地藏家更是无一例外地被排除在入选名单之外。同样,在200强收藏大亨们的藏品当中,也没有一件跟中国文物或艺术品搭得上界。

何至如此?是杂志社统计上的失误还是种族偏见?但求证后发现这两点都不存在,一是纵使一年统计失误也不至于年年都失误;二是天价中国文物的收藏者尽管主要为黄皮肤的中国人,但也有白皮肤的美国人和欧洲人,如《鬼谷子下山图罐》的收藏者不就据称是美国人吗?

看起来,正确答案只有两种:一是该杂志不承认佳士得的此项成交记录,二是西方收藏家并不看好中国的天价拍品。值得一提的是,香港收藏家刘銮雄虽然有幸当选200强,但他的入选藏品——2006年以173.6万美元的价格拍得一张丝网印制《毛泽东肖像》——创作者却并非中国人,而是西方艺术家安迪·沃霍。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当然,单凭一家杂志社的某项评选结果,就对中国文物在西方人心目中的地位作出某种判断,显然有失偏颇。为了真实地了解外国人对中国文物、特别是对近年来在国际拍卖会上屡创天价的元明清瓷器的总体评价,记者先后对十几位不同国籍、不同文化背景、但都有着收藏中国文物经历的“老外”,进行了有针对性的采访。

“中国瓷器我只卖不藏”

时间:2008年秋天。

地点:琉璃厂汲古斋2楼。

受访人:Biorn Gremner(中文名甘文乐),瑞典哥德堡西方古董公司总裁、中国古代瓷器收藏家。
西汶艺术网
采访人:本书作者。

我是在北京国贸中心举办的古玩交易展上认识Biorn Gremner先生的,刚见面他就热情地告诉我,他给自己取了个中文名字,叫甘文乐。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把这3个字拼起来的,因为客观地说,甘文乐先生的汉语讲得很糟糕,讲出来的话除开“您好”、“再见”之类的常用口头语外,其它的所谓“汉语”,基本上只有他自己能听懂。但是,与蹩脚汉语相反的是,甘文乐先生对于中国明清两代景德镇瓷器的研究,尤其是在明清两代外销瓷的鉴赏能力方面,却远远超过了国内的一些专家。从这方面讲,说他是一位“中国通”也一点都不为过。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