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迷茫和守望:中国画廊业在严冬中继续降温

[来源:艺术中国]  [2013/2/25]
我一直以来不遗余力地呼吁社会各界要尊重艺术品一级市场,支持举步维艰的画廊业,原因在于中国的画廊业不仅是一个卖艺术品的商业机构,更是一个对公众进行美学和艺术普及教育的“非盈利组织”,这一点非常可贵,事实上这一工作应该由基金会支持的艺术中心和美术馆系统担当。同样,中国画廊还肩负起将中国当代艺术向国际输出、展示、文化交流的重要工作。造成这种职能错位的局面不是画廊主动抢位,而是的严重缺位。国家政府在向海外输出文化的过程中,国家资源被类似范增这类国粹派、表面顺从听话的文联美协画院学院把持和忽悠,花钱无数却丢尽中国人的脸。比如范增之流几十年来霸占文化部海外文化交流中心的资源,频频在海外展出,每次画展只是邀请社区老人和华人学生拼凑参观人数,而在海外版中文报纸上却老脸皮厚地吹嘘展览取得轰动效应等等。实际上直到今天,中国官方的文化输出仍然未能进入西方的主流社会,仍然是自个抱着自个的臭脚丫啃的津津有味,真是让纳税人痛心不已。

而根据调查,在2011年7月1日到2012年6月30日期间,有95家画廊安排4-8次在海外进行展览合作和文化交流。另据不完全统计,2011年在海外进行展览合作和交流次数在12-15次的画廊,比例达到8%。作为艺术盛会的国内外艺术博览会,中国画廊参与的越来越多,有82.9%的画廊在2011年7月1日到2012年6月30日参加国内外大型艺术品博览会。其中参加次数在3-5次的画廊数量达到44%,参加5次以上的画廊数量达到17%。甚至,许多画廊将海外市场的拓展作为未来发展的重点。

从国家政策现状上看,中国画廊处于孤军奋战的局面,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在海外,不仅没有获得国家的支持,还要承担比其他国家和地区高到离谱的税收。所以支持中国画廊业屹立不倒的是为艺术痴狂的热情,虽然现实很骨感,但理想很丰满!

从行业的整体上看,中国艺术品一级市场的赢利能力并不强,至少从投资回报率上看。画廊占用空间的面积和单位平方米创造的经济效益,远远低于大多数商业业态,同时画廊能提供的就业人数和能贡献的税收都很少……这些都是不受政府重视的致命伤。即使从全球艺术品市场总量来看,也无法和其它任何一种普通商品相提并论,就足见艺术品是一个小众市场,无法形成较大规模的市场效应和号召力。

然而艺术行业并不因为创造经济效益有限而不重要,相反,艺术事业从诞生之初就不是为了产生经济效益的。艺术事业是温存人类精神世界的巢穴;艺术事业是激发人类创造力的源泉;艺术事业是推动社会进步的原生动力。一直以来,艺术家被社会供养,直到印象派以后,艺术家的生存方式转为通过直接买卖作品得以延续。即便如此,在欧洲和西方各国都有大量的基金会和非盈利组织为艺术家提供艺术创作的资金支持和相关帮助。虽然艺术界总有天价神话出现,但是大家知道,幸运儿从来都只是少数,更多的艺术家仍然需要帮助。同样人们也需要这些数量众多但并不出名的艺术家为大家提供形式丰富的精神食粮,而不仅仅是它们的价格。

所以从艺术的本意上看,今天的中国政府提出的文化产业大发展,唯利是图的政策,显然背离了文化艺术本意。从长远上看,这将是对文化艺术又一次致命的伤害。

兵败京城,韩国画廊整体撤离中国

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离不开诸多外籍人士热心的帮助和推动。提到外资画廊,大家总是首先想到由澳大利亚人布朗。华莱士创办,成立于1991年的北京红门画廊,和瑞士人劳伦斯于1996年成立于上海的香格纳画廊。这些外籍画廊成立时,中国还没有艺术市场的气息,但他们对中国当代艺术的推动却是非常重要的力量,在上世纪90年代,甚至担当了中国当代艺术在海内外的代言人。

伴随着中国当代艺术的升温,2005年以后外资画廊开始逐渐进入中国市场,他们首选地是北京。2005年常青画廊进驻798;2007年11月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微博]在798举办开馆展;2008年佩斯画廊进驻798。从2007年开始,韩国画廊阿拉里奥画廊、阿特赛帝画廊、昌阿特画廊(2009年开馆)扎堆进入中国……显然,外资画廊对中国当代艺术的推动功不可没。首先对国外优秀艺术家展览的引进有着重要的贡献。其次是将中国艺术家推向海外不遗余力。从某种意义上,今天中国当代艺术能和国际艺术界接轨的重要原因应该首先感谢这些外资画廊的倾情投入。另外,这些外资画廊不仅为中国带来了艺术,更让中国画廊从业者有机会近距离学习国际画廊的经营理念和工作方法。

虽然现在,他们中的大部分选择了离开。特别是韩国画廊,几乎在中国全部折戟成沙。当然,我们不能简单地把一家企业的撤离完全归咎于中国市场的种种不端。比如号称全球最大的阿拉里奥画廊,早在2012年以前,就关掉了纽约和首尔江北区的分部,加上2012年底关掉北京分部,至此阿拉里奥在全球的画廊布局已经萎缩至一家了。从个案上分析,阿拉里奥的撤退是企业内部的调整乃至进入休眠期。但是韩国画廊整体性的撤离中国,除了可以推想韩国经济进一步深陷泥潭的可能性之外,我们不得不反思中国的艺术品市场,到底是不是一场黄粱美梦亦或是水中捞月?

韩国画廊撤离后,国内艺术媒体和业界同仁纷纷表达自己的看法,我总结出有两种主流观点,其一是韩国画廊在中国水土不服,没有本土化,还是清一色的以韩国人经营为主。所以引进的韩国艺术家不受中国藏家待见,而合作的中国艺术家也迟迟不见效益;其二是外资画廊运作成本太高,包括关税、租金、人员、展览成本等等。

我对这两种观点并不完全认同,我把外资画廊在中国的失败归结于另外两点,其一是中国艺术品市场国际化程度极低,导致外资画廊的国际化资源优势在中国失效,比如他们代理的国际艺术家在中国无法获得市场垂青。这个问题是双向的,中国艺术家在国际上的影响力并不像中国人自己想象的那么大那么火,实际上中国艺术家在海外市场特别狭窄小,只有为数不多的几十个艺术家在海外有些知名度。显然,这些艺术家根本养不活这些外籍画廊。而中国艺术家也有很多机会选择不同的画廊,比如阿拉里奥画廊,曾经代理方力钧、岳敏君、曾梵志、王广义、张晓刚[微博]、隋建国等中国艺术家,很快岳敏君和张晓刚投奔了佩斯画廊,曾梵志签约了高古轩……这些转变说明,在艺术家资源有限的时候,国际化的整合营销能力非常重要,显然,佩斯、高古轩等西方主流画廊在国际化资源整合方面远胜于韩国画廊。

页码1 2 3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