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老藏友花50万养老钱玩藏品不慎被打眼

[来源:艺术中国]  [2013/3/1]
编者按:在武侠小说里,行走于江湖,除了要有高超的武艺之外,最重要的是要懂得“行规”。

在古玩行当里“混”,如同行走于江湖,除了要有绝佳的“眼力”、一定的经济条件和理性的心态外,也要深谙行当里的术语。

打眼,也叫“走眼”,是古玩行当中最常用的一个专业术语。意思就是买家用较高的价钱买了不值此价的藏品或假货。

青铜器、字画、瓷器、银元……从古玩市场、电视购物上收藏的数百件“艺术品”,经市场检验后,却无法变现。乌鲁木齐市收藏爱好者徐鸿君最终明白,自己几十万元养老钱被“打眼”了。

本期讲述的徐鸿君的收藏打眼经历,或许能给已进入或正欲步入古玩行当的人们一个警示。

走眼,五十万元养老钱砸了

亚心网讯(记者 孙江红 钱铤)有“收藏证书”的各种纪念钞册、邮票册、钱币册;有“知名度”的各种银元、字画、瓷器和青铜器……听上去,家住乌鲁木齐市喀什东路的徐鸿君像是个大收藏家。

“对不起,这种东西我们看不懂,你再去别的地方看看。”“不好意思,这种藏品我们不收。”可等徐鸿君一朝想把藏品变现时却处处碰壁。

“看到晨报上刊登的袁大头550元/枚,我家里也有200个银元珍品,请你们看一下,有没人要?”认识徐鸿君,从前不久的一条热线开始。

随后的日子里,记者多次陪同徐鸿君带着藏品走访专家、古玩市场鉴定、问询,在一次次的失望、打击后,也引出了徐鸿君收藏背后的故事。

卖家坐飞机送货来

今年67岁的徐鸿君,2006年和老伴离休后,搬到乌鲁木齐新市区居住。陌生的环境、单调的日子,让以往忙忙碌碌的他一下很难适应:找点什么事做好呢?

2006年年底的一天,一篇关于一位老人多年前收藏的一个不起眼的小瓷瓶在拍卖会上卖了30多万元的报道,让徐鸿君灵光一现,自己为何不也搞搞收藏,一来让生活充实一些,二来也算是一种投资。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说干就干,从2007年起,徐鸿君开始全力搞收藏,并把和老伴存下来的钱全部用于收购藏品。刚开始,他没有选定藏品门类,但他决定从藏品中的精品入手,“精品存世量不多,升值潜力肯定最大”。

清三代时期的青花瓷器、大明宣德时期的铜香炉、 汉代的古玉器、青铜器……从2007年至2009年,徐鸿君买了很多古玩书籍,并按着从书上学到的鉴定技巧和罗列的精品在各地古玩市场购买藏品。“能买上好东西,很有成就感,没事就把玩和研究,长了不少知识。”徐鸿君觉得退休后的日子不再无趣和单调了。

“越买越痴迷,刚退休那几年,到北京、上海、云南去旅游,每到一个地方,他最先安排的就是逛古玩城,一逛就是一天,回来大包小包地都是盆盆罐罐的那些东西,劝都劝不住。”徐鸿君的老伴说,开始自己还支持他搞收藏,可看到他每次少则几百元,多则上万元地只进不出,花费越来越大时,就开始控制老伴的花销,并不再出去旅游。

可这并没有难住徐鸿君。2009年3月,徐鸿君在一个电视购物频道看到介绍藏品的广告,都是珍品系列,而且各个带收藏证书。他觉得这正是自己需要的,从此又多了一条藏品购买渠道。

具体通过电视购物通道买了多少,徐鸿君自己也不记得了。但提起最大的一笔购物单,徐鸿君的老伴和家人就愤慨不已:“人家坐着飞机来送货,他被忽悠了,一下子掏了10万元。”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2010年6月,徐鸿君的外甥赵淳林接到舅舅的电话,让他去机场接一个人,并安排其住宿。“是位20多岁的小姑娘,提了两个大纸箱子。”等送走那个姑娘后,赵淳林才知道,舅舅悄悄拿了存折从银行取了10万元,买了一大堆珍品错版邮票、两大套银元百珍和人民币百珍等藏品。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六七年下来,家人发现,徐鸿君已把家里存折上的50多万元花得差不多了,收藏的藏品种类包罗万象,大到80多公斤的玉桌子,小到钱币、徽章。对于靠自己“眼力”收藏来的藏品,徐鸿君也知道可能有赝品和高仿品,不过他总觉得,只要其中有1/3是真品,他就是赚的。前几年,他抱着看涨的心态,始终只收不卖。

藏品为何无人喝彩

去年,在北京的儿子欲接二老去北京颐养天年,看着满房子堆得满满当当的藏品,徐鸿君才在老伴的絮叨和埋怨下决定出手。这时他才发现,卖藏品比买藏品难得多。

徐鸿君首先来到首府收藏品市场寻找买家,可多数人表示看不懂或者不收购,有商家欲收购他的藏品,但出价极低,有的连成本都不够。

外甥给徐鸿君出主意,让他通过拍卖公司把藏品卖出去,徐鸿君从新疆的一些拍卖公司了解到,目前艺术品在疆拍卖行情不是很好,价格极低,而且买家极少。

于是,他就把希望寄托于内地收藏品拍卖公司。从去年至今,徐鸿君已把藏品拍成照片分别寄往北京翰海拍卖有限公司、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等中国一些知名拍卖公司,这些拍卖公司均以 “所提供藏品有争议”、“不适宜在我公司进行拍卖”等理由回绝了他的拍卖请求。

而今的徐鸿君看着满房的藏品有些着急了:“为什么花光了50万元养老钱换回来的艺术品,不仅没有升值,反而卖不出去?”

(原标题:新疆老藏友花50万养老钱玩藏品 不谙行情被“打眼”)
更多
纽新优品